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美救英雄/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惠远寺离开之后,烟淼便直接下山回了三皇子府,其余的事情她并没有去理会。

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她没有理会惠远寺中的要事,竟是在下山之后管起了闲事。

原本烟淼是准备一路直奔城中的,可却不料在回程的途中无意间救了一人。

那是一个重伤在身的男子,一身藏蓝色锦袍,身上同色的大氅已经被鲜血染湿,面色苍白的倒在路中间,不知是死是活。

烟淼本来是打算直接策马绕过去的,但是行至那男子身边的时候,却不料他忽然翻身而起,直接落在她的马背上,从后环住她就准备驾马离开。

见状,烟淼回身就是一掌,毫不留情的拍在了那人的心口上,顿时便见他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随后身子不受控制的飞驰而去。

而烟淼却好像是不解气一般,也紧随其后的飞身而至,似是要亲手了结了那人。

看着那女子一袭白衣翩然落在自己的眼前,钟铭枫不禁微微苦笑,看来他方才感觉的是对的,马背上的人果然是一名女子!

他中了毒,意识隐隐有些涣散,方才只听到远处传来的一阵马蹄声,其实却并未看清马背上的人。

是以当他翻身而上的时候,在嗅到怀中的人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幽香时,才觉察到一丝不对劲儿。

但是那个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他虽是有了一些防备,但是无奈受伤颇重,再加上他神志不清,根本不是那女子的对手。

看来今日定然是要死在此处了!

“……多有唐突,还望……姑娘见谅……”钟铭枫的声音虚弱的响起,本就重伤的身子再被烟淼拍了那一掌,更是雪上加霜。

可尽管即将面临死亡,他却仍旧是面色愧疚的朝着烟淼解释着,倒是十分的难得。

听闻他如此说,烟淼却是神色清冷的扫了一眼他身上的伤,随后便准备直接转身离开。

他受伤很重,再加上她方才的那一掌,几乎是使出了八成的功力,完全没有手下留情,倘或一时半刻没有人来救他的话,他定然必死无疑!

但此处荒郊野岭,许久不见有人经过,被救的可能基本微乎其微。

这般一想,烟淼便转身准备离开,却不料前方突然出现了几人,手持宝剑,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为首的是一名女子,一身暗红衣裙,显得格外的魅惑和妖娆。

随着那女子的出现,空中忽然洋洋洒洒的飘落了一些花瓣,于此隆冬之际能够见到这么多的落花,倒也着实是一番奇景。

见状,烟淼不禁眸光惊奇的看着这一幕,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笑意。

而一旁倒在地上的钟铭枫见此,原本想要让烟淼赶快离开的话,却是一时忘记说出口。

那样纯粹的一个微笑,像是明艳的骄阳一般,于此寒冷的冬季,带给人别样的温暖。

自此,钟铭枫方才深切的了解到,何谓美人一笑,可值千金!

然而彼时的他尚且不知,为了这一笑,他在此后的一生中,究竟是付出怎样的代价!

“姑娘……快走!”

闻言,烟淼神色奇怪的转头看了钟铭枫一眼,随后毫不犹豫的翻身上马。

她自然是要离开的,难不成还要留在此处过夜吗?!

烟淼的眼中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对面那几人似的,依旧是朝着自己原定的路线准备离开,可谁知身下的马方才走了没几步,就被那几人给直接拦下。

“我有说你可以走了吗?”

忽然!

对面那女子的声音从一旁的阴恻恻的传来,明明说着满含威胁的话,可是那双眼睛却是显得格外的勾人。

听闻她如此说,烟淼的心中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她要离开……难道还要得到她同意不成?!

“放了她!咳……咳咳……她只是路过,与她无关……”见那群人将烟淼拦下,钟铭枫顾不得自己有伤在身,连忙挣扎着起身说道。

他自己被人盯上是他无能,可却万万不能牵连无辜的人进来。

可是烟淼听闻他的话,却是不禁微微皱眉,瞧着他长得人模人样的,可怎地满口谎话呢!

方才自己明明就是打了他一掌,如何与她无关!

“哈哈……原本你不说,指不定我还有可能放了她,可听你如此一说,她却是非死不可!”话音方落,便挥手示意拦住烟淼的那几人朝她攻来,下手毫不留情。

“姑娘小心!”这一击可是看的钟铭枫心急不已,虽然方才她打向自己的功力很是深厚,但是这群人也不是吃素的,更重要的是……

谁知钟铭枫这边还没有想完,烟淼便已经解决完了那几人,此刻正神色清冷的望着对面那女子,眸中满是清寒的光。

“为何要杀我?”

烟淼瞧着那女子的样子也不像是有为那男子报仇的意思,想来他们便不是一伙的,既然他们两人不是一伙的,那自己打伤他与她何干?!

很显然,那女子也没有想到烟淼的武艺会如此高强,看着自己的几名手下死的死、伤的伤,她也不确定自己能够打得过她。

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她抬头望向对面的钟铭枫,心中觉得很是不甘。

她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将钟铭枫设计入局,如今到嘴的肥肉都要跑了,让她如何不气!

是以当她听到烟淼如此一问的时候,便只觉得她是在讽刺自己。

“和他有关的所有女子,我都要杀!”

钟铭枫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她喜欢了他这么多年,可他却一直不为所动,这怎么可以!

说什么她是邪魔外道,正邪不两立,难道就因为这个荒唐的理由就不能同她在一起嘛!

“可你杀不了我!”烟淼的声音清冷的响起,于此寂静的山谷中,显得格外的清肃。

“为何?”

“因为你打不过我!”

“你……”

听闻烟淼的话,钟铭枫在一旁却是差点笑出来。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玄姬被人气成这个样子,偏偏她还不敢冒然动手,只能活活受着。

“还要拦着我吗?”

原本烟淼当真只是礼貌性的一问,可是听在钟铭枫和玄姬的耳中,这便是赤裸裸的讽刺和嘲笑。

终于是忍无可忍,玄姬方才忽然起身,伴随着片片落花,招招致命的攻向了烟淼。

可不知为何,不管是一旁的钟铭枫还是正在同她动手的玄姬,两人都明显的感觉到,烟淼似乎并未完全使出全力,反而像是猫捉老鼠一般的在逗弄着她。

想到这,玄姬心中的愤怒变得愈发的浓烈,可是不管她使出多厉害的招式,烟淼总是轻轻松松的就能化解,完全不将她放在眼中。

“嘭”地一声,玄姬支撑不住的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她眸光惊恐的向后不停的退着,心中不停的回想着,眼前的女子到底是谁。

江湖上若是有如此武功高强的人,她必然会有所耳闻,但是眼前之人她从未见过,她所用的武功也极为古怪,好像与这个女子有关的一切皆是谜!

“你师从何派?”只要她能报上名来,玄姬自信她一定能找到她的老巢,将她们一窝端了。

闻言,烟淼皱眉想了想,随后方才回道,“无门无派!”

就在玄姬心中感叹烟淼心机深沉的时候,却是不妨又听到她的声音接着响起,“该我了!”

“什么……该你了?”玄姬的脸上有片刻的错愕,不懂烟淼此话到底是何意。

“该我问你问题了!”方才她已经问了一个了,现在轮到她了,这样才公平,“那些随着你四处纷飞的花瓣,你都藏在了身上了吗?”

玄姬:“……”

------题外话------

记者(以下简称h君):今天很荣幸的请来了著(三)名(流)作家浮梦公子、公子无奇!大家掌声欢迎!

稀稀拉拉的掌声……

h君:听说两位在现实生活中是很好的朋友?

大奇:嗯,是的。

浮梦:没错!

h君:还有小道消息称,你们是高中同学?

大奇:对呀,还是一个寝室的呢!

浮梦:而且是上下铺!

h君:哇!那你们的关系一定非常好!

大奇:就是呀!她一直是我很重要的朋友,学生时代能够认识她,真的很幸运。

浮梦:她是为数不多的朋友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生命中的不可或缺。

h君:哇塞!好感人的友谊……(此处省略无数字)

……

待到两人除了摄影棚之后,原本紧紧交握的双手瞬间分开,上一秒还满含笑意的脸瞬间变得无比嫌弃

大奇:呸!撒谎!

浮梦:恶心!骗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