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扑倒/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临水的那位和亲公主来了丰鄰城之后,似乎不管是朝中还是城中的风向都瞬间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原本靖安王在众人眼中是一个不近女色的主儿,极为难以讨好,更不要说是想要得知他的喜好,进而了解到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就为此事,不知满朝的文武官员愁到了何种地步!

但是谁知如今忽然来了一位和亲的公主,竟是莫名其妙就得了王爷的亲眼,在靖安王府的地位简直是无人能及。

得知这般消息之后,他们开始原是不相信的,只是自从上次宫宴得见靖安王妃的真容之后,众人却是纷纷不再质疑。

怪道古人常言,英雄难过美人关!

想来即便是如王爷这般清贵无双的男子,一旦见了那般倾国倾城的貌,也必然是难以自持!

“你可曾见过那位靖安王妃?”慢慢放下手中的话本子,烟淼缓缓的抬头朝着一旁的夜倾桓问道。

她近来时常能够听到别人提起,即便不是她特意去打听,也经常能够听闻与她有关的事情。

虽是没有见过那人,但不可否认的却是,烟淼的确是对这位传闻中的靖安王妃有了一丝好奇。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她今日怎地会忽然问起靖安王妃的事情?!

“见过!”前些日子宫宴的时候,倒是当真见过一面。

而且……她还帮了君儿一次,单单是这个举动,便也足以令他对她刮目相看。

“当真长得极美?”原本初时听君儿说起的时候,她还未曾放在心上,可是后来接二连三的总是听别人提起,她便也不免有些好奇。

但是夜倾桓听闻她的话,却是心中不觉一紧!

这个问题……着实有些不好回答!

特别是对于烟淼这般较真儿的人来讲,一旦回答的不好,倒是他为自己找的麻烦。

“平心而论,确然极美!”说着话,夜倾桓的声音不禁一顿,随后目光灼灼的望着烟淼,“只不过……于我眼中,却是难以与你相较。”

夜倾桓这一番话的确是说的颇为有分寸,既没有对烟淼隐瞒实情,也没有在她的面前过分赞扬别的女子。

可是此刻的烟淼,所有的注意力均是被他的第一句话吸引,他后面又说了什么,她却是并没有注意。

极美……

连夜倾桓都如此说,看来那女子倒果真是姿容绝色!

这般一想,烟淼的心中却是不禁愈发的好奇,不知这女子与青冉同在一处,究竟是谁能够更胜一筹?

也不知是常日与千澈他们时常待在一处的缘故还是如何,她近来竟是也变得好事儿了许多。

倘或是换成往日的话,烟淼必然也不会去过分的关注这件事,但实在是因为近来听闻这位王妃的事迹太多,是以她方才会有所注意。

看着烟淼眉头微微皱起的样子,夜倾桓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他这话理应是说的没错的,何以烟淼会露出这般神色?!

依照他对烟淼的了解,她应当不会是会因为他称赞旁的女子几句就闹情绪的人才对!

“怎么了?”

闻言,烟淼忽然抬起头望着夜倾桓说道,“没什么,只是好奇她究竟是如何模样!”

听君儿说,自从那位王妃来到丰鄰城开始,不管众人是不是真的见过了她的容貌,均是在纷纷传颂,只道这位王妃有天人之姿。

此后的一场宫宴上,她更是技惊四座,甚至连靖安王都毫不含糊的护着她。

而就在上一次宫宴不久之后,听闻襄阳侯府的小姐和世子惹怒了靖安王,连带那满府的上下纷纷遭事,据闻这其中的真相也是因为那位王妃。

但是后面的这个猜测,是君儿悄悄同她说起的,对于丰鄰城中的人,自然是有另外一个说法。

“你想见她?”

“不想!”

“那为何忽然问起她的事情?”

“只是好奇而已!”

说完,烟淼便依旧捧着手中的书看起来,像是方才刨根问底的人根本不是她一般。

瞧着她神色依旧清清冷冷的样子,夜倾桓不禁淡淡一笑,随后慢慢欺身上前,轻轻的在她脸颊上落下了一吻。

而烟淼此刻正是看的入神,倒是并未自己已经被人轻薄了去,只当是有发丝挂到了脸上,便抬起手准备拂去,却不料一把被人握在了掌心。

烟淼神色略有些迷茫的抬头望去,便只感觉到眼前笼罩了一片巨大的阴影,随后便感觉到自己忽然被人压在了榻上。

“夜倾桓……”说着话,烟淼的神色似是变得有些纠结,颇有些欲言又止之意。

闻言,夜倾桓却是淡淡的一笑,伸手拂开了她额前的碎发,又朝着她的唇瓣吻了下去。

但是这一次,他却是并未能如愿!

看着烟淼捂在他唇上的手,夜倾桓唇边的笑意隐隐变深,“害羞了?”

尽管这样的情绪极少出现在烟淼的身上,但是她往日的确是不曾拒绝过同他亲近,虽然他往日也从不曾这般孟浪的将她扑倒在榻上。

瞧着依旧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烟淼神色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不觉得晕吗?”

晕?!

夜倾桓神色一愣,还未等他详细的问明白,就觉得眼前一阵晕眩,随后便一头栽倒在了烟淼的身上。

而彼时烟淼的感觉,便是只有两个字——很重!

虽然夜倾桓看起来很是清瘦的样子,但到底也是一个成年男子,加之他身量又高,如此全然没有支撑的压在烟淼的身上,却也不是闹着玩的。

可烟淼却并没有直接推开他,反而是神色略有些歉意的叹了口气,随后挪开了搭在夜倾桓肩膀上的手,却只见她的两指之间赫然夹着一根寒光闪闪的银针。

倘或此刻夜倾桓还清醒着,只怕又是要颇为无奈的苦笑。

仔细说起来的话,烟淼觉得此事也不能完全怪她,夜倾桓方才那么突然的朝她扑过来,她半点准备也没有,下意识的就使出了防身的本事。

直到察觉自己手中的银针刺入他的体内,她方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反应过度了!

若是换成别的暗器的话,想必夜倾桓定然能够察觉到,但这是当年师傅特制的,细如牛毛的银针,就是为了防备近身攻击的。

看着夜倾桓双眸紧闭的倒在自己的身上,烟淼不死心的伸手摇了摇他,却果然见他半点反应也无。

这针上涂得是紫鸢给她的强性迷药,原本一直没有用武之地,不料今日竟是会用在了他的身上。

使出浑身的力气方才终于将夜倾桓从自己的身上推了下去,听着他的头“嘭”地一声撞到榻上的小桌角时,烟淼赶忙翻身而起,将手放在他的头下摸了摸。

还好没有磕破……

也不知近来是怎么了,她总是会不经意的就会伤到夜倾桓,幸而他身子底子不错,否则的话,怕是自两人相识以来,夜倾桓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小心翼翼的将他的身体摆正之后,烟淼扯过一旁的锦被轻轻的搭在了他的身上。

待到忙完了所有事,烟淼坐在榻边看着躺在上面的夜倾桓时,她忽然觉得想起一件事。

他方才突然扑倒她……是要做什么?!

试探她的武功吗?

可是仔细回想了一下,烟淼却又觉得不像!

夜倾桓又不是千澈他们,怎么可能会想起要同她比武!

那他究竟是打算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直到夜倾桓再次清醒过来之后,烟淼自己也没能想出答案。

因为她完全不了解,所谓亲近与轻薄,到底真正的意思是什么!

------题外话------

乾景尧:到底怎么才能改善夫妻生活?

夜倾辰:你有夫妻生活吗?

乾景尧:……

以后总会有的!

夜倾辰:要用于尝试创新,当你的行为越来越惹火,她能接受的也就会越来越多,对你也就会越来越纵容。

青冉从前多容易害羞啊!

不管他怎么哄都没用,因此他只能挑战她更加难以接受的可能,届时只要是能够回归床上,有正常的夫妻生活,她都会感到无比的满足。

乾景尧:有道理!

待到乾景尧与苏溶玥回房之后,看着某人满眼跃跃欲试的架势,苏溶玥二话不说,一掌便直接劈开了房中的实木圆桌。

乾景尧:……

苏溶玥: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还是收着些,或许夜倾辰说的是对的,但你别忘了,我可不是慕青冉,会随意由得别人胡闹,明白吗?

乾景尧(拼命点头):……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