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世间安得双全法/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你什么事!”发现自己竟然一直被烟淼牵着鼻子走,玄姬原本还充满纠结的眼眸忽然迸发出无限的狠辣。

自己凭什么一定要回答她的问题,真是可笑!

“却是不关我什么事,只是若你恰好想要同他欢好的话,便可以一并解了他身中的春药啊!”这样一来的话,那人不是也就得救了!

“姑娘……”一旁的钟铭枫听闻烟淼的话,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他应当是没有听错吧!

烟淼竟然让玄姬同他……

“所以你想吗?”

“废话!这药就是我给他下的!”要是不想的话,她何苦大费周章的跑了这么远来追他!

“这药是你给他下的?!”

钟铭枫:“……”

玄姬:“……”

她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呢?

“你这性子倒是不错,敢爱敢恨,我很喜欢。”说完,她看了玄姬一眼,随即又补充了一句,“就是长得不大好看……”

玄姬:“……”

原本在听到前一句的时候,玄姬的心中还是觉得很窃喜的。

因为她身为罗刹宫的护法,那里所有的人见到她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没有人敢和她这般自如的讲话。

而至于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则是一直称呼她为魔道妖女,却又哪里谈的上喜欢。

是以这两个字对于玄姬而言,十分的难能可贵!

喜欢……原来她也会被人喜欢!

可还没等她高兴一下,就听见了烟淼的后一句,顿时气的脸色发青。

但是偏偏她如今有伤在身,也根本打不过她,无法为自己出了这口恶气。

而烟淼说完这几句之后,却是转头看了钟铭枫一眼,瞧着他长得白白净净的样子,倒是觉得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有些配他不上。

“这药丸可解百毒,你服下之后便自行离去吧!”说完,烟淼便朝着钟铭枫丢过去了一粒白色的小药丸,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

“诶……姑娘……”

看着烟淼策马渐渐消失在视线中,钟铭枫的话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

也不知今日一别之后,他日几时还会再见!

……

丰鄰城

烟淼回到三皇子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擦黑,若是她再不回来的话,夜倾桓便准备带着人去外面寻她了。

“怎么才回来?”仔细打量了烟淼一番,瞧着她并无大碍,夜倾桓方才放下心来。

“在路上看了一会儿热闹!”

“哦?是什么热闹?”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不禁奇怪的问道。

她不是从不凑热闹的嘛……今日这是怎么了?!

“在回程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变戏法的和一个卖假药的在打架!”

夜倾桓:“……”

仅仅是听烟淼说起,夜倾桓便觉得这必然是一段不同寻常的路程。

早知道就让千古同她一道去了,幸好没有什么危险。

“好看吗?”

“一般……只是那变戏法的很厉害,不知从那弄出了好多的花瓣,她一动那些花瓣就到处飘,美极了!”

“你想学吗?”见烟淼说的兴致勃勃的样子,夜倾桓不禁淡笑着问道。

“你也会?!”

他竟然还会变戏法!

“我可以找人来教你!”

“还是算了,别人瞧着好看,但是做的人看起来很傻的。”她还是看看旁人弄就可以了,自己还是算了吧!

“那我找人来变给你看,可好?”

“好呀!不过你让她别再变花朵了,虽然很美,但并不符合时令,如今隆冬时节,让她变些雪花来看吧!”

“……好!”

看着烟淼满脸新奇的样子,夜倾桓不禁无奈的苦笑。

他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变雪花出来……倘或真的能够变出来,哪里还是戏法,简直就成了仙法了。

不过只要能够哄她开心,仙法便仙法吧……他来想办法就是。

“此去惠远寺中可好玩?”自从烟淼同他下山之后,便一直待在三皇子府中,倒是难得出去。

“那里又没有变戏法的,不好玩!”

夜倾桓:“……”

为何偏偏对那个变戏法的念念不忘?

“对了!我还想问你呢……了空大师是怎么回事?”

闻言,夜倾桓原本还在淡淡微笑的唇角却是不觉凝住,随后声音平静的问道,“他怎么了?”

“出家人不是不杀生的嘛……可是我见到了他杀人!”如今回想起那晚的事情,烟淼依旧觉得锋芒在背。

可是夜倾桓听闻烟淼的话,却是好像并不如何惊讶一般,反而神色依旧温润淡然,未有丝毫吃惊的样子。

“他是个六根不净的出家人!”寺中的那些清规戒律,也都不是为他设立的。

听夜倾桓如此一说,烟淼却是不禁更加的奇怪,愈发想不通这是为何。

见状,夜倾桓便拉着她的手走到榻上坐下,声音清润的同她说起了一段往事。

……

二十几年前,了空还是惠远寺中的一名儿僧,法号清远。

因着自小被老方丈捡回到了惠远寺,是以从小便耳濡目染那些佛理、佛法,久而久之,倒也参悟的像模像样。

不久之后,老方丈圆寂之前欲求法嗣,令徒弟诸僧各出一偈。

当时清远的师兄静远大师曾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可清远听了这偈,却是说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

于是自念一偈曰,“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众人听闻他这一说,均是纷纷心下叹服。

而老方丈原本心中更为属意静远,毕竟清远的年纪尚幼,恐难以担此大任。

但是当时的话已经说出口,只道谁对佛法参悟更高,便将主持之位传给谁。

老方丈的话,众人不敢不从,但是难保这其中有心中对清远不服之人。

认为这般一个小孩子家,如何能够担此大任!

这其中表现最为明显的,便是他的师兄静远大师。

原本他已经胜券在握,觉得主持之位非他莫属,可是谁知最后竟然被一个小孩子给比了下去,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

相反对于当时的清远而言,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会为他招来什么麻烦。

他只是想要一心礼佛,方丈问他们对佛理的参悟,他便照实言说而已,并没有刻意与何人比较的打算。

可是他心中如此想,却不代表别人会相信!

至少在静远的心中,已经是彻彻底底的恨上了他,若不是因为寺中有几位师叔在镇着,只怕他早就对清远出手了。

因着清远的年纪尚小,是以便由他的师叔暂代方丈之职,只待他弱冠之后,便可以继任惠远寺的方丈。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却是,还未等到清远的弱冠之年,他因着爱上了一名女子,而甘愿放弃方丈之位,甚至言说要还俗!

原本他如此打算,静远可是高兴的不行,但是却愁坏了他的师叔们。

平心而论,清远的确是有慧根的,倘或他若是能够一心礼佛的话,将来必定会有所大成,也能够令惠远寺声名远播,以此普度更多的人。

可这对当时的清远而言,根本就不再重要了,他一心只想要同那名女子好生在一起,哪里还顾得上旁的!

只是想到会辜负老方丈和众位师叔对他的期望,他的心中还是有些愧疚的。

但惠远寺没了他,依旧可以有别的人来承继主持之位。

而那女子若是失去了他,便当真是一无所有了!

佛经中有言,度一人为度,度百人亦为度,以一人度百人为善,而为一人弃百人……则为恶!

清远觉得,他如此做,大抵是为大恶弃大善!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题外话------

h君:请问两位的默契怎么样?

大奇:呵!形同一人!

浮梦:彼此再是了解不过了。

h君:那请问大奇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大奇:紫色!

浮梦:蓝色!

h君:哇哦!这默契……真是好的没话说呢!

大奇、浮梦:……

h君:请问浮梦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大奇:长得帅!

浮梦:个子高!

h君:大奇你说的是你自己的择偶标准吧!

大奇:……

h君:终极问题来啦,请问两人曾经一起定下的约定是什么?

大奇:……

浮梦:……

有这回事吗?

居然还彼此有过约定?

h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