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双面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夜倾桓的嘱托,烟淼带着他的亲笔书信去了惠远寺寻了空大师。

在此之前,她也偶尔听闻夜倾桓说起过此人,不过她只当那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和尚,却不料竟会是如此年轻!

看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了空大师,烟淼觉得他若是将那光秃秃的头顶都留满头发的话,必然也是一位丰姿出众的谦谦公子。

只是可惜……那一颗光头太亮了些!

“不知施主有何贵干?”见这女子一来就盯着他的头顶看,了空心中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他应当是从未见过这女子,何以她要用如此惋惜的目光看着他?!

“是夜倾桓让我来找你的!”说着,烟淼从袖管中取出夜倾桓的手书,直接交给了了空大师,“这也是他让我送来给你的!”

闻言,了空伸手接过烟淼递给他的书信,匆匆看了一遍便已经明白了夜倾桓的打算。

“施主请随我来!”

说完,了空便转身向前走去,倒是令一旁的烟淼感到有些不解。

“去哪?”

“施主面相慈悲,与佛法有缘……”

“我不出家!我将来还要嫁人的!”

了空大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烟淼直接出言打断!

烟淼的眸光略有些警惕的望着了空,只觉得他手中握着的珠串都变成了剃刀。

且不说她自己不愿剃度,就算她真的要出家的话,也不可能是来惠远寺与一群和尚待在一起啊……至少也应该是一处尼姑庵才对!

而了空大师听闻烟淼的话,脚步却是不禁一顿,随后眸中带笑的回身望着她,将她再次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方才倒是不曾注意,这女子的眼睛竟如此干净!

“施主误会了,贫僧并非是要为施主剃度,而是恰逢今日寺中有高僧讲经说法,贫僧想要带施主前去听一听。”

闻言,烟淼才算是明白了了空的意思,于是便也不再拒绝,只静静的跟在他身后走着。

可烟淼的心里想的却是,这和尚多半是白费力气了,她根本听不懂那些佛法,也并非是心善之人。

烟霞山中死了那么多的人,她从来都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只是她临来之时夜倾桓同她说起过,这位了空大师武功了得,若是能够交上手的话,定然会在武艺上有更大的突破。

是以烟淼此次会如此痛快的答应前来惠远寺,也是有这一层原因。

按照夜倾桓所言,了空大师极少与人交手,是以她若是想要有此殊荣的话,便必然要先顺着他的意才行。

这些事情烟淼自然是想不到的,皆是在临来之际夜倾桓叮嘱她的。

而能对夜倾桓如此言听计从,从来不会怀疑他言语有虚的人,怕是这世间也只有烟淼一人了。

至于了空大师,他看到的的确是夜倾桓的手书!

只是那上面除了写下了夜倾桓的打算之外,还特意叮嘱他要找个由头将烟淼留在此处两日。

想到这,了空大师不经意间转头看向烟淼,随后却是不禁微微摇了摇头。

也不知如此单纯的女子,究竟适不适合夜倾桓!

……

了空大师按照夜倾桓的嘱托,一直在寻着各种各样的理由留烟淼在寺中多待一些时日。

而烟淼也是完全听从夜倾桓的话,事事顺着了空大师的心意来,他说去礼佛就去礼佛,他说应当斋戒就斋戒……总之就是十分的听话。

可是折腾了几日下来,烟淼觉得了空大师仍旧没有同她过招的意思!

这般一想,她心中倒是有些等不及了,于是心中便打算着,几时寻个空闲时候去找他问一问,究竟何时才能与她比试?

但是令烟淼没有想到的是,还未等她将心中的疑问同了空说出口,便有大批患病的百姓被送到了惠远寺中。

此后……她便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了空大师!

即便她再是一心想要比武,可也不能放任那么多条性命不顾,何况那些人多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百姓,如何能坐视他们的性命不管!

如此一想,烟淼便也就暂时放弃了要同他动手的念头,然而就在她准备收拾收拾下山回三皇子府的时候,却是不料变故突生!

因着丰鄰城中染病的百姓均是被送到了此处,是以朝廷相应的物资和银钱也一并押送到了惠远寺。

正是因此,便有一伙流寇,打起了这批银子的主意。

惠远寺中虽是有朝廷的重兵把守,可架不住那伙人暗中动了手脚,在他们的饭食中下了迷药,分量虽是不大,但也足以令人昏沉不醒了。

甚至是寺中的一些僧人也没能逃过这般下三滥的手段!

烟淼因着吃不惯这寺中的东西,是以每日均是自己亲自动手做一些,因此方才能躲过这一劫。

看着那群人一边与人厮杀着,一边紧抱着那些银子不撒手,烟淼却不禁觉得很是好笑。

连命都快要没了,要那些银子有何用!

就在她准备出手去教训一下那些人的时候,却不料忽然见到视线中出现了一道灰色的身影,转瞬间就撂倒了那伙流寇。

瞧着了空大师的身法,烟淼却是不禁一愣,半晌都没有回神。

他的武功……

这边烟淼还在心中想着了空大师的武功,却不料他已经在外面大开杀戒!

明明上一瞬他还是神色平静的打晕了那群人,可是下一刻却不知为何,整个人都变得极为可怕,满眼皆是森冷的寒光,一刀一刀的割下了那群人的首级。

见此,烟淼的心中却是觉得十分奇怪,他不是出家人嘛!

出家人……不是都不杀生的吗?

莫要说是如他这般杀人了,想来便是踩死一只蚂蚁都是罪过的吧!

可为何了空大师杀人的时候会如此自然,好像丝毫不觉得这有何不对,甚至是连他身边的那几名僧人也只是静静的看着,并未上前阻拦,好像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一般。

烟淼永远都无法忘了,那个森冷的寒夜,那位心系苍生的慈悲僧人,是如何一刀一刀的斩杀了数十人,最终满身血迹的一步步离开。

那晚的月色,仿若都是带着一丝妖娆的血红!

在那之后,烟淼便再也不曾说起要同了空大师比试的事情。

因为她师傅同她说过,这世上有很多人,并不是如她一般活的真实。

他们会伪装自己,或者假装忘掉真正的自己,活出一个假象,欺骗别人、欺骗自己!

而那样的人往往才是最为危险的,因为一个连自己都能骗过去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一旦等到有一日他忽然被人戳破了梦境,届时他会做出什么来,只怕是他自己都不知道。

而了空大师很显然就给烟淼一种这样的感觉!

平日清心寡欲的那个得道高僧是他,可是那晚残忍杀人的那个魔鬼也是他。

两个都是他,端看他自己如何选择罢了!

所谓一念成佛,一念堕魔,想来大抵如此。

事实上,烟淼觉得大部分世人所熟知的,应当就是那位大慈大悲的了空大师,心存善念,精通佛法,普度众生。

可真正的那个了空大师,却是阴暗的、残忍的……与一切美好的词汇都是毫不相关的。

但是令烟淼感到奇怪的却是,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令了空大师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是因为在出家之前就是如此模样,因此才会想要剃度成为方外之人,以此净化自己的内心……还是他是在成为出家人之后,经历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才会变得如此?

烟淼的这个疑惑,一直在她回到三皇子府中之后,方才终于有了答案。

------题外话------

记者提问,你们最喜欢自己的女主什么地方?

大奇:身子柔弱,我见犹怜,是个绝世病美人。

一把利刃忽的横了过来!

夜倾辰:你喜欢……本王可不喜欢!

你知道本王少了多少床笫之乐!

记者与浮梦冷眼看着大奇的第三副眼镜被打飞……

记者轻咳:我们继续刚才的采访。

浮梦(一脸平静):我的女主会武术,身子那是好的没话说……

突来的一脚将浮梦踢了出去!

乾景尧一脸阴寒:的确好的没话说,害的朕直到现在都吃不到!

大奇:刚才被踹飞的是不是浮梦?我没有眼镜看不清……是她是不?

哈哈哈哈……该!让你飞的更高!你看苍天绕过谁!

夜倾辰:呵!这话倒是很对,你看苍天绕过谁!

说完就是一顿暴打!

大奇:啊!哎呀!唉呀妈呀!饶命……啊!再打就出人命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