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半缘修道半缘君/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遇见清远那一刻的起,伶依就觉得,她好像明白了为何上天之前让她遭受了那么多的磨难,想来便是为了在此后的生活中让她遇见这样美好的一个他!

就算与清远相识之后,伶依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有机会同他在一起。

且不说他本身是一位了却红尘的出家人,便是单纯考虑到自己的出身,她也觉得自己配他不上。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样平凡的一个自己,竟然会得到他的青睐!

对此她原是很开心的,可却没有想到会为他带来那么多的麻烦。

他说要还俗,然后娶她过门,伶依不知道他们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可清远既是有了决定,那她一切都会听他的。

可她没有想到,意外会来的那般突然!

她拼命的挣扎哭喊,可是半点用都没有,她依旧无法挣脱那人的钳制。

耳边传来刺耳的裂帛之声,伶依害怕的不住的发抖,口中不断唤着清远的名字,可却始终没有见到他来救她。

直到最后,伶依觉得她的眼泪好似都已经干涸了一般,嗓子发不出半点的声音,整个人都在瞬间失去了生气一般。

她如今……好似连唤他名字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样肮脏的自己,如何还能成为他心目中的伶依!

一步一步走向山间的时候,伶依的眼中满是悲戚之色,身上布满了斑驳的伤痕,可是她好像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意。

看着周遭的景物变得无比的熟悉,伶依方才幡然醒悟,那是她与清远初见的地方。

彼时她还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而清远是惠远寺的一名儿僧,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可如今……已经物是人非!

她无法面对清远,更加无法面对这样不堪的自己!

这一生能够遇见他,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的眷顾,其实不该再奢求的更多。

或许这就是天意,上天不愿他们在一起,是以才刻意布了这一劫。

想来这样也是好的,只要她死了,也许清远便能够安心礼佛,不再眷恋凡尘。

以前清远经常会讲一些经文给她听,里面有一段话,伶依一直记得很清楚。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若要清远放下他们之间的过往,想来便算是离于爱者,只要她此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他以后便会无忧无怖……

喉咙被紧紧勒住的那一瞬,伶依好似听到了远方传来了清远呼唤她的声音,充满了悲戚与绝望,像是从遥远的彼岸传来一般。

向鱼问水,向马问路,向神佛打听我一生的出处。

而我呀……是疼在谁心头的一抔尘土!

一尊佛祖,两世糊涂。

来世的你呀……如何把今生的我一眼认出!

……

伶依自缢而亡后,清远将她的尸身仔细清理了一番,看着她身上的青紫斑驳的伤痕,他的手甚至都带着一丝颤抖。

清远没有询问任何人的意见,直接便将她安葬在了惠远寺的后山,而山脚下的那个木屋,却是被他一把火直接烧了。

再次回到寺中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清远的不同寻常。

往日仁慈的清隽少年忽然之间变得阴鸷无比,他的眼中充满了杀戮之色,血红的眸光将他整个人显得似是从地狱归来的恶魔一般。

寺外秋风乍起,他手持一把利剑从山门之外一路杀到了寺中,鲜血溅到了他白皙的脸颊上,显得愈发的妖娆诡异。

那一晚,惠远寺中血流成河,蜿蜒的血水从寺中缓缓流下,蔓延过了山中的万千石阶……

“那一次之后,清远便自行改了法号,唤名了空。”夜倾桓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悲凉,提起当年的一些旧事,还是会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

他倒是觉得了空做的没有错,夜倾桓觉得若是换成他的话,也定然会直接上山杀了那些人。

如果不是他们强行扣着了空不让他还俗的话,又怎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

“是他的师兄……收买了被救的那人,玷污了伶依的清白?”听闻夜倾桓说了许久,烟淼方才大致理顺了这其中的关节所在。

“是!”静远本就是一个看重名利的和尚,只因老方丈当年年事已高,是以才被他一是迷惑,想要将方丈之位交到他的手上。

幸而清远的几位师叔不是糊涂人,一直用道理压着他,方才能够一直将方丈之位留给清远。

只是想到后来发生的那一切,夜倾桓反倒觉得,也许一开始就将那方丈之位给了静远的话,想来此后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了。

“那静远后来如何了?”提到这个人的时候,烟淼的眸中满是愤怒之意,想来若是此刻静远就在她眼前的话,她必然会直接提剑杀了他。

“被了空吊死在了伶依的坟前,还有那个玷污她的男子……”

其实夜倾桓没有说全的却是,在彻底杀死静远之前,了空也是令他受尽了百般折辱,最终方才取了他的性命。

“咎由自取!”如他这般害人的和尚,死了才好,免得为祸人间!

忽然想到了什么,烟淼不禁奇怪的问道,“了空杀了那么多的人,为何依旧能够当上惠远寺的主持?”

更何况他杀了很多寺中的僧人,他们怎么还敢让他管理整个惠远寺?!

闻言,夜倾桓的眸光不觉一闪!

沉默了半晌之后,他方才语气平静的回道,“当时有一位了空的至交好友,是她阻止了了空再造杀孽,并且将他困在了惠远寺后山的阵法之中,让他好生悔悟杀戮之行。”

其实并不是真的要困住他,也不是真的觉得他为伶依报仇有何不对。

而是恐他恢复理智之后,发现自己杀了这么多的人,做了这么多的孽障,自己心里的那一关怕是难以过去!

他本身便是僧人,素来有善心仁慈,平日便是连一个蚂蚁都不忍踩死,更何况是当日杀了那么多的人!

在那之后,了空本是打算直接随伶依去了的,但是却被他的那位好友制止了。

按照那人的说法,尽管是了空动手杀的人,但毕竟是他为了伶依造下的杀孽。

佛经中自来讲究因果循环、天道轮回,了空未免来世这些事情报应在伶依的身上,是以便以余生偿还这一劫。

他会守着惠远寺,按照老方丈和众位师叔的意思,成为寺中的主持,将惠远寺发扬光大,以此普度众生。

度众生、度苍生……度自己的来世今生!

杀孽是他造下的,他用今生余下的生命来偿还,惟愿为他与伶依修一个圆满的来世!

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微微点了点头,心中的疑惑方才终于解开。

怪不得那日她见到的了空会是那般模样,原来在他的身上竟还有如此感天动地的故事!

只是可惜了那名女子,明明与他也算是一段金玉良缘,却不料最终会是如此悲凉的收场!

幸好那个静远和尚最后也得到了报复,否则的话,烟淼觉得伶依便算是白死了。

倘或那静远若是还活在人世的话,她定然要亲手去将他了结了。

“了空的武功……为何会如此高?”而且……烟淼总觉得他的武功有些熟悉,却是一时想不起究竟在哪见过了。

“也是他那位友人教他的!”

“算算了空的年纪,他经历这些事情的时候,你大抵还只是个小娃娃吧!如何知道的这般清楚?!”

闻言,夜倾桓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随后烟淼听到他的声音清润的响起,“因为这些事情,均是他的那位好友告诉我的,而那人……是我母妃!”

------题外话------

h君:你们两人的关系真的很好啊,连题外居然都发一样的,这可是涉及到原创和版权的问题呢!

大奇:好朋友之间哪里有那么多的说法,我们都不会在乎的。

浮梦:对呀对呀!我们都不是那么势利的人!

……

然而真实的原因却是,因为——懒!

出了录制现场之后,回到家的两人。

大奇:今天该你写了啊!昨天都是我写的,到你了!

浮梦:靠!前几天还都是我写的呢!

大奇:你昨天发题外是不圈粉了,订阅是不涨了,分我一半!

浮梦:没有的事!还有人给你送花了呢,你也给我!

在此友情提示一下,所谓友谊啊……呸!所谓交易啊,其实就那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