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突然失踪/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是到了春猎的这一日,夜倾桓与夜倾君早早的便出了皇子府,先行去到宫中等候,只待陛下的仪仗启程后,他们方才随后同路前往猎场。

而烟淼却是并没有与他们一同前去狩猎,一来她在三皇子府中半点位份也无,实在是没有由头带着她前去。

二来便是在夜倾桓的计划中,烟淼断不可以在当场!

正是因此,他方才寻了个理由,将她留在了皇子府中。

好在她自幼生长在烟霞山,幼年常与花鸟鱼虫为伴,是以对打猎这样的事情,倒是着实提不起兴趣。

留在皇子府中也好,恰好她前些时日新得的话本子还未看完,倒是也乐得清闲。

然而令烟淼没有想到的却是,这般清闲的时日未过几日,猎场那边便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十二皇子不慎落马,三皇子为了救他跌落山崖,至今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

烟淼听着负责前来传信的公公尖锐的嗓音,一时间只觉得仿若周身都浸泡在冷水里一般,连心都变的冰寒。

不过是几日不见的光景,怎地他竟会跌落山崖?!

陛下的仪仗尚且还未回城,是以具体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烟淼也并不清楚。

若是此刻能够见到夜倾君的话,她倒是还可以问上一问。

忽然!

她一时想到了什么,便运起轻功直奔靖安王府而去。

有些事情她想不明白,但是不代表青冉也是如此,只要找她问问的话,或许还能知道的多些。

依照烟淼往日的性子,想来早在得知夜倾桓失踪的那一刻就直接去猎场寻他了。

但是他临行前特意叮嘱过她,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能太过急躁,要冷静下来多思考一些,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办的,便去靖安王府寻人。

即便慕青冉不在府上,那府中的下人也会尽力帮她的。

而事实上,也果然如夜倾桓所料的一般,墨锦在得知有人擅闯王府的时候,本是拉开了架势准备与其一战,却不料来人竟是王妃的好友!

得知了烟淼的来意之后,墨锦的眉头却是不禁微微皱起。

“王爷与王妃前几日也去了猎场,眼下尚未回来!”

闻言,烟淼的眸光顿时一暗!

如此一来……当真是一无所知、寸步难行!

瞧着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墨锦想了想便接着说道,“姑娘不若暂且在王府住下,待到王妃回来,您也可第一时间知晓情况。”

其实墨锦会如此安排,还有另外一层打算!

如今三殿下下落不明,三皇子府中并没有管事之人,倘或烟淼姑娘在那里受了什么委屈,想来王妃也是不能答应的。

既然如此,倒是不如直接避免了那种情况发生!

虽然墨锦觉得,凭着烟淼的一身武功,旁人想要将她欺负了去,着实是有些难度。

烟淼听闻墨锦的话,本是打算拒绝的,可是在听到那句“第一时间知晓情况”的时候,她却是不禁改变了主意。

“有劳!”

“姑娘言重了!”说完,墨锦便引着烟淼一路去到客院,一边走着,他状似不经意的回身同她说道,“想来三殿下失踪的消息不日便会在城中传开,姑娘若无事,便尽量少在城中走动为好。”

“好!”在青冉回来之前,她不会轻举妄动的!

毕竟就算夜倾桓失踪不见,可尚且不知君儿情况如何,是以就算心中再是焦急,烟淼也只能等下去。

听闻烟淼爽快的应下了话,墨锦方才微微一笑,不再多言。

他倒并非是打算限制烟淼的自由,只不过她本是三皇子府中的客人,如今贸然住到了王府中,难免被人知晓。

届时万一不慎传出什么流言蜚语,不禁是平白的带累了人家姑娘的名声,也令王爷和王妃的面子上不好看。

是以墨锦觉得,在王妃回到王府之前,烟淼姑娘还是勿要随意出去走动为好。

原本还恐她一心担心三殿下的安危而不答应,却不料行事竟如此爽快,倒是令墨锦有些刮目相看。

……

在靖安王府住下的第一晚,烟淼做了一个噩梦!

那是她从小长到那么大,第二次做噩梦!

此前唯一的一次,是在师傅驾鹤之后,她梦见自己去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那里的人穿着都很怪异,言谈举止与她皆是不同。

说着她完全听不懂的话,做着她完全不能理解的事情。

而最令她感到震惊的是,她见到了师傅!

只是那女子容貌虽是看起来与她师傅别无二致,可烟淼总觉得她有哪里是不一样的。

她想出声唤她一声“师傅”,可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看着眼前的那人越走越远,烟淼急的眼睛都红了起来,可脚下仍旧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挪不动分毫。

就在那人即将消失在她眼前的时候,烟淼见到那女子终是停下了脚步,回眸朝着她温柔的一笑,双唇微微颤动了一下,却是同样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随后,那女子便瞬间消失不见,而烟淼也顿时惊醒!

在梦中的时候,她并没有听到那女子最终同她说的是什么,可是看着她双唇微动的样子,烟淼隐约觉得,她似是唤了一声自己的名字。

烟儿……

从那之后,烟淼再也不曾梦到过她师傅,也再没有做过噩梦。

时至今日,师傅不再,她原以为她此生都不会再有这样的经历,但是没有想到,当在烟霞山中救下夜倾桓的那一刻,便注定了她要尝尽人生百味。

梦中的景象很是真实,烟淼独自一人站在寒风凛冽的悬崖之上,一步之外便是万丈深渊!

她眼睁睁的看着夜倾桓从她面前掉落,却是毫无半点回转之力。

空中乌云密布,全然一副山雨欲来之势!

耳边是夜倾桓素来温润的声音,他一声、一声的唤着她的名字,等着自己去救他。

可明明就在他的身边,却半点忙都帮不上,当真是无用至极!

“夜倾桓!”猛地一下翻身而起,烟淼的眼中满是惊恐之意。

额间大颗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眼角潮潮的湿润让她抚向额间的手不禁一顿!

她……哭了?!

似乎从师傅离开之后,她便从来不曾哭泣过。

因为……她一直都没有遇到能够让她为其落泪的人。

一直以来,都是她一个人生活在烟霞山,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别人有的一切她都没有。

不过她觉得这样很好,不曾拥有,也就无畏失去。

就像师傅离开的时候一样,她明明心中很是不舍,但是因为师傅临终的交代,是以她只能装作自己并不难过。

直到后来,她认识了青冉,那是她生命中出现的第一个好友!

那时烟淼觉得,她一定要好好保护她,不能让她像师傅那样,一不小心就离她而去。

这无关乎寂寞与否,只是她认定了,便会认准这件事情去做。

就像是她选择救下夜倾桓、随他走出烟霞山、最终答应嫁给他是一样的。

她看了那么多的风月话本子,其实不过就是想知道,她对夜倾桓的感觉,到底是不是同那些书中写的一样。

可以与对方生死相随,为了他可以不顾一切!

从前烟淼不知道,甚至在想到要为了夜倾桓失掉自己的性命时,她心中是拒绝的。

师傅同她说,自己这条命是她好不容易才捡回来的,她绝不可以轻贱待之。

但是如今烟淼却觉得,想来即便睿智如师傅也是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终会遇到一人,心甘情愿的为了他,将她珍之重之的生命奉于掌中,任其予求!

------题外话------

看着长期“瘫痪”在床、沙发、椅子……(各种能坐的地方)的大奇和浮梦,h君终于受不了了!

h君:你俩能活动活动腿脚不?

闻言,大奇和浮梦步调一致的将笔记本放在了肚皮上,瘫在沙发上开始蹬自行车。

h君:……我是说下地溜达溜达!

大奇:哦……那我去个卫生间吧!

浮梦:等会儿!我先去!我憋半天了!

h君:……

沉默了半晌之后,h君幽幽的问道:你俩和我说实话,腰以下的部分还有知觉吗?

大奇:……

浮梦:……

实验证明,葛优瘫是世界上最舒适的休憩方式,大奇和浮梦亲测有效!

不过可能因为太舒服了,最近感觉舒服的腿都没啥劲儿了……不说了,医生叫号到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