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自责/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女子?!”便是往日淡定如夜倾桓,此刻也是免不了满心震惊!

任是他如何聪明也是没有料想到,烟淼口中一直与他提到的人,竟然会是一位女子!

“是呀!”

看着夜倾桓眸中满是惊讶的样子,烟淼却不禁觉得很是奇怪。

为何他听闻青冉是女子,要表现出这般惊讶的神色。

“你为何如此惊讶?”

闻言,夜倾桓方才好似在瞬间回神,看着烟淼面露疑惑的望着他,不禁一时有些语塞。

他该如何回答她呢?

难道要说……他是误以为她口中的那人是个男子,是以一直在嫉妒嘛!

“……没有想到你会有如此关系亲近的闺中密友!”说着,夜倾桓的神色已经渐渐恢复如常,无法让人轻易的看出端倪。

着实是有些……太过丢人了!

当真是英明一世,糊涂一时!

仔细回想一下这件事,也是因为他自己太过敏感了,一从烟淼的口中听到有其他人的存在,便第一时间反应觉得那是一个男子,甚至是将对方想象成了假想敌。

现在想来,实在是太过武断了!

从未想过他也有今日,竟然完全被一个女子牵着鼻子走,偏偏他自己还觉得甘之如饴。

“此前……倒是从未听你说起过。”

若是她当日说的明确一点,想来也不必有今日的这一出儿误会。

感觉到自己微微有些虚浮的腕力,夜倾桓不禁颇为无奈的苦笑。

亏他还费尽心机的使出苦肉计,倒是白白浪费了他的一番谋算!

“你也从未问过啊!”

闻言,夜倾桓却是没有说话,只拿眼睛静静的望着烟淼,直到她自己觉得有些理亏,方才终于收回了视线。

他哪里没有问过!

分明就是她每次都闭口不言!

“我答应过她,不能与外人说起的。”

“如此重诺,自是极好!”

这话她不止一次的说过,他也一直都记在心上,如今倒是终于释怀了。

夜倾桓这话说的好听,但那不过是因为他如今知道烟淼心中放着的人原是一名女子,倘或不是如此的话,想必他此刻心中定然又是有些不悦了。

“既是你的至交好友,那我与你一同去临安城吧!”说着话,夜倾桓却是不禁轻轻的咳了几声。

见状,烟淼赶忙为他斟了一杯热茶,伸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不必了……”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却是微微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

她方才仔细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是对的,倘或她冒然跑到临安城的话,指不定会给青冉带去麻烦。

不若她在此多打探打探,等到将来一切稳定之后,再去考虑联系青冉的事情。

想来依照她的聪明才智,也断然不会将自己走入死局之中的。

“怎么?”闻言,夜倾桓不禁淡笑着问道。

怎地竟是忽然之间就改变了主意,方才不是还下定了决心要去临安城吗?!

他如今倒是想的开了,只要不是男子,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可以陪她去闯。

刚好他眼下有伤在身,就当是令她心疼一下也是好的。

“你说的是对的,我不该冒然前去。”说着,烟淼的眸光清冷的望着夜倾桓,随后又接着说道,“而且你如今有伤在身,也不宜远行。”

就算她要去找青冉,也不能带着他一起,一来是他如今身子不适,二来便是她与青冉之间交往的事情不宜让别人知晓。

听烟淼如此一说,夜倾桓瞬间就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

虽是知晓她担心自己的身子是真,但是想来这其中也有隐瞒他的意思。

不过这也没什么,只要不是男子的话,就算不放心给他知晓也无碍。

“你无需担忧我……咳咳……”

“好了!你好生歇着吧!”说完,烟淼便赶忙扶着夜倾桓躺下,顺手又搭了一下他的脉象。

奇怪……为何脉象还是如此虚弱?!

看着烟淼眼中满满的疑惑之色,夜倾桓淡淡的望着她,随后微微一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她会觉得奇怪是对的,毕竟……从一开始就是他捣的鬼!

假意被她打伤,接着装成受了重伤的样子,自行扰乱经脉,如此方才能满混过关。

若是换成别人这般做的话,想来烟淼早就一眼识破了,但因为是夜倾桓,她认为他从不会欺骗她,是以才会半点没有疑心他的举动。

如此欺骗烟淼的行为,夜倾桓本身也是有些不愿,可事发突然,为了留住她,他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接下来要做的,便也只有一直将此事好好的瞒住,永远不让她知晓!

……

待到烟淼从房中出来的时候,便见到千澈一直神色恭敬的站在门外,气息微微有些凌乱的样子。

“你方才在何处?”他往日不是一直保护在夜倾桓身边的嘛……怎地今日这么长的时间都不见人!

“奉殿下之命出去办事了,刚刚才回府。”一边说着,千澈一边拿眼睛偷偷瞄着烟淼的神情,见她未有任何的怀疑之色,方才接着说道,“殿下可在里面?”

“他受了伤,眼下已经歇息了。”

“什么?!受伤?!”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似是表现的极为震惊一般,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这般说着话,连千澈都觉得自己演技棒棒哒!

他必须要对此事装作无知的样子,否则就等于是揭穿了殿下的谋算,那未免太过没有眼色了!

左右烟淼姑娘也是看不出他在撒谎,只要帮殿下度过这一关,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的多了。

“是我打伤了他……”

说着话,烟淼的语气中不禁隐隐带着一丝自责。

若非是她出手太重的话,想来夜倾桓不会受伤,还令千澈他们也跟着担忧。

“为何?!”

看着烟淼脸上的歉意,千澈忽然有些不敢直视她那双明亮澄净的眼眸。

如此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知道将来有一日会不会遭到报应!

他分明知道事情的真实情况是什么,可是却偏偏在烟淼的面前装作一无所知,到底是有些罪过啊!

“我是无心的!”她没有想过夜倾桓没有躲开,也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那一掌会将他伤的如此严重。

想来待会儿君儿若是知道了,也是免不了一场忧心。

听着烟淼说起当时发生的情况,千澈不禁有些虚心的移开了目光。

亏烟淼这般实诚的将所有事情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可事实上明明就是殿下计划好了这一切!

不过若是从长远考虑打算的话,千澈也只能选择沉默的听着,半句不敢插嘴。

“那……殿下眼下如何?”

“已经为他疗过伤,没有大碍了。”想来只需要再静养几日,便可以恢复如常了。

“我去吩咐厨房的人为殿下准备一些细粥,想来他稍后醒来要用膳的。”

说完,千澈也不管烟淼是何反应,便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

他可是比不得三殿下和十二殿下,两人均是惯会在人前演戏的,如他这般单纯善良的人,实在是不忍心再继续欺骗烟淼姑娘了!

哎……怪道古语有言,自古忠义两难全,如今他方才是有了深切的体会。

看着千澈匆忙离开的背影,烟淼不禁有些奇怪的皱起了眉头。

他怎地步履如此匆忙?!

想来是极为担心夜倾桓的伤势吧!

这般一想,烟淼愈发觉得有这个可能,一时间心中不禁更加的自责。

倘或不是她出手如此重的话,想来也不会闹到如今这般局面。

夜倾桓素来脾气极好,纵是自己这般打伤了他,他醒来之后也未有丝毫的埋怨,甚至要言说要陪着她一道去临安城。

如此一对比,倒是她的行为显得太过自私了些!

------题外话------

《病宠暖妻之夫色难囚》北堇(2PK求收,17号12点~20号12点)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意思是住进他家,活成他妈,睡了他身,夺取他心。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思是偷到钱包被抓,不仅要还赃款,还得贴身伺候。

他没妈,她也没妈,没关系,刚好凑一家。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没关系,可以再来一只小老虎。

【情话篇】

她问:你的缺点是什么?

他答:缺点你!

【斗嘴篇】

他说:媳妇儿,我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今生才能娶你为妻。

她答:不是你修的福,是我做的孽。

男女双处双洁,身心健康,盛宠小虐,欢迎来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