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慕青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对于夜倾桓来讲,这样类似隔靴搔痒的亲近,他也是越来越难以得到满足。

是以今日才会一时兴起,突然将烟淼压在身下……

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趁他不备,直接用暗器将暗算他!

若是换成与别人在一起的话,夜倾桓倒是会有绝对的防备,可同烟淼在一处的时候,他永远都是难得的轻松,根本从未想过要去防备她。

可不料偏偏阴沟里翻船!

依照烟淼往日的表现来看,夜倾桓倒不觉得她是拒绝与他亲近,想来是他行为太过突然,是以激起了她瞬间的防备和攻击反应。

明明心中想的如此明白,但是当夜倾桓再次醒来的时候见到烟淼的时候,他却仍旧是如方才一般,一把就将她拉上了榻,转身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只不过这一次,烟淼却是乖乖的任由他动作,半点挣扎之意都没有。

已经害他晕倒一次了,她如今最是小心翼翼的时候,哪里还敢有半分的挣扎!

“我方才不是有意的……”只是身体先大脑一步行动,她还完全反应过来,手中的银针就已经下意识的朝他刺了过去。

闻言,夜倾桓却是淡淡一笑,朝着她的唇瓣印下了异常温柔的一吻。

“我晓得的,只是觉得头晕的紧,不若你帮我按按?”说着话,夜倾桓不禁伸手捏了一下额角,眉头紧紧的皱起。

“那你好好躺着,我帮你揉一下。”

原本烟淼是打算在夜倾桓清醒的第一时间就主动向他承认错误的,毕竟方才在他昏迷之后,她又不小心的磕到了他的头,但是此刻听闻他的话,她反而一时顾忌不到那些了。

看着烟淼难道露出别样的神情,夜倾桓唇边的笑意变得愈发的深。

其实偶尔这般受些小伤倒是也无碍,左右不会伤及他的性命,又能令烟淼觉得异常的心疼,夜倾桓还是觉得很受用的。

便如此刻这般,感觉到烟淼微带些凉意的指尖轻轻的按压着他的额角,夜倾桓表面上看起来极为舒适,可心中却觉得仿若有无数根羽毛在轻抚一般,心痒难耐。

他自小便学会了要如何掩饰自己的情绪,无法让人轻易的探知自己的喜好,但是自从认识烟淼之后,每每在她面前,他似乎总是变得有些难以自持。

初时他还是较为安静的枕在她的膝上,可是渐渐地,双手似是有了意识一般,不着痕迹的搭在了烟淼的腰上。

直到自己再次被夜倾桓压在身下亲吻的时候,烟淼方才终于觉察出了一丝不对劲儿。

今日的夜倾桓……似乎格外的喜欢与她亲近!

往日虽然他也会抱抱她、偶尔温柔的亲吻她,但却从如今日这般,动不动就扑倒她,一言不合就封唇!

“还晕吗?”方才还说头晕,此刻瞧着,倒是觉得他精神好了许多。

“这般抱着你,倒是感觉好了许多。”

这话虽是有些说谎的成分在,但是对于夜倾桓而言,的确是这般同烟淼在一起,他方才觉得心绪极好。

可烟淼听闻他的话,却是不禁觉得有些惊奇。

竟还有这样的说法……抱着她便不会觉得头晕?!

偏头想了想,烟淼最终却是伸手回抱住了夜倾桓劲瘦的腰身。

既是抱着她便会头晕好一些的话,那若是她也回抱着他,想来便会觉得更加舒服的吧!

“感觉如何?”

闻言,夜倾桓素来温润的眼眸中有一闪而逝的炙热。

“烟淼……”近乎是呢喃的唤着她,夜倾桓不自觉的慢慢朝着她凑近,“若是我还想要的更多,可好?”

更多……

那是何意?

看着烟淼眼中明显的不解之意,夜倾桓缓缓的凑近她的耳边说道,“比如……像是这样……”

此后的声音渐渐消失在他温柔的吻中,原本的话语化为了点点亲吻,轻柔的落在了烟淼的耳畔。

原本想要等到大婚之礼,只是每日与她这般待在一处,渐渐地,他便愈发的不知满足,想要得到的也越来越多!

虽然话是朝着烟淼问的,但是夜倾桓心中却十分清楚,只要他随意说几句,她便定然会答应的。

只是这样的事情,他到底还是不愿欺骗她的,最好是她能自己同意。

实在不行的话……他再用些不能见光的手段!

察觉到夜倾桓的吻越来越放肆无忌,烟淼的思绪却是渐渐有些无法拼凑在一起,脑中开始变得一片空白,什么都无法去思考。

眼前好像是又看到了烟霞山漫山繁花的景象,处处皆是繁花盛开,令人的心情觉得莫名的欢愉。

她的手下意识的攀附在了夜倾桓的肩膀上,一尘不染的眼眸中清澈见底,满满皆是对他的喜欢和信任,是她对别人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见状,夜倾桓先是一愣,随后心中想到什么,便只淡淡的一笑,却慢慢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这样的烟淼,让他很不忍心于现在就下手!

罢了……

左右也不差在此时,便是再等上一些时日也不是使不得,刚好也可以趁着这段时日让她慢慢适应起来。

夜倾桓心中所想,烟淼却是全然一无所知的!

也不知道眼前这个看似来温润无双的男子,心中到底在谋划着怎样的事情,打算将她一点点的完全占为己有!

……

近来丰鄰城中发生了几件大事,而且每一件,均是与那位传说中的靖安王妃有关。

先是襄阳侯一家遭了难、后来再是于宫宴之上给大皇子难堪,当真是桩桩件件都极为令人感到震惊!

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每一件事情都有王爷在她的背后为她撑腰,似乎从这位靖安王妃嫁到靖安王府开始,夜倾辰便变得与从前很是不同。

知道的是王爷奉旨迎娶了王妃,不知道的……怕是还要以为是他主动争取的呢!

而事实上,夜倾桓却是知晓,就算不是夜倾辰主动争取的,这其中也必然有些猫腻。

否则的话,依照夜倾辰往日的行事作风,又怎会因为父皇的一道圣旨就对一位素未蒙面的和亲公主如此在意!

他亲眼见过夜倾辰在面对慕青冉时的样子,那绝不是夜倾辰原本的样子!

至少……不是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那番模样!

倘或他一直没有遇到烟淼的话,或许夜倾桓也难以明白那是为何。

但是如今,他却是能够大致猜得出,夜倾辰为何会对慕青冉如此不同。

这世上最难过的,就是情关!

即便清冷如夜倾辰,只怕得遇佳人,也是难以自持。

看来从今往后,这位清贵无双的靖安王也终是有了自己的弱点,不再如从前那般无懈可击了!

为了慕青冉,他甚至是直接与夜倾瑄那边的人对上,不惜得罪皇后等人,也要为她得个说法,这一点倒是未令夜倾桓觉得如何意外。

夜家的男子,倘或真的动了真情,那么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是不值得震惊的!

单看当年皇叔对待老王妃,还有父皇对待母妃的样子,便也可知他们骨子里其实都是情种。

“夜倾辰这一次怕是要栽了!”原本他还以为,夜倾辰是最难融化的一座冰山呢!

不曾想到,当他动了一颗真心的时候,竟也是如此惊天动地。

“那位靖安王妃倒是好手段!”说着话,夜倾昱脸上的笑容不禁变得很是魅惑。

竟然能够将夜倾辰那样的疯子牢牢把控在手中,当真是不简单!

忽然想到了什么,夜倾桓的眸光不觉一闪!

“慕青冉……她的舅父,原是沈仕芳。”想到这一点,夜倾桓唇边的笑意却是渐渐收起。

而这边夜倾昱听闻他的话尚且没有反应,反而是一旁的烟淼忽然失手打翻了手中的茶盏。

------题外话------

大奇:室长,我觉得这个小说特别好看!

浮梦:讲的啥呀?

大奇:就是……balabalabala……

浮梦:对了,我之前也看了一个小说!

大奇:啥类型的?

浮梦:balabalabala……

忽然!

两人只觉得背后一阵阴寒,慢慢回头之后,就只见夜倾辰一把寒光微闪的宝剑架在了大奇的脖子上!

夜倾辰:还不去码字!我都多久没和青冉亲近了!

就在大奇抱着电脑飞速逃跑时,浮梦在一旁笑的丧心病狂,然而……上苍总是公平的。

乾景尧幽怨的瞪着浮梦,一掌就劈在了她的头上!

乾景尧:你还有脸笑!你还不如她呢!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吃肉!

……

大奇:哈哈哈哈哈……活该!让你笑话我!

哎呀,别打我别打我,这就在码字了,我写!我写!我写还不行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