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自作多情/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桓的话音方才落下,便只见烟淼神色惊讶的望着他,完全没有想到了空的那位至交好友,竟然就会是他的母妃!

可是烟淼不明白的却是,夜倾桓的母妃乃是宫中的宠妃,如何会与了空大师有了交集?

见烟淼满眼的疑惑之意,夜倾桓的声音方才接着淡淡的响起,“想来君儿也曾告诉过你,我母妃原本乃是江湖女子,进宫之前,她便与了空相识。”

说起来,容嘉贵妃与了空大师的关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至交好友,但是实际上,两人的关系倒更像是姐弟。

因着容嘉贵妃的年纪虚长了了空大师几岁,是以她在对他的很多事情上也颇有照拂。

依照了空大师当时对伶依的眷恋和情深,若是不用何事牵绊住他的话,想来他定然就会随着她一同去了。

正是因此,容嘉贵妃方才对他说了那些话,让他改变了原本心中的决定。

同为女子,容嘉贵妃能够明白和理解伶依的心中所想,是以她更加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了空自己了却了性命。

直到夜倾桓的话音缓缓落下,烟淼方才终于回神,看向他的目光中不禁充满了疼惜。

她原本以为,身为皇室中人,应当是生活的最为无忧无虑的。

毕竟他们有高贵的出身,生杀予夺的大权,可是自从认识夜倾桓之后,烟淼忽然发现,他竟是活的还不如自己快活!

就连他母妃身死,他也只能无力的看着,半点扭转局势的能力也没有。

想到这,烟淼不禁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夜倾桓的头,像是她幼年时师傅常对她做的那般。

感觉到烟淼抚摸在自己头上的手时,夜倾桓的眸光不觉一闪!

还从未有人对他做过这样的事情,想来便只有她才会将他当成小孩子一般对待。

“烟儿,我并不是一个好人!”或者说……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

为了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就像他明明知道朝中有一些大臣是忠心的,可是为了更好的掩饰自己的身份,完成他计划中的某一步,他依旧会选择在必要的时候放弃他们。

一直以来,他都在烟淼的面前营造了一个假象,让她以为他是一个无欲无求、温润淡雅的男子。

可是实际上,他并不是!

这些话,原本他一辈子都不打算告诉她,因为夜倾桓有信心,只要他不想要她知道,那么他自然有办法隐瞒她一辈子。

只是方才听闻她问起了空之事,让他忽然间就有了一丝危机感。

倘或有朝一日,烟淼发现自己也如了空一般,其实外人看到的只是一个表象,内心那个阴暗和不折手段的人才是真实的他,届时她会如何反应?!

她素来最是讨厌别人欺骗她,那若是他骗了她呢?

而且……不止一次!

烟淼的眼睛干净清澈的望着夜倾桓,声音平静的说道,“我也不是!”

从前在烟霞山的时候,她看着那么多人死在她的面前,可是却从来没有出手相救,如此来讲的话,她也不能算是好人。

不过这些她从来都不在乎,因为很早之前师傅就告诉过她,所谓救人这种事情,若是碰到了那些陌生人,救了是情分,不救是本分,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对她指手画脚。

是以烟淼从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若是有朝一日,你发现我不如你想象中的那般好,你可会离开我?”

闻言,烟淼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不如她想象中的那般好……这是何意?!

“我并没有将你想象的很好啊!”

夜倾桓:“……”

原是他自作多情了!

“夜倾桓……我有没有同你说过,你长得很好看?”

“说过!”只是当时她还特意强调了一句,是亲吻她的时候很好看。

“从前觉得你好看,是一阵儿一阵儿的,可近来不管怎么看,均是觉得你十分漂亮!”说出这话的时候,烟淼的脸上忽然浮现了一抹浅浅的笑意,看起来极为动人。

她很少笑,就算是面对夜倾桓,她也多是清清冷冷的。

如今这一笑,却是令他不禁一愣,随后眸光精亮的望着她,眼中瞬间迸发出无限的眷恋深情。

“那你觉得我漂亮吗?”看着夜倾桓眸光亮亮的望着她,烟淼不禁开口问道。

“极美!”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开始,他就觉得她极美!

“那我觉得,你大抵也是中意我的……”便是如同她对他那般,只要看到他,心里便觉得极为开心。

闻言,夜倾桓却是不禁忽然一笑,随后直接伸手将她拥进了怀中。

他自然是中意她的,否则为何要费尽心机的迎娶她!

如今事情已经筹谋的差不多了,只待不日之后的那个时机到了,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迎娶她入府,让她彻底成为他的妻!

但是彼时的夜倾桓尚且不知,迎娶烟淼的这件事,只有前半部分是顺利的。

娶他是娶到了,但是后来的事情嘛……却是并不那么顺利!

……

在烟淼日思夜想的期盼中,她终于迎来了与慕青冉相见的日子。

看着从一早上开始就异常开心的烟淼,夜倾桓不禁苦笑着摇头。

幸好慕青冉是位女子,否则的话,只怕他就要难以继续保持自己的理智了。

如今瞧着她这般喜悦的样子,夜倾桓的心中也觉得很是舒畅。

只要她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单纯和天真,不管让他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是愿意的。

瞧着烟淼与夜倾君上了马车,一路直奔靖安王府而去,夜倾桓方才收回了他的视线。

原本前些日子就打算让烟淼去靖安王府的,但是夜倾桓得到了一些消息,夜倾辰似是被人刺杀了,连夜从江南之地赶回了丰鄰城。

想来就算烟淼前去的话,慕青冉一直忙着夜倾辰的伤势,也是没有空闲理会她的。

是以他方才将时间定在了今日,约莫着靖安王府那边已经没有要事,恰好城中这段时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而且为了这一日的到来,他此前与君儿商议,由他出面与慕青冉多加联系,为此后将烟淼带去靖安王府做好准备。

否则的话,若是由他贸然前去,反倒是会引起旁人的注意。

但是君儿就不一样了!

在世人的眼中,他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加上之前宫宴的时候,慕青冉也算是帮过他,两人有些交集倒也不足为怪。

如今让烟淼假扮成他身边的婢女,随他一道去靖安王府,倒是可以避免引起他人的怀疑。

想到这,夜倾桓的唇边不觉微微扬起一抹笑意,眸中显得无限温润。

再过不久,便是春日围猎的时候,届时父皇必定会带着所有人一道前去。

众目睽睽之下,到时候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少了作证的人,实在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而他等了这么久的时日,为的就是这一日的到来!

从决定要迎娶烟淼过门儿的时候开始,夜倾桓的心中便一直在计划着这件事。

即便他再是不受父皇的注意,可到底还是丰延的皇子,直接迎娶一名江湖女子为正妃,朝中必然会有一些人反对。

何况他突然要迎娶正妃,想来不管是夜倾瑄还是西宁侯,心中都不免会有些怀疑。

是以为了使整件事情变得更加的合理,夜倾桓想到了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

虽是有些冒险,但此举一旦成功,便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益处!

眼下……便只等着春猎那日就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