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美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夜倾桓听闻烟淼的话,目中却是不觉闪过一抹异色。

她会不会……对那人太过信任了?!

尽管已经知晓了烟淼口中的人是一名女子,但是夜倾桓的心中在听到她每每如此信任一个人的时候,却总还是难免觉得有些不大自在。

“如果她真的欺骗了你呢?”夜倾桓从来都不是一个认死理儿的人,但是自从认识烟淼之后,他似乎越来越喜欢钻牛角尖了。

以前他绝不会如此,倘或有何事是难以此刻说的分明的,那他定然就选择暂且不说了。

万万不会像是如今这般,没完没了的继续追问下去。

话又说回来,倘或是换成别人的话,夜倾桓自然也是没这个精力同她周旋的。

而当烟淼听闻夜倾桓如此一问,却是不禁皱起了眉头。

青冉骗她……

那她会如何?!

“骗就骗吧!她定然也是为了我好!”

夜倾桓:“……”

原本方才还觉得自己和千澈之间是差别对待,为何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他自己!

怎么他骗了她就要被杀,而那女子骗了她就可以安然无恙!

“你怎知她就是为了你好?!”

他总觉得烟淼对于那人,有着一种近乎是盲目的信赖,似乎那人说井口是方的,烟淼便会一掌将其劈出棱角。

“为何今日你的疑问如此多,竟是一个接着一个……”一边说着,烟淼便不再理会夜倾桓径自回了房中。

这样的问题对于她而言,本就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青冉之于她来讲,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

她会如此信任她,是因为她值得!

……

当年与青冉初遇之时,烟淼记得那是一个格外炎热的酷暑之日。

青冉带着婢女误入了烟霞山,而彼时烟淼正慵懒的躺在树荫下纳凉,听到旁边的响动之后,原本只是随意的一扫,却没有想到顿时就被吸引了目光。

烟霞山中时常有生人误入,也经常有人困死在这里,对此她从来眼都不眨一下的。

因为很早以前师傅就同她说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无意闯入了这里,是他人的劫数,她们有选择要去解救或者是置之不理的权利。

按照师傅的话来讲,这里是荒山,不是积善堂,救与不救全凭个人的心情罢了!

而过了那么久的时日,烟淼见过许多人困在山中的阵法中,却从来没有人令她兴起一种冲动去救下他们,但是这一日,她觉得她大抵要破例了。

那是一个很美的女子,说是女子,倒也还有些不对,瞧着她的年纪与自己相仿,也不过就是十二三岁的年纪。

可是尽管年岁尚小,但是烟淼见到树下那人的瞬间,却不禁满心惊叹!

好美的人!

这是烟淼见到慕青冉之后的第一反应!

烟淼自小生活在烟霞山,她接触最多的人就是她的师傅,即便是偶尔会见到其他的人,可是她向来都极少去关注他们,左右皆是一群将死之人,是以她极少浪费自己的精力去注意。

因此有关他人的样貌,她并不能十分清楚的感觉出,究竟什么样的容貌算的上是明艳动人,又是如何的面相才算是丑陋不堪。

尽管不能清楚的分辨这些,但是在看到慕青冉的第一眼,烟淼还是觉得很美。

心头第一时间浮现的一个词就是赏心悦目!

好像她什么都不需要做,只是静静的望着你,便会觉得满目光华。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烟淼就经常听她师傅说起,只道她容貌绝色,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可是此刻看着眼前的女子,烟淼第一次觉得,原来师傅也有说错的时候!

与眼前之人比起来,自己的样貌似乎并不足为奇!

“你长得真好看!”

从树上翻身而下,烟淼身手利落的站在了慕青冉的面前,一双眼睛干净透亮,似是这山中的清泉一般,清澈见底。

而就在此时,却只见原本站在那人身后的一个女孩突然闪身上前,一下子拦在了自己的面前。

见状,烟淼的神色却是不禁一愣!

方才她倒是不曾注意,原是她身边还有一个会武功的人,都怪她一时只顾着惊艳她的容貌了。

“流鸢!不得无礼!”淡淡的声音响起,如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般,透着与世无争的淡雅出尘。

闻言,流鸢方才收敛了满身的杀气,目光紧紧盯着烟淼,慢慢退回到了慕青冉的身后。

“姑娘谬赞了!”

“我叫烟淼!”

不知为何,烟淼总觉得这般姑娘、姑娘的叫着,听起来怪难受的。

“烟淼姑娘……”

“烟淼!”

话至此出,慕青冉先是一愣,随后方才淡淡一笑,从善如流的唤道,“烟淼!”

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未曾想到她竟是如此在意!

“你叫……”

“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烟淼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慕青冉的话给直接打断,而她身后的紫鸢和流鸢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小姐素来从不是如此无礼的人,今日怎地会这般不顾礼数的打断别人的话?!

“烟霞山!”看着慕青冉依旧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烟淼不禁奇怪的问道,“你知道这里有阵法?”

否则的话,她为何如此警惕的站在那?

谁知听闻烟淼的话,慕青冉却是忽然扬唇一笑,随后淡淡说道,“原本不知道,眼下倒是确定了。”

方才她们走到此地的时候,沿路便见到了很多的尸体,多是被暗器所伤。

流鸢虽是对这些奇门阵法不大懂,但是属于杀手的那种敏锐直觉还是有的,方才走到此地,她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原本准备马上沿路下山回去的,不料竟是在此处遇见了眼前这个神秘的女子。

如今听闻她如此一说,看来流鸢感觉的是对的,这里的确有些古怪。

而烟淼看着眼前女子脸上淡淡的笑意,却是格外的讨人喜欢,越来越是好看。

“跟着我走!”

说完,烟淼便径自拉起了她的手,随后便转身带着她离开。

见此,流鸢方才要出手,却是被慕青冉微微摆手制止了,反而是静静的跟在烟淼的身后,唇边的笑意愈发的加深。

“多谢你!”

听闻慕青冉的道谢的话,烟淼却是并不在意的样子,反倒是同她说起了别的。

“你的名……”

“这山中景色真美!”

当慕青冉第二次截断烟淼的话时,紫鸢方才终于猜出了原因。

想着烟淼的话,多半是想要询问小姐的闺名,而这恰恰最她们最不愿泄露出去的!

可是烟淼如今等于是救了她们,想必小姐也不好直接拒绝,也只好一直岔开话题,生生让对方问不出口。

但是很明显她们都小看了烟淼的记忆力,在不知道话题被带跑多少次之后,烟淼竟是依旧能够面露好奇的朝着慕青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慕青冉:“……”

不是没有想过随便编造一个不存在的名字来糊弄她,可不知为何,看着那双眼睛,慕青冉就是觉得有些说不出口。

而且方才初见时与她寥寥数语,她已经大概猜得出烟淼是一个怎样的人,如此心机单纯的一个人,就算将自己的名姓报出,想来她也未必知晓。

更重要的是,她如今救了自己和紫鸢她们,倘或她有何坏心的话,方才不出手就是了。

只静观其变就好,何苦还大费周章的带她出来!

“慕青冉!”

慕青冉……

闻言,烟淼慢慢在心中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觉得很是适合她。

“这名字很好听!”

“多谢!”

“你也很好看!”

“你也是……”

------题外话------

乾景尧:你第一次怎么吃到肉的?

夜倾辰:强上!

霸王硬上弓嘛……

乾景尧(皱眉):……不行!玥玥会武功!

夜倾辰:废了她武功!

乾景尧(惊讶):你把你媳妇武功废了?!

夜倾辰:我媳妇不会武功!

他家青冉听话着呢!

乾景尧:……

夜倾辰:直接把腿打折!

乾景尧(震惊):你把慕青冉腿打折了?!

夜倾辰(冷眼):我怎么舍得!我是在教你!

乾景尧:……

难道他就舍得嘛!

什么人啊这是!简直有毒!

之后……两人一言不合就开打,直到苏溶月和慕青冉匆匆赶来,方才各自领了自家的夫君离开。

苏溶月:真不好意思,我家二货夫君给你添麻烦了。

慕青冉:是王爷太过幼稚了……

而彼时青冉的心理状态却是,为苏溶玥祈祷!

一旦等到有一日她被乾景尧得手之后的话,估计就会因为今日的这句话被折腾的很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