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苍生难渡/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次醒来的时候,烟淼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处山洞之中,身下是柔软的锦被,入目之景,桌椅板凳一应俱全。

倘或不是因为周围皆是石壁,烟淼倒是有些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山洞了!

慢慢的坐起身,烟淼忽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紧紧的闭上双眼之后,缓了半晌她方才觉得好了一些。

大抵是这几日马不停蹄的奔波,不曾进食也不曾休息,身子便渐渐有些吃不消了。

四下看了看,烟淼并没有见到夜倾桓的身影,但是她在昏迷前的确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不会弄错的!

起身朝着洞口的方向走了几步,烟淼觉得身子还是无力的很,勉强扶着墙壁走了几步,还未走到外面,烟淼便忽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如此欺骗她,就不怕她终有一日会知晓吗?”

闻言,烟淼正朝外面走去的脚步却是不禁一顿!

了空大师!

这个声音她不会听错,一定是他!

可他为何会在此处?

“没有人会告诉她这些事,只要我不说,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说着话,夜倾桓的眸光渐渐从温润变得执拗,隐隐带着一丝不可放弃的执念。

见状,了空大师不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眸中是化不去的一抹深色。

执著如渊,是渐入死亡的沿线?。

执著如尘,是徒劳的无功而返。?

执著如泪,是滴入心中的破碎。

一切自知,一切心知,月有盈缺,潮有涨落,浮浮沉沉,方为太平?。

“你应该给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缘之一字,须得从心,非是人定便可胜天。”

听闻了空大师的话,夜倾桓的眸光不觉一寒!

重新选择……

这个险他冒不起!

“你信缘?”夜倾桓并没有直接回答了空大师的话,反而是语气稍有不善的讽刺道。

一个出家人,竟是与他在此说这些男女之情,当真是半分说服力也无!

“我信缘,不信佛,缘信佛,不信我……所以我要为缘而成佛!”

闻言,夜倾桓神色温润的望着他,视线慢慢落在了不知名的远方。

他刻意在借着春猎的机会,在众人面前假装坠崖失踪,可是实际上,这一切早就是他计划好的事情。

君儿、六弟、了空……均是事先知道了此事,只除了……烟淼!

夜倾桓选择没有事先告知烟淼这件事,并非是心中不信任她,而是恐有人从她那边探进口风,未免她不慎走漏了风声。

而且……只有她最为真实的反应,方才能骗得过夜倾瑄和西宁侯等人。

烟淼不是君儿,她素来活的单纯,连撒谎骗人都不会,更遑论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演戏!

是以夜倾瑄方才没有将此事提前告诉烟淼,他也猜到了,若然烟淼听闻了他失踪的消息,想来便会出来寻他,如此倒是更加的真实不作伪。

早前他便已经派人守在了悬崖之上,但是夜倾桓却万万没有料到,还未等到千鸣等人唤住烟淼,她便纵身跳了下来!

看着她满身伤痕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夜倾桓只觉得那一刻仿若天崩地裂!

也许……一直以来他都在注意着自己的心迹,几时情动、何时深陷,却从未仔细的注意到,烟淼对他的情意,不知几时也变得如此深情不渝!

“烟淼她……便是我的缘!”

“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得遇有情人,莫问是劫还是缘……”

说完,了空便不再多言,一步步的朝着山谷深处走去。

转身的瞬间,他似是不经意的朝着山洞这边望了一眼,随后平静的移开了视线。

芸芸众生,皆是这红尘路上一颗颗忧郁的石子。

莫愁湖,风寒轻拢烟雾。

长亭路,目断不知归途。

碎香,凝寒露,心仍执着。

于是,佛曰:苍生难渡……

……

了空离开之后,夜倾桓方才准备回到山洞之间瞧瞧烟淼的情况,却不料转身的瞬间便见到了她面色苍白的站在洞口。

刹那间,心头一震!

她方才……便是一直站在此处?!

那她究竟听到了多少他与了空之间的对话?

“可觉得身子有何不适?”收敛好心神之后,夜倾桓方才一步步的走向了烟淼,神色与往常无异,眸中依旧温润。

闻言,烟淼却是神色愣愣的望着他,半晌都没有说话。

“伤口还疼吗?”说着,夜倾桓的手便轻轻的拉住了烟淼的手,扶着她慢慢走回了山洞之中。

“疼……”不止伤口疼,似乎心口也莫名其妙的开始发疼。

听闻烟淼如此说,夜倾桓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这里的条件有限,便也只能为她简单的包扎一下伤口,到底是比不得在城中方便。

可烟淼却好像是没有注意到夜倾桓的神色一般,她沉默了半晌之后,却是忽然开口问道,“夜倾桓,你骗过我吗?”

她并不是一个能够藏住心事的人,否则的话,一直以来她也不会活的如此简单纯粹。

方才听闻了空大师与夜倾桓之间的对话,其实她听得并不是很明白,也不知他们口中的那个“她”到底是不是她。

可不管是与不是,她都是要问清楚的!

夜倾桓听闻烟淼的话,整个人都是一愣!

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心虚!

不管烟淼对于他和了空方才的对话听到了多少,夜倾桓的心中都是充满了担忧的。

有些想法,沉淀在他心中的时候是一个样子,可真的当他面对她的时候,却又是另外一番模样。

就像是他口口声声同了空说着,他会骗她一辈子,可是当他真的在面对烟淼的时候,看着她一场干净清澈的一双眼,夜倾桓的喉咙却好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扼住一般,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

无论心中有多少重要的理由要说,可夜倾桓始终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对烟淼说出任何一句谎言。

她为了寻到他的下落,不顾自己的性命纵身跳下了山崖,这样的一个她,让他万般心疼还来不及,如何能够再开口去欺骗她!

可若是照实相告的话,夜倾桓甚至不敢想象她的反应到底是怎样!

“不能回答吗?”就像她初时,一直不能将青冉的事情告诉他一般。

闻言,夜倾桓的眼中却是变得愈发的纠结,心中苦涩难耐。

若是烟淼一味的追问,不停的与他玩弄着心机,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说不定他便会毫不犹豫的随口编出一句谎言来诓骗她。

但她不是!

她只是静静的望着他,用着独属于她那种干净清澈的眼,映着丑陋的他,无所遁形!

“若我说是,你会杀了我吗?”

没有直接回答烟淼的问题,夜倾桓反而是又朝着她抛出了另外一个疑问。

他记得两人曾经说起过,若是有朝一日她发现他骗了他,那她就会选择杀了他!

当时她还说,到底会不会杀他的决定,要取决于当时的心情。

想到这,夜倾桓的目光不禁扫了两眼此刻的烟淼,随后唇边不觉泛起一抹苦笑。

看来他的运气,还真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烟淼的手还被夜倾桓握在他的掌心,她能够感觉到从他掌心传来的热度,很是温暖。

可是不知为何,从前被这双手握着,她的心都是热的。

但是如今,她感觉自己的手,像是握着一块冰,冰化了,心也凉了……

“不会!”她不会杀了他的!

倘或是换成从前的话,烟淼觉得她仍旧斩钉截铁的说会杀了欺骗她的人。

只是如今……她知道自己不会的!

因为虽然被欺骗心很痛,可是只要想到他会死,心会更痛!

------题外话------

注意!今天只有三更!今天只有三更!今天只有三更!

(我不会告诉你们作者因为胡吃海塞导致拉肚子虚脱了……)

大奇与浮梦的日常生活:

一篇:

大奇(兴致勃勃):我给你推荐一本小说啊!

浮梦(感兴趣):好啊,什么名字?

大奇:,不好看我给你跪下!

浮梦(看都没看):不好看!

大奇:……

你特么看了吗!我推荐的是你的文《凤临天下之魔妃倾城》

二篇:

大奇(严肃脸):你说我们会不会有一天也因为利益而闹掰呢?

浮梦(严肃脸):会!

大奇:……

浮梦:你呢?

大奇(眼神坚定):不会!

浮梦不禁觉得有些羞愧……

大奇(言之凿凿):如果是我的话,就宁可亏点,也不能让你吃亏!

浮梦心中感动中……

大奇:比如我赚十元,分你一元,够义气吧!

浮梦:……

今天更新比较艰难,因为只能用一只手打字,另外一只肩膀被人卸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