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心中之结/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烟淼所谓的带她们出去,并不是慕青冉她们理解的送她们下山,而是带着她们一路回了她的居所。

看着眼前恢弘气派的屋宇,慕青冉不禁淡淡的一笑,也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左右已经到了此处,也不能直接转身离开,主要是没有烟淼的引路,想来她们想要下山的话,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只要确定她们没有任何危险的话,便是在此停留几日也是无妨的。

而紫鸢和流鸢两人看着眼前的景象,却是不禁觉得十分的震惊!

没想到在这深山之中,竟然还有如此精致的居所!

不仅如此,包括慕青冉在内,令她们更加感到惊讶的是,烟淼居然会做饭!

而且十分的美味!

明明看起来是一位十分清冷的人,原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未料她的厨艺竟是这般好,做出的饭也是色香味俱全,愈发显得秀色可餐。

虽然慕青冉与烟淼只是相识了短短的几日时间,但是烟淼几乎是将她知道的所有事皆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何对慕青冉的印象如此好,似乎是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烟淼就被她身上的气质吸引住了。

总觉得她身上的气质很干净,不像其他人那般,眼睛充满了杂念。

师傅曾经告诉过她,走出烟霞山之后,可以见些世面,可是有些时候见的新鲜事物多了,反而会令人迷失自己。

是以山下的人,极少会有如她这般无欲无求的人存在,而她也一直坚信师傅是对的。

但是自从结识慕青冉之后,烟淼却觉得她与自己并无不同,至少她在青冉的眼中见不到那些所谓的欲望和污浊。

她似是温淡的水一般,随遇而安,温雅淡然。

而恰恰好,自己就是莫名喜欢这样的她!

“这些话,以后莫要轻易对其他人说起!”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她望向烟淼的眼中满是温柔之意,泛着淡淡的一抹水光。

“为何?”闻言,烟淼却是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世上的人有很多种,有如你这般待人真诚之人,便自然有满嘴谎言,喜欢将他人玩弄在股掌之间的人,你很难从表面上去判断他们究竟是哪一种!”

何况依照烟淼的性格,且不说她能不能看出被人的异心,只怕是连防人之心都没有!

“那你是哪一种?”

旁的人她倒是不在意,只要知道青冉是什么样的人就可以了。

虽然不太忍心将话说的太过直白,但是面对这样的烟淼,慕青冉是绝对说不出一句谎言的!

“这要因人而异,若是此刻面对你的话,我便是全然一颗真心相待,但倘或是其他包藏祸心的人,那我定然也是口蜜腹剑!”

说完,慕青冉便眸光温淡的望着烟淼,似是想要看看她会如何反应。

“如此便好!”

她对旁人如何却是与她无关,只要她对自己真心相待便好!

而慕青冉听闻烟淼的话,却是并不觉得有何意外,如她这般单纯一根筋儿的性格,自然也是爱憎分明,一个人、一件事……均是分得清清楚楚,仔仔细细。

“所以……你要有防人之心!”

若是换成任何一个人她均是如此轻易相信的话,就算有再高的武功也是无用。

“若是别人的话,我定然直接就拔剑杀了他!”

只是因为遇到的人是青冉,是以她才会待她与旁人不同!

慕青冉:“……”

总觉得烟淼的这句话有些莫名的熟悉……

不过只要她不会令自己吃亏就好,即便手段残暴了有些,但更重要的是结果。

……

佛经中有言,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

大抵是烟淼与慕青冉之间太过有缘,是以两人之间的相遇便好似缘分使然一般,只是初见便相看生欢。

慕青冉听闻烟淼说起了很多有关她的事情,还有她的师傅,以及整个烟霞山……

“你师傅是自尽而亡?”

听到烟淼她师傅的事迹时,慕青冉不禁觉得很是震惊!

虽然她无缘得见烟淼师傅的风姿,但是仅仅是听闻烟淼描述,慕青冉便也不难想象那是一位如何玲珑剔透的佳人。

可是为何……最后她竟是选择这样的方式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总觉得按照烟淼描述中的那个人,不似这般心窄的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令一个如此心思活络的人了却了自己缤纷多彩的人生?

“师傅说,未曾往生,不得新生,这是她的归宿!”

师傅说的每一句话,烟淼都仔仔细细的记在了心里,但是却从未真正了解过她的意思。

只是很听话的遵照师傅的嘱托,火化了她的尸身,将她的骨灰随风散去。

她告诉自己不要过于悲伤,也莫要在她死后哭哭啼啼的闹个不停,她最是见不得别人哭鼻子,否则就不认她这个徒弟了!

而烟淼也果然很听话,自从她师傅离开之后,她从来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只是觉得心中莫名酸楚。

看着烟淼眼中隐隐的忧伤之色,慕青冉便心知她心中定然是没有明白她师傅真正的意思,只是在单纯的遵照她师傅的吩咐活着而已。

“你可知你师傅的意思?”

闻言,烟淼却是微微摇了摇头,眼角的泪痣让人觉得格外的悲伤。

原本她以为她明白了师傅的意思,但是她的心中还是偶尔有些酸涩,想来她大抵是还没有完全领会师傅的话。

“今生未完,何谈来生!”

想来她师傅是觉得今世生活了无趣味,是以方才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

了结了今生的性命,才能够得议来生!

“每一件事情,都是有着两面性,对你而言,你师傅的离世是死,可是对于她老人家自己而言,却是另外一种生!”

这样的想法,慕青冉其实并不能完全设身处地的去赞同,但是她能够理解到烟淼她师傅真正的意思。

按照烟淼说起她师傅的事情,想来若不是为了照顾她的话,也许她师傅很早之前就选择了这条路。

慕青冉觉得,烟淼她师傅当日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心中也必然是极为舍不下烟淼的,只是心中执念已久,无法轻易的割舍。

“倘或有一日你终将面对死亡,心中可怕?”见烟淼眼中仍有一丝迷茫之色,慕青冉不禁淡笑着问道。

“不怕!”

她没有死过,也不知死后是何样子,怎知就比不上活着好呢……是以这倒是没什么可怕的!

“可是我很怕!”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语气中却是带着异常的坚定之意,“很怕日后再也见不到这样一双澄净的眼!”

闻言,烟淼神色微愣的看着慕青冉,眸中似有不解之意。

“现在你可明白了……我对你的感觉,便是你对你师傅的感觉,而你方才心中所想,便是你师傅当日的想法。”

对于烟淼这般死心眼儿的人来讲,也唯有这般设身处地的想法,方才能够令她真的明白别人的所思所想。

慕青冉也不敢十分肯定她说的就是完全对的,但是至少对于如今的烟淼而言,这样的理解能够让她走出她师傅离世的困扰。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她未有丝毫的悲伤之色,但是这样的人,最是容易自伤。

若是不能解开她心中的那个未解之结,怕是终有一日她会将自己困死在其中!

至于她对烟淼师傅心中想法的种种猜测,即便是有何唐突的地方,想来她老人家也是不会怪罪的,毕竟这一切……皆是为了烟淼更好的生活下去,这定然也是她心中所愿!

------题外话------

大奇提问时间,请问觉得自家媳妇如何?

乾景尧:玥玥性子太骄傲了,从来不肯轻易向人低头。

夜倾辰:我家青冉很温柔!

乾景尧:太喜欢出去玩了,经常招惹桃花回来。

夜倾辰:我家青冉很恋家!

乾景尧:性格太倔强了些,经常不听管教。

夜倾辰:我家青冉很听话!

乾景尧:……

诚心找架干是吧!

乾景尧(挑眉):玥玥身子极好,夜夜笙歌都不是问题!

夜倾辰:……

某位王爷沉默半晌之后,突然拔剑就朝着大奇走来。

大奇:我靠!和我有毛线关系啊!是他故意气的你!哎呀……新配的眼镜,好贵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