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不负如来不负卿/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远看上的那名女子,就住在惠远寺山脚下的一个村落中,两人都经常去同一个山头砍柴,一来二去便就相识了。

那女子名唤伶依,自幼父母双亡,村中的人说她是天煞孤星,小小年纪便将自己的亲生父母给克死了,是以从来没有人敢去理她。

而她便只能一直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生活,直到遇见了清远。

他没有害怕她是天煞孤星,甚至还教她识字,帮她砍柴,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温暖。

伶依觉得,清远就像是冬日的一轮暖阳,照进了她长久以来阴霾的人生中。

只是她有时会想不明白,到底清远对她好,是因为他身为僧人善心仁慈,还是因为他也同样像她对他一样的喜欢着她。

但是不管心中如何纠结,伶依都不敢问出口,只敢在心中默默的猜。

她怕自己一旦问出口,得到是清远的嫌弃和憎恶,就像是村庄里那些人对她那般,是以她宁愿保持着如今的样子。

再一则,就算清远不讨厌她,伶依也不敢说出自己的心中所想。

即便清远对她再如何好,可他终究是一个和尚,甚至将来是要继承主持之位的,如何能被这些儿女情长牵绊!

就算是为了这一点,伶依觉得自己也不能绊住他!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却是,还未等她自己有何表示,清远竟然先她一步表明了心迹。

他竟然……要还俗!

“为何?!”他将来不是要掌管整个惠远寺的吗?!

“还了俗,我便可以娶你为妻……”说着,清远似是有些害羞一般的挠了挠头,“你可愿意?”

他从来没有像如今这般渴望保护一个人,心疼她的所有,对她所有的痛苦和恐惧均是感同身受。

伶依此前已经过得太苦,是以他想要尽自己余生全部的能力去守护她,让她也可以像其他女子那般喜悦的微笑,不再受颠沛流离之苦。

听闻清远的话,伶依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掉了下来。

愿意……

怎会不愿意呢!

只是……这样的自己,如何堪配于他!

“我配不上你……”不管从哪方面来讲,伶依都觉得自己配不上清远。

看着他清隽的面容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伶依觉得他这般模样,就该是成为一位大智大慧的圣僧,而非如眼下这般一心眷恋红尘。

她怎能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心而拖累他!

但是清远听闻伶依的话,却是神色略有些焦急的握住了她的手。

“没有这样的事,你只说愿不愿意!”哪里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一说,只要她心中也同样喜欢他就好。

说起来,倒是他还有些担心自己会不能给她很好的生活呢!

闻言,伶依眸中带泪的低下了头,沉默了半晌之后,她方才终于点了点头。

“愿意……”

有他如此在意她,她怎会不愿意!

……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本该是有一个极为美好的结局,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却是,当清远将自己要还俗的打算说与他的几位师叔时,不料却遭到了他们一致的反对。

当年老方丈特意交代的此事,事关惠远寺上下那么多的僧人,怎可随他自己的心愿去行事!

早年之前便已经对外宣称,待到清远弱冠之年,便会继任主持之位。

出家人不打诳语,如今他一心要还俗离去,岂非是失信于人!

而且他们觉得奇怪的是,为何清远好端端的忽然要还俗?

百般查探之下,他们方才终于发现,原是他动了尘心,爱上了一名女子。

身为佛门弟子,本就该了却尘心,不应当身陷红尘之中,清远如此做无异于是打破了寺中的戒律,更加没有资格成为惠远寺的主持。

但是考虑到当世之人对清远的仰慕和信仰,他们也不能贸然让他还俗,否则怕是对他们惠远寺的名声有损。

可清远知道这一点之后,却是刻意当着众僧侣的面,犯了荤戒和嗔戒,彻底的毁掉了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形象。

但是清远做的这一切,却是并没有告诉伶依,只因他不愿她的心中有任何的负担和愧疚。

只要他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之后,他们便能够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然而清远没有想到的却是,他对未来所有的规划,都敌不过命运一场错误的安排。

因着此前一直不听寺中僧人的劝诫,未免清远再做出不合规矩的事情,他的师叔们便商量着将他暂时关了禁闭。

而就在清远被隔绝在禅房时,却不料此刻的伶依,正在饱受着令人难以忍受的侮辱和玷污。

早前清远曾经在山下救过一位男子,看着样子似是赶路的商人晕倒在了山下,那人在山中修养了几日后便告辞离开了,但是此刻……他却是出现在了伶依独居的小木屋中!

房中不断的传来哭喊和求救的声音,但是却一直没有人经过此地。

桌椅倒地的声音叮叮咣咣的传来,混杂着女子虚弱无力的哭泣之声,渐渐回荡在荒无人烟的山林之间。

而清远得到消息拼命赶下山的时候,便只见到了空荡荡的房屋,飘荡着浓浓的淫糜之气。

见状,清远整个人都是一僵!

他的目光近乎疯狂的在房中搜寻着,可是四处都找遍了也没有见到伶依的身影,视线不经意间扫到床榻上的一抹殷红,清远的身子不觉一晃。

猛地一把推开半合的门扉,清远如疯了一般的跑了出去,不停的穿梭在山林间寻找着往日那抹熟悉的身影,可是不管他如何努力的去寻,都找不到她的半点踪迹。

看着清远好似疯了一般的模样,静远幸灾乐祸的站在树影之下,眸中满是闪动的寒光。

他既是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主持之位,那他也要夺走清远最在意的东西!

清远不是十分在意那个叫伶依的丫头嘛……那他偏偏就要毁掉她!

而且是利用清远亲手救下的那人,摧毁他最爱的女子!

届时一旦他控制不住自己杀了那人为伶依报仇,便彻底无缘方丈之位,那时便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他成为主持了。

这般一想,静远朝着清远离开的方向冷冷一笑,转身便投入了漆黑的夜色中。

另外一边,当清远终于寻到伶依的时候,却是为时已晚!

他身上的袈裟被山间的荆棘和树枝划的破破烂烂,脸上和手臂上都布满了斑驳的伤痕,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不远处的一棵梧桐树,眸中已失了光彩。

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

空中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伴随着亮彻夜空的惊雷,雨水一滴一滴的掉落下来。

清远那么清楚的看到了不远处的伶依,孤孤单单的吊在那棵梧桐树上,他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她裸露在外的手臂上还有一些暧昧的痕迹,并不难想象她之前遭受了什么。

伶依……伶依……无苦伶仃、无靠无依……

他从前总说想要为她唤一个名字,可后来被她拒绝了,她说与他在一起之后,从此便不再漂泊无依了,改不改名字都不再重要。

可是清远却哪里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会是这般!

“啊……”

声嘶力竭的一声呐喊,清远的眼中通红一片,想是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支撑一般,整个人变得无比的阴鸷。

他的眼中是浓郁到可怕的黑暗,空中的闪电映照在他的脸上,带着诡异的一丝苍白。

唇角慢慢的渗出一丝鲜血,可他却好像浑然未觉,缓缓的起身,一步步走向了伶依的身边。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题外话------

浮梦:一到配角你就虐,你有本事虐主角啊!

大奇:我不敢!

浮梦:……你还能有点出息不!

大奇:嘘……小点声,别让人听见,不然又挨揍了。

浮梦:怂吧你就!你看我!我就敢虐,使劲儿虐!

大奇:……

浮梦:你看我厉害吧!瞅你佩服的都不敢说话了,哈哈哈哈……

大奇:不是……是乾景尧……在你背后。

浮梦:我靠!那你不早说!

还没等到逃跑,就被一鞭子抽了回来。

乾景尧:听说你要虐啊?嗯?

浮梦:ou……ou……oushishuo,shuobunue……niwuhuile

(作者被吓得语言乱码中,请自行拼写)

大奇:哈哈哈哈……该!让你嘚瑟……

夜倾辰:我和青冉几时能出场?

大奇:dsadlahfunadhafddau

(是不是发现拼写不出来,因为作者语言系统已经吓到崩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