第二十九章 受伤/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丰延出兵攻打临水这件事情,烟淼知道的时间与丰鄰城中的百姓差不多。

虽然她每日都待在三皇子府中,夜倾桓他们议事也从未刻意隐瞒过她,只是她自己极少对这种事情上心,是以并没有太过注意。

说起两国交战的一事,烟淼倒是并未有何特殊的想法。

对于她这般一直身居深山之中的人,似乎不管是哪一国战败,对她都没有很大的影响。

至于她究竟算是哪一国的人,这倒是有些难说!

只因烟霞山所在的地界,位于两国的交界处,再加上江湖中人自来对这些的意识就很是薄弱,她师傅又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究竟是哪一国的人,烟淼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如此倒是也好,万一真的是临水人,那此刻她无忧无虑的待在皇子府中,倒是显得有些没心没肺了。

不过话说回来,想来依照着烟淼的性子,就算她真的是临水人,也不会有何纠结烦恼之意。

但是令夜倾桓感到意外的是,烟淼明明并不清楚自己是哪一国人,但在得知临水投降之后,却忽然言说要离开。

听闻她如此说,夜倾桓却是当即变了脸色!

“走?!”待的好好的,她这是要去哪?

“临水国!”

她要去临水找青冉!

原本在得知两国交战的消息时,她就已经错过了去通知青冉最佳的时机。

不过想到她是尚书府的嫡女,又有她的外祖父在,应当是不会有人为难她的。

可是如今却不一样了,临水战败,青冉曾经与她说起的事情都会随之发生变化,若是她依旧要离开临安城的话,也许并没有那么容易了。

所以,她得去帮她!

而夜倾桓这边一听烟淼说起要去临水国,眼中却不禁闪过了一抹疑惑之色。

临水……她去哪里做什么?!

“可是有何事?”

看着烟淼的神色,倒像是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去做。

可她一个江湖人,又素来不问江湖事,眼下两国交战,她会有什么事情要去忙?

想到烟淼认识的人,也不过就是他与君儿,再有的……怕也只有那人了!

“找人!”就算青冉不需要她帮忙,可她去瞧瞧情况,多少也会心安。

“找谁?”

“……人!”

说完,烟淼便不再理会夜倾桓,绕过他便准备直接离开。

谁知不料夜倾桓却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力道大的她动弹不得。

而夜倾桓的这一个动作,也无疑是彻底引起了烟淼的注意,她回身便朝着他一掌打了过去。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夜倾桓竟然不躲不闪,甚至还自己凑了上去,实打实的挨了烟淼那一掌。

尽管在看到夜倾桓的动作之后,烟淼就已经收敛了内力,可凌厉的掌风依旧是将他打的吐血。

“你……”

看着夜倾桓唇角触目惊心的血迹,烟淼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她本意只是打算逼他躲开别再拦着她,可是怎知他竟是不躲反进!

“好疼……”说完,夜倾桓便一头栽倒在了烟淼的怀中,颀长的身子直接压向了她,险些将她也压倒在地。

勉强扶住夜倾桓之后,烟淼也没有惊动任何一人,直接将他拖回了榻上,准备为他疗伤。

是以当夜倾君推门进到房中的时候,便只见烟淼使劲儿的扯拽着夜倾桓往榻上压。

夜倾君:“……”

他是不是……又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画面?!

“嘭”地一声关上房门之后,夜倾君不禁自己一个人站在门口窃窃的偷笑。

虽说上一次在烟霞山的时候是他们误会了,但这样的事情有再一再二,可万万没有再三再四!

哪里有那般凑巧的事情,每一次都是刚好有事故发生,是以夜倾君觉得,这一次定然是他们真的有进一步的发展!

看着十二殿下站在门边独自一人痴痴的傻笑,皇子府的下人不禁一阵摇头叹息。

也不知小殿下这痴傻的毛病几时能好?

屋外这边各人心思不同,而房中的两人一晕一醒,可醒着的那个却也是一头雾水。

方才她分明见到是君儿打开了房门,为何又忽然关上?!

而且……她怎地觉得这场景十分的熟悉,似是曾经经历过一般。

好不容易将夜倾桓弄上了榻,烟淼一时间也顾不得夜倾君那边是何情况,只一心想着先为夜倾桓疗伤是要紧。

夜倾桓曾经与她说起,这府上到处都是别人的眼线,让她勿要轻信他人。

除了他和君儿之外,她能信得过的人,便也只有千澈他们几个。

但是眼下千澈他们并不在此处,她便也只有亲自动手,好在夜倾桓受的是内伤,不需要包扎之类精细的活计。

瞧着他脸色苍白的躺在床榻上,烟淼的心中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那一掌……有这般严重吗?!

当时在察觉到夜倾桓不准备躲开的时候,烟淼记得她便已经收了一部分内力,是以就算会伤到他,也不该这般严重才是。

可是……看着他的样子又不似作伪,倒令她一时间觉得心下疑惑。

搭上夜倾桓的脉象之后,烟淼的眉头不禁仅仅的皱起,眼中闪过一抹忧色。

果然伤到了!

顾不得再去想其他的,烟淼赶忙微微扶起夜倾桓给他疗伤。

而当千鸣等人执行完夜倾桓交代的任务回到皇子府的时候,方才走到门口,便被夜倾君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

“小殿下这是……”看着夜倾君神秘兮兮的样子,千鸣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

“嘘……烟淼姐姐和我三哥在里面呢!”一边说着,夜倾君还朝着千鸣挤眉弄眼的笑着。

闻言,莫要说是千鸣,便是千古和千溪在一旁也是听得激动不已。

过了这么久的时日,殿下终是对烟淼姑娘出手了?!

正常情况下而言,二人尚且未行结婚大礼,此举倒是有些于礼不合。

可是所谓特殊时期,特殊对待,依照如今丰鄰城中的情形,殿下想要正大光明的娶了烟淼姑娘,时机尚且还不成熟。

倘或真的一切按部就班的话,那想来等到那个时候,殿下便也就当真可以去惠远寺与了空大师为伴了。

再则,烟淼姑娘不比常人,她一直身居江湖,江湖儿女哪有那么多的破规矩,自是行事潇洒,绝不拖泥带水。

“殿下英明啊!”千古的声音忽然低低的响起,但是语气中的感叹和激动,却是不难被人发现。

“同感!”

“赞同!”

闻言,夜倾君到了嘴边的话,却是生生咽了回去。

他方才本是想说,三哥他似是被动的,可看到千古等人满脸的激动之色,便又觉得有些说不出口。

恰在此时,几人却见千澈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一张脸臭的可怕。

“你这是什么脸色?”今日殿下大喜,本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怎地他反倒是露出这副晚娘面孔!

“你们这又是什么脸色!”

谁知听闻千古的话,千澈却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方才冷冷的说道。

“高兴啊!”像是完全没有看出千澈的不悦,千鸣笑嘻嘻的说道。

指不定再过些时日,他们府上就要有小小殿下了,这么大的事情,难道还不值得高兴嘛!

“殿下都受伤了,你们居然还高兴!”

千澈的话音方才落下,顿时寂静一片。

闻言,夜倾君脸上的笑意倏然凝住,眸中布满了忧色。

受伤?!

三哥他……受伤了?

一听闻夜倾桓受伤的消息,千鸣等人便急匆匆的想要进到房中,不料却被千澈给阻拦了下来。

眼下烟淼姑娘正在为殿下疗伤,他们还是暂且别进去添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