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传信儿/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烟淼得知了靖安王妃就是慕青冉之后,几乎是日日都在盼着能够与她相见。

原本她来了三皇子府后,素来都不愿出府去闲逛的,可是近来却接连几日出府去,不知她这是为何。

但是旁人不知道,夜倾桓却是知道的!

烟淼的心思实在是太过简单了,她如此频繁的出府,想来也不过就是为了期盼着能够在街上偶遇慕青冉。

就算两人之间不能说话,但是好歹知道了对方的存在。

她的心思很好猜,也很简单!

可是夜倾桓每每看到她一脸失望而归,心中便也觉得有些不大自在。

只不过眼下是非常时期,若是能够让她们两人相见的话,他必然不会横加阻拦。

何况他已经同老六在商议此事了,很快就会有办法了。

看着夜倾君围前围后的向烟淼询问着她与慕青冉之间的事情,夜倾桓不禁淡淡一笑。

若是君儿能够从烟淼的口中问出什么,他定会佩服的五体投地!

然而事实上,就算夜倾君摆出再是可怜的模样,烟淼也仍旧不为所动。

“烟淼姐姐,你与仙女姐姐是如何相识的?”说着话,夜倾君的一双大眼眨巴个不停,眸中满是浓浓的好奇。

倘或不是他之前听六皇兄说起此事,他竟是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仙女姐姐是谁?”皇子府中有这个人吗?

怎地她竟是从未听说过?!

“就是靖安王妃啊!”

闻言,烟淼的眸中不觉闪过了一抹异色,随后很是干脆的回道,“不能说!”

“也是如我和三哥那般,因为误入烟霞山而被你救下的吗?”

“不能说!”

“你为何会与她关系如此亲近?”

就在夜倾君以为,这个问题依旧会得到清冷的一句“不能说”时,却不料烟淼竟是忽然答道,“她长得好看!”

夜倾君:“……”

就因为这个?!

烟淼姐姐是在刻意逗他玩的吧!

而夜倾君不知道的是,烟淼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些都是她心中所想。

她与青冉初遇之时,之所以会救下她,会对她那般好,当真是因为她长得好看!

自从她师傅归西之后,烟淼便一直自己一个人守着烟霞山,她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人,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温温淡淡的,像是清澈的泉水一般,莫名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近她。

是以她才会遵从心意的救下她,同她成为至交好友。

“烟淼姐姐……那你对我如此冷淡,是因为君儿长得难看吗?”听闻烟淼说的话,夜倾君忽然可怜兮兮的问道。

倘或是换成别人的话,想来定然是说些好听的话安抚一下夜倾君,随意哄弄过去也就是了。

但是烟淼却认真的想了想,似是在将两人在心中进行对比一般。

见状,夜倾君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的就有些后悔问出这个问题,他总觉得她又要语出惊人了!

可令他意外的却是,烟淼很是正常的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我没有冷淡你啊!”

听着烟淼如此一说,夜倾君方才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下,但是还未等他庆幸完,就听到她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响起,“不过你的确是没有青冉长得好看!”

夜倾君:“……”

事实上,也证明夜倾君的感觉果然很敏锐!

……

就在烟淼一日日的盼着能够与慕青冉相见的时候,丰鄰城中却爆发了一场极为严重的瘟疫。

明明已经是入冬时节,可却偏偏发生了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正常情况下,瘟疫多是在炎热的夏季才会发生,眼下天气正是寒凉,何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尽管很多人都对此事感到震惊不已,但是如今更重要的,却是要如何安置丰鄰城中的那些百姓!

原本这件事情是由夜倾辰负责,夜倾昱和夜倾桓也不打算在此事上插手。

可是想到如今丰鄰城中的局势,夜倾昱却觉得皇兄不该一直隐忍不发。

即便是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可也不能完全退出众人的视线之外,偶尔还是要出来逛逛,让众人都想起还有一位三皇子的存在。

在夜倾昱看来,如今瘟疫的这件事情,便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我知道皇兄是担心烟淼会被人过多的注意,可如今这般情况下,想来能够注意到她的人并不多。”

如今满朝的文武百官都在为瘟疫一事操忙,却又哪里有人会去注意旁的事情!

听闻夜倾昱如此一说,夜倾桓方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心中也是如此想,只是还未考虑好,到底要从哪个方面下手。

“皇兄此举,只需要施恩于百姓,解父皇的烦难便是,其他的……却是不宜抢了别人的风头。”说着话,夜倾昱的眉头微微皱起,一时倒是有些不确定要从何处入手。

“的确如此……是以我觉得,怕是要麻烦了空一番了!”说完,夜倾桓便朝着夜倾昱淡淡一笑。

后者闻言,沉吟了半晌之后,也不禁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

这办法倒是极好,由了空出面的话,既不会招来别人的忌惮和怀疑,还能够顺利的解决眼下的燃眉之急。

原是丰鄰城中爆发这一场瘟疫之后,且不说这病况是否严重,单单是染上瘟疫的人数就每日不停的增加,城中也已经无数安放这么多的人了。

而且这里还有没有染病的百姓,定然是要将两伙人分开,如此方才能避免有更多的人染病。

可也正是这安置病患的地方,才是眼下最为要紧而为难的事情!

是以夜倾昱觉得,若是皇兄能够凭一己之力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必然会在百姓当中赢得无数的赞扬。

至于父皇会如何反应,他们倒并不是很在乎!

何况了空大师是方外之人,皇兄素日喜欢在府中参禅念经,他们两人素来相熟,这在丰鄰城中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由皇兄出面在父皇面前提起此事,届时看在皇兄的面子上,惠远寺会接纳那些染病的百姓,作为暂时的隔离之处。

此事之后,丰鄰城中的百姓必然会对皇兄感激涕零。

而比起在此事中一无所用的夜倾瑄,明显是皇兄更加有所作为!

两人又仔细的商议了许久,方才终于确定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忽然想到什么,夜倾昱忽然开口说道,“皇兄若是怕此事之后夜倾瑄注意到三皇子府,大可先让烟淼出去避一避。”

想来皇兄唯一担心被夜倾瑄盯上的,便也只有此事了吧!

闻言,夜倾桓的眸色不禁一变!

他心中确然有这个担忧,并非是他护不住烟淼,而是一旦将势力暴露出来的话,便不仅仅是他与夜倾瑄之间的争斗了。

六弟和君儿都会被牵连其中,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事情就会变得无比复杂。

而最终夜倾桓想了又想,方才最后做出了决定。

在向父皇提出这个建议之前,他必然要先着人去惠远寺告知了空一声的。

原本是打算让千古过去,但是如今,他却觉得不若直接让烟淼前去。

一来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二来也可以在夜倾瑄注意到他的时候,不会让烟淼也被人盯上。

但是就算让烟淼前去惠远寺,夜倾桓也是有些不放心的,原本打算依旧让千古同她一起,却被她拒绝了。

她总觉得近来似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夜倾桓既是连她都用上了,必然是人手不够,那还让千古跟着她做什么,莫不如直接留下保护他呢!

再则,既是千古要跟着她去惠远寺,那夜倾桓为何不直接让千古自己去传信儿呢?!

听闻烟淼如此说,夜倾桓便也只能无奈的苦笑,最终由得她去。

------题外话------

一天,大奇在拼命的打字中,其实是在与人聊天。

浮梦:你干什么呢?

大奇:我在教人开车。

浮梦(震惊):这人也要写小说?

大奇(茫然脸):滴滴……开车……滴滴!

双手比划了一下,露出了猥琐的一笑。

浮梦(无比惊诧):你在教人实战?

大奇(继续茫然):啊?她要考驾照……

半分钟后,大奇怒了:是你污还是我污,还是你把我想的太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