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春药/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什么意思?!”听闻烟淼的话,玄姬只觉得她是在讽刺她武艺不行,只能在那些表面的事情上做功夫!

看着玄姬双眸好似要冒火一般,烟淼不禁觉得更加的奇怪。

“你为何不回答……是我猜错了吗?”

方才见到这女子的第一眼,烟淼的心中便浮现了这个疑问。

她一边要顾着自己出场,一边还能有落花随风而飘,当真是极为神奇。

见玄姬仍旧是不说话,烟淼便觉得自己大抵是猜错了。

“你是变戏法的吗?”

玄姬:“……”

谁能告诉她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为何要如此言语尖锐的讽刺她!

“我要杀了你!”她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否则她就誓不为人!

“我说过你杀不了我的,若是你能将你的戏法告诉我,我不会为难你的。”

可是烟淼这话一说,顿时气的玄姬一口血吐了出来。

“我不是变戏法的!”

“你的花瓣出现的这般神秘,还不承认!”

神色清冷的看了玄姬一眼,烟淼见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觉得她大抵是不会告诉她了。

不过仔细想想她不说也对,毕竟若是她告诉了自己的话,日后就无法靠这个谋生了。

“你到底是谁,可有胆量告诉我?”待到回了罗刹宫,她必然要带着人找她算账的。

“姑娘不可……”

“烟淼!”

就在钟铭枫打算出言制止烟淼,让她不要说出自己的名讳时,却不料她已经神色自然的说出了口。

玄姬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烟淼猜不出,可是不代表钟铭枫猜不出。

这本是他与玄姬之间的事情,无故将烟淼牵扯进来已经是不对的,若是再因此为她招来祸患的话,岂非是错上加错!

即便她的武功再是高强,可猛虎架不住群狼,再加上罗刹宫本就不是什么名门正派,那些阴险的手段他们素来惯会用的,难保她不会着了他们的道。

但是钟铭枫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一直担心的人,竟然会报出这个名讳。

烟淼……

她竟然是烟淼!

这个名字,在江湖中像是谜一般的一个存在。

没有人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样子,也没有人清楚的知道她的武功究竟如何。

只知道此人是一名女子,喜穿一身白衣,手持一支玉笛,闲来无事便以笛音怡然自乐,若遇宵小之徒便化笛为剑,替天行道。

初时江湖中人不知晓她的名姓到底是什么,见她总是来无影去无踪,似是九天下凡的仙女一般,便都称她为“飘渺仙子”!

直到后来的一次,她在以一己之力将江湖中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门派灭门之后,众人方才终于知道,原来她名唤烟淼!

看着眼前的两人忽然用异常震惊的神色望着自己,烟淼的心中一时间有些错愕不已。

他们这是怎么了?

“你撒谎!”玄姬听闻烟淼的话,初时的确是惊呆在了原地,可是后来转念一想,却是根本就不相信。

她怎么可能会是烟淼……那个传闻中的飘渺仙子!

“我从不说谎!”她本就是烟淼,此事无需骗人。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是烟淼!”

“我不是烟淼……难道你是吗?”

这倒是也奇了,她竟是连她自己都不能是了!

“你说你是烟淼,你要如何证明?”虽然她与传闻中的样子很相似,但这也不能说明她就是,除非她能证明她自己。

传闻烟淼手中有一支玉笛,只要她能拿出那支玉笛,就足以证明她所言非虚。

可是烟淼听闻玄姬的话,却是不禁微微皱起眉头,眸中渐渐有些冷意。

她就是她自己,为何还要证明!

“你若不信便算了,眼下落于下风的人是你,你的性命都握在我手里,我何苦要骗你!”

说完,烟淼便也不再理会她,直接翻身上马,似是准备离开此地。

“你要杀了我?”一边说着,玄姬一边慢慢向后退着,眸中满是戒备之意。

“杀了你的话,变花朵出来的戏法想来便会失传了,是以我不会杀你的。”

玄姬:“……”

都说了她不是变戏法的!

看着烟淼准备直接离开的架势,玄姬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她竟是不救下钟铭枫吗?

难道她真的只是路过而已?!

而此刻的钟铭枫,看着烟淼丝毫没有打算带他一起离开的意思,不由得苦笑一下,觉得这女子当真是极为有趣。

“不知姑娘……可否救在下一命?”看来等着她主动来救他是不可能了,还是他自己先求救吧!

原本钟铭枫是不打算麻烦烟淼的,因为恐会因此而为她带来麻烦,可是如今竟是知晓了她的身份,他倒是并不担心了。

她既是烟淼的话,那莫要说是玄姬,便是罗刹宫的宫主见到她也要礼让三分,更遑论是找她的麻烦!

闻言,烟淼神色清冷的看了钟铭枫一眼,这才发现他的脸色从方才的苍白渐渐变得有些潮红,起色倒是极好,根本不像重伤在身的样子。

但是他身上那么一大滩血迹也不是假的,这倒是令人觉得有些奇怪。

“我瞧着你面色红润,不似会伤及性命的样子。”虽然方才她也实打实的给了他一掌,但是他如今不仍旧是好好的坐在地上嘛……

“……在下……是中了毒!”说着话,钟铭枫似是有些觉得难以启齿一般,微微避开了烟淼的注视的目光。

“什么毒这么好……看起来像是吃了补药似的?”

钟铭枫:“……”

倘或不是见识到了她之前与玄姬之间的对话,他此刻大抵会觉得她是在故意气他。

只是有了方才玄姬在前身先士卒,钟铭枫觉得他淡定了很多。

“你还是快走吧!他中了春药,当心待会儿他失去理智,届时受伤的可是你!”玄姬的声音忽然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响起,看向钟铭枫的眼中充满了志在必得。

只要等到罗刹宫的人赶来救她,眼前这个碍眼的人一走,她就直接绑了钟铭枫回去,到时候看谁还能来救他!

闻言,钟铭枫猛地一眼朝着玄姬瞪过去,恨不得直接一剑杀了她。

若不是她使出那般阴毒的办法,他又怎会中计!

两人这边暗流涌动,可难为烟淼却一直没有注意到,她的心中一直在想着玄姬方才说的话,百思不得其解。

春药……

这名字倒是熟悉的紧,好像以前听闻师傅说起过,只是眼下一时记不起了。

看着烟淼神色茫然的样子,玄姬不禁哽住了一口血,“你该不会不知道何为春药吧!”

不会吧!

这世上竟是还有人不知道那是什么?!

“难道我应该知晓吗?”那是什么灵丹妙药嘛……为何她一定要知道!

闻言,玄姬只恨不得上前狠狠的给她一剑,可是偏偏她的武艺不行,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但是听闻她如此说话,她当真担心自己会被活活气死。

“你要想救他,便必然要与他欢好才行!”

她就不信,这世上会有那个女子甘愿牺牲自己的清白去救一个陌生人!

“姑娘……”

一听玄姬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钟铭枫下意识的想要阻止她听下去。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如她这般干净纯粹的人,不敢去听这些污秽不堪的言语。

“这药是你给他下的?”仔细想了半晌,烟淼方才终于理顺了这其中的关系。

“是!”

听闻玄姬肯定的回答之后,钟铭枫的脸色不禁变得愈发的难看。

“你想要同他欢好?”

玄姬:“……”

这话由她的口中说出来,不知为何觉得十分别扭。

说“是”吧,给人感觉太过放荡,说“不是”吧,又不符合实际情况,倒是一时有些不知该如何作答。

------题外话------

爆料篇

h君:对方有什么怪癖吗?

大奇(微笑):没有诶,她这个人很好的,没有什么不良的癖好。

浮梦(恬静):她几乎算是一个完美的人,真的没什么料可以爆。

h君:对方有什么出糗的事情吗?

大奇:没有!

浮梦:这个真没有!

h君:……其实我们这次会根据个人的表现,来发放你们的通告费用,所以……

大奇:有了、有了!想起来了,她洗袜子不换水,只洗一遍!

浮梦:我也想起来了,别人不能踩她鞋、不能碰她头发、不能随便坐她床!

h君:很好!你们已经找到感觉了,还有呢?

大奇:她住宿从床上掉下来过!

浮梦:她睡觉自己把膀子睡脱臼了!

h君:那个……我们录制时长有限,今天就先到这……

大奇(面色狰狞):不行!我还没说完,第三百七十六个,她……

浮梦:该我说了!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