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女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更重要的是,千澈觉得这件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他们还是应当再等上一等。

方才在房中的时候,他本是一直在暗中保护殿下的,可当烟淼那一掌打向殿下的时候,千澈清楚的看到了他背在身后的手朝他摆了一下,分明是不让他出手的意思。

因此他方才没有现身房中,一直静静的在暗中窥探着事情的发展。

也幸好当时烟淼姑娘的注意力都放在殿下的身上,这才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是以刚刚见她在为殿下疗伤,千澈便赶忙趁机溜了出来。

眼下再回忆起刚刚房中的情景,千澈觉得他一定没有看错,殿下不禁是制止了自己去救他,甚至还主动朝着烟淼姑娘那一击迎了上去。

这般一想,他倒是有些弄不明白殿下的意图了。

难道……又是一出苦肉计?!

可这方法也着实太过冒险了一点,烟淼姑娘的武功,他和千鸣等人加起来都未必是她的对手,殿下怎就如此肯定他会没事呢!

万一这当中有个什么意外的话,岂非就是要以命相抵!

听闻千澈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完,千鸣等人方才放弃了要进去一探究竟的打算。

如此说来,此事倒像是殿下自己设计的一般,既是有烟淼姑娘为他疗伤,那他们倒是放心一些,虽然打伤殿下的人……也是她!

但是架不住这有可能是殿下的一个计策,是以他们还是别进去跟着添乱了,不管发生了什么,左右殿下自己都能解决的。

看着夜倾君似是还有些担忧的样子,千澈不禁开口安慰道,“小殿下别担心,有烟淼姑娘在,殿下不会有事的。”

不知为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千澈心里却忽然冒出一个反对的声音。

貌似殿下这几次受伤……都是和烟淼姑娘有着最为直接的关系!

只不过这样的话,千澈却是万万不敢同夜倾君说起的。

“我并非担心三哥,我是在担心烟淼姐姐!”

闻言,千澈不禁奇怪的看着夜倾君,根本不明白他此话是何意。

“小殿下……”

“三哥宁愿冒着受伤的危险也要留住烟淼姐姐,眼下倒是成功了,可日后一旦被她知晓真相的话,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结果,想来三哥定然在事先已经预料到了!

已经预料了后果,却仍旧选择如此做,那到底是为何?

难道让烟淼姐姐走出皇子府就是这般不可为的事情吗?

这边夜倾君等人为了夜倾桓和烟淼的事情苦恼不已,但是身为当事人的两人却似乎并不是很在意。

给夜倾桓疗伤之后,烟淼看着他不再苍白如雪的脸颊,方才终于放下心来。

因着有些担忧他的身子,是以烟淼便一直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的照顾着。

而夜倾君等人也是为了更进一步的帮助夜倾桓达到他的目的,几乎是将院中所有伺候的下人都支使走了,事事皆是要烟淼亲力亲为才行。

好不容易等到夜倾桓醒了过来,谁知烟淼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却是气的他恨不得直接昏死过去算了!

“你醒了!那我就先走了!”说完,烟淼站起身便准备离开,却再次被夜倾桓紧紧的拉住了手。

这一次,烟淼学乖了,只静静的站在那任他拉着,一动也不动。

至于夜倾桓,表面上看起来似是也学乖了一般,手上的力道很轻,轻到只要烟淼微微挣扎,便可以轻而易举的挣脱。

但是她却并没有!

“你还是要去找他?!”那个人竟是对她如此重要,自己都伤成了这样,她竟然还是坚持要去找他!

“是!”临水投降丰延之后,临安城中势必不再安全,她要去接应青冉一下。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为她做些什么,可总不能这般坐以待毙!

“那我呢?”她去找那人,那他怎么办?

闻言,烟淼却是神色奇怪的望着夜倾桓,似是有些没有听懂他的话。

他如何……与她去找青冉有何关系?!

“你要与我一同去?”他应当……是这个意思吧!

“可以吗?!”

听烟淼如此一问,夜倾桓倒是忽然觉得豁然开朗,他方才怎地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不可以!”

夜倾桓:“……”

既然不可以,那她为何还要问!

话至此处,夜倾桓也算是听明白了,她是不会让自己见到那人的。

因为此前她就说起过,有关那人的一切……皆是她的秘密,不能与任何人说起!

“你往日只言他如何聪明厉害,为何到了此刻竟还需要你去救!”

当真那般聪慧过人的话,又岂会令自己走入死局!

“她并未让我去救她,只是我自己心下难安有些担忧罢了!”倘或当真有危险的话,青冉是不会让自己前去的。

她必然会自己想办法解决,不去拖累任何一人!

可正是因此,烟淼方才觉得她必须要去一趟临水。

“若果然如此的话,便足以证明他不需要你的帮助,说不定你去了,他为了顾及你的安危,反而会缩手缩脚。”

虽然夜倾桓的这番话有些私心在其中,但不可否认的是,的确有可能是这样的情况。

按照烟淼之前那般神秘的态度,想来与她相识的那人必然非富即贵,身份也自然极为显赫。

如此想来的话,夜倾桓倒是觉得他根本就不需要烟淼去救!

若是他自己没本事遭了事,没准儿烟淼去了反而会连累到她,而倘或他并没有什么危险,偏偏烟淼还自己送上了门,难免届时两人之间不会生出情愫。

是以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夜倾桓觉得烟淼都没有去临水的必要!

而对于烟淼而言,太过复杂的事情她想不明白,可是夜倾桓那一句,她也许会拖累到对方,她却是当真听进去了的。

自己的心思如何,烟淼再是清楚不过了!

想来她若是去到丰鄰城的话,难保不会真的成为青冉的负累,毕竟有很多事情都不是能够靠杀戮才能解决的,届时只怕青冉反而要因为自己而束手束脚,不得施展。

见烟淼一直沉默着不说话,夜倾桓不知她心中究竟如何作想,便只能接着说道,“何况……难道你就不怕救活了他,死了我吗?”

闻言,烟淼不禁挑眉看向他,眸中满是不解,“救了他,死了你……你们之间有何关系?”

难道他认识青冉不成?!

“你只一心想着要去救他,可我重伤在榻,你却视而不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夜倾桓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为了绊住她的脚,他将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倘或她再一意孤行的话,他便只能强行用些手段了。

“你们的情况不一样啊!”

青冉那边是性命攸关的大事,而夜倾桓这边……虽也是受了伤,但这府上有那么多的人伺候,千澈他们的武艺也不差,必然不会让他出事的。

“哪里不一样?”

“她不会武功,且又是一名女子,自然需要被人好好保护的!”

可是他就不一样了,身边高手如云,又是高高在上的皇子,比起青冉的处境要好很多吧!

是以就算她暂时离开这里的话,想来他与君儿也不会有何危险。

不过她方才听了他说的话,倒是觉得也有些道理,指不定自己冒然去了临安城,反而会弄巧成拙。

到时帮不上忙不说,反而会害了青冉!

烟淼这边兀自想的透彻,可夜倾桓听闻她的话之后,却是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眸中满是错愕之色。

他的耳边似是一直回荡着烟淼的声音,挥之不散的两个字,一直回响着……

女子!

她说的人……竟然是一名女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