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偶遇/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靖安王府待了两日之后,烟淼终于等回了慕青冉!

与她同行而回的还有夜倾君,只不过……烟淼却果然没有看到夜倾桓的身影。

想想也对,倘或夜倾桓真的回来了的话,也定然不会来靖安王府,而是应当直接回了三皇子府才是。

看着烟淼神色担忧的站在王府门前,慕青冉赶忙快步上前。

不用想也知道,她必然是得到了夜倾桓失踪的消息,是以才会特意等在此处。

从认识烟淼开始,慕青冉还从未见过烟淼这般神色,倒是不难猜测夜倾桓在她心中的地位。

“烟淼姐姐……”

一见到烟淼也在此处,夜倾君几步便跑向了她,一双眼睛哭得通红。

见状,烟淼伸手擦了擦他脸上未干的泪水,眸色忧虑的看向了慕青冉。

有些事情,她恐需要青冉的帮忙!

将夜倾君支走之后,烟淼方才声音清冷的说道,“我要去寻夜倾桓,君儿这边……恐需要你照拂几日。”

在烟淼的眼中,不管夜倾君究竟是不是真的心智不全,可他仍旧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如今夜倾桓忽然消失不见,他心中定然是极为担忧恐惧的。

是以有些话,她不能当真他的面讲,未免会令他心中更加的忧虑。

慕青冉听闻烟淼的话,却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即便她不如此说,她也不会放任这孩子不管的!

只不过……想着烟淼方才所言,她要去寻夜倾桓,慕青冉的眉头却是不禁微微蹙起。

回程之前,陛下已经派了人在猎场中四处搜寻,夜倾辰也让墨熙等人在暗中查探,也许不日便会有结果的。

她心中确然不放心烟淼独自前去,可是又心知恐拦她不住,便也只能将她能想到的问题都尽量帮她解决,让她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离开。

又仔细的叮嘱了夜倾君一些话之后,烟淼便直接驾马离开了靖安王府。

她的目标很是明确,先直奔猎场而去,再循着夜倾桓失踪的山崖那处仔细寻找。

虽然只有她一人,但是青冉也说了,陛下已经派人在那里搜寻,靖安王府的人也在尽力寻找。

只是有些地方,他们未必能够寻得到,还是要她自己亲自去看过才安心。

一路快马加鞭直奔皇家的猎场,烟淼甚至是连口水都未喝,途中片刻都不敢耽误。

谁知在行至中途的时候,到底还是出了一些意外!

看着忽然从天而降的一伙人,烟淼的眸光忽然变得极为冷冽。

为首的那人,却正是那日被她放走的玄姬!

“这么着急,是要赶着去哪啊?”玄姬的声音颇为讽刺的响起,看向烟淼的眼中充满了得意的笑容。

闻言,烟淼却是二话不说的飞身而起,朝着玄姬就是一掌,身手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诶……等下!啊……”玄姬的话散在风中,变得支离破碎。

被烟淼毫不留情的一掌直接打在了心口的位置,玄姬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幸好她几时扯过了一旁的两个属下挡了一下,否则的话,只怕今日这条小命就要交代在这了!

见玄姬仍旧活着,烟淼便作势要再来一掌,却是吓得她连忙喊道,“等一下……咳咳……先别动手!”

好不容易稳住了烟淼,玄姬赶忙让旁边的人搀住了她,慢慢的站起了身。

“你这女人是不是疯了!怎地一言不合上来就开打!”一边说着,玄姬一边颇为警惕的瞪着烟淼,可眸中却没有半点杀意。

她不过是恰好路过此地而已,见她神色匆匆的赶着要去哪,便想着要捉弄她一番,以报那日之仇。

可玄姬却哪里想到,烟淼竟然上了就开打,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留给她!

而烟淼听闻她说的话,却是神色清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上马便准备离开,根本连话都没有同她说一句。

见状,玄姬却是觉得更加的奇怪,那日见到她的时候,明明没有这般高冷啊!

怎地今日竟是连人都不理!

“喂!烟淼!我和你说话呢!”玄姬气的跳脚的朝烟淼叫喊着,可却半点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直到她打算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却是只见烟淼冷冷的扫来了一眼,顿时吓得她噤声不言。

上次回到罗刹宫之后,玄姬便将当日的事情禀告了宫主,不料却被他狠狠斥责了一顿。

只言让她日后看到烟淼的时候躲着些走,切记不可惹到她!

那还是玄姬第一次见到宫主露出那样的神色,充满了忌惮,似乎还隐隐有一些怀念……也不知是不是她看错了。

左右宫主都已经这般交代了,玄姬自然是不敢违抗命令。

可是今日偶然在此地见到烟淼,她便不禁想起了那日自己被她吊打的情形,恰好她今日带了一群属下,权当是撑撑场面也好,本打算吓烟淼一下。

谁知她竟是完全不理人!

此刻见她一副完全不想搭理人的样子,玄姬也没胆量再去挑衅她,匆忙带着人就离开了。

见状,烟淼方才神色清冷的收回了目光,依旧扬鞭奔着猎场的方向而去。

她眼下没空去理会那些人,而且她能够感觉到玄姬并没有恶意,是以她也懒得浪费时间。

待到烟淼终于匆匆赶到猎场的时候,果然见到那里有很多的禁军在搜查。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烟淼并没有直接现身,反而是一直隐匿在暗处,不动声色的查探着夜倾桓的踪迹。

其实说是查探,对于烟淼而言,也不过就是一处挨着一处的仔细寻找。

她没有慕青冉那般聪明的头脑,是以遇到事情的时候,便只能用最笨的方式,一点一点的去努力。

从傍晚到晚上,再从夜间到白日,烟淼甚至连歇息片刻都不曾!

因着接连赶路,晚间又不曾休息,她的眼睛已经熬得通红一片。

可即便如此,烟淼却是仍旧没有放弃!

直到……她来到了梦中的那个悬崖处!

说是梦中的那个悬崖,可两者之间却也不尽相同。

至少眼下烟淼见到的这个,要比她梦中梦到的那个浅上很多。

她站在悬崖的边缘处,甚至能够模糊的看到崖底的景象。

下面似乎是一条河流,不知河水流到哪里,也不知起点在何处,但烟淼的心中就是隐隐有一种感觉。

这下面……似乎有什么在等着她!

在来到这一处之前,她几乎是将整个猎场都翻了个底儿朝天,可是却一直没有找到夜倾桓的半点踪迹。

莫要说是他本人了,便是连他的一片衣角也是没有见到。

如今……便也只剩下眼前这一处没有搜寻了!

心下微沉,烟淼的眸光微微凝住,半晌之后,却是忽然纵身跃下,半点犹豫也不曾。

沿着峭壁之上,有很多的藤蔓和突起的树枝,将她身上的衣物勾划的破破烂烂。

可是烟淼对此却好似浑然不觉,越是接近崖底,她心中的感觉便越是明显。

总觉得……夜倾桓似乎就在此处!

从如此高的悬崖之上跳下,即便烟淼的武功再高,可也还是有些危险的。

她的手臂上在下落的过程中不慎划伤了几处,此刻正微微泛红的渗出了血丝。

但是对于这些,她好似全然不在意似的,只一味的在崖底搜寻着,企图能够找到那一抹白色的衣角。

因着多日的忧心思虑,再加上此前的长途跋涉,烟淼的身子已经有些支撑不住,此刻强撑着继续找寻夜倾桓的身影,已经是神思倦怠、浑浑噩噩。

就在她身子摇摇晃晃即将昏倒之际,终是听到了耳边响起了一道温润的声线,只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今日夜倾桓的声音中,似是带了一丝颤抖!

------题外话------

某一天,大奇和浮梦继续瘫在沙发上码字……

h君幽幽从旁边走过,随后也坐在了沙发上。

半晌之后……

h君:你俩没感觉吗?

大奇(一脸茫然):啥?

浮梦(一脸懵逼):啊?

大奇:我靠!我腿怎么流血了?

浮梦:艾玛呀!我腿也流血了!

大奇:你特么为毛用针扎我俩?!

h君:你应该关注的是,为毛我特么扎了半天,你俩都没有反应!

大奇:……

浮梦:……

对呀!为毛没有反应了呢?!

h君:你俩绝逼是瘫了……

先发到这,120救护车里面空间有限,容不下两台电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