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赐婚/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已至此,烟淼却并不再多问,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知道什么。

从方才醒来到现在,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蒙的!

夜倾桓总是习惯用问题来回答她的问题,可对于烟淼来讲,那不是真正的答案。

她没有他那般聪明,能够闻弦歌而知雅意,她需要的是明确的回答。

是或者不是,她求得是一个结果!

但是很显然,夜倾桓似乎并不打算给她!

从得知他坠崖失踪的那一刻开始,烟淼就已经将自己的割裂成了两块。

一半已经心如死灰,而另外一半……则是执着的想要找到他。

可当他真的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时,烟淼忽然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可笑!

只有她将事情想得很严重,但是事实上,这对夜倾桓来讲,或许只是一场博弈而已。

毕竟他完好无损的站在她面前,身上半点伤痕也没有,竟然还会有心情去布置山洞之内的摆设。

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所谓惊马、所谓坠崖……其实都不过是他的一个局罢了!

她是不聪明,心思转的没有他那般快,但是有些事情,并不需要想的太过明白,仅仅只是心中有个猜测,便已足够。

“烟淼……”看着她神色呆愣的样子,夜倾桓的心中忽然变得有些没底。

原本在他的计划当中,烟淼不会如此快的赶来,而即便是来此找到他,也不会是眼下这般伤痕累累的模样。

他错估了有关她的一切!

“我最近……想是有些不大愿意理你,你先莫要理会我了。”有些事情,她心中有点想不明白,若是一味面对他的话,只怕是会更加的糊涂。

闻言,夜倾桓的眸光不觉一闪,随后唇边不禁泛起一抹苦笑。

不愿理他……

她总是如此,心中想着什么,便会全部都说出来,甚至连含蓄一些都不会。

倘或是换成别人,即便心中有些不大爽快,想来也不会当着他的面表现出来。

可唯有她……会毫无隐瞒的将自己全部展现在他的面前。

只是夜倾桓觉得奇怪的却是,烟淼不愿意理他,那她是打算一直冷落他吗?

这个疑问,在他们终于回了丰鄰城的时候,方才终于有了答案。

还未进到城中的时候,烟淼便见到千澈不知从哪变出了一把椅子,在夜倾桓神色自如的坐在上面之后,千澈便直接推起他就走。

见状,烟淼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异色,眉头微微皱起。

他想做什么?

直到一路进了丰鄰城,烟淼方才终于明白了夜倾桓的打算。

因为见到他的所有人,都觉得他的腿已经断了,而夜倾桓对此,却并没有做出任何的解释。

或者说,本就是他刻意在误导众人,让他们以为他的双腿不良于行。

看着夜倾桓神色自然的坐在轮椅上,眸中满是淡淡的温润之色,与往常并无差异。

可是烟淼看着这样的他,却只觉得心底莫名发寒。

为何他能够对着每一个人都露出这样温润的神色?

明明他的心中应当是厌烦这样的生活的,可倘或他不说,想是任何人都难以看得出来。

他可以在他不喜欢的人面前装出一副喜欢的样子,那对她呢?

是不是他也明明不喜欢,却仍旧要强迫自己去伪装!

虽然烟淼心中明白,她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夜倾桓去欺骗的……

直到一行人回了三皇子府之后,夜倾桓甚至是连府门都没有进,将她送到门口之后,便让千澈等人推着他进宫了。

烟淼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也猜不出来他心中真实的想法,便只一个人先回了院中。

很快的……丰鄰城中有关夜倾桓断腿的消息便传的沸沸扬扬,甚至连慕青冉都特意为此询问烟淼,可需要紫鸢过来瞧瞧夜倾桓的情况,但是却被她回绝了。

哪里需要瞧什么情况呢……全部都是假的!

直至夜倾桓回府之后,烟淼也是不知道他到底进宫去做了什么。

但是不日之后,陛下赐婚的圣旨却是忽然到了三皇子府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烟霞山有女,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朕躬闻之甚悦。今皇三子年已弱冠,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烟淼待宇闺中,与皇三子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皇三子为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

听着前来传旨的那名小太监嗓音尖细的响起,烟淼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脑中却是不断的在轰鸣作响。

这是……赐婚的圣旨!

夜倾桓之前进宫,难道就是为了这一道圣旨吗?

那小太监念完圣旨已经有了一会儿,可却见烟淼一直神色呆愣的跪在地上并不接旨,一时间不禁心下暗笑。

想来是一时高兴傻了吧!

上一刻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野丫头,转瞬间便成为了高高在上的皇子妃!

虽然嫁给三皇子为妃,但那也是成为了人上人,总比一直混迹江湖的好。

“烟淼姑娘……接旨吧!”那小太监的声音满含笑意的响起,似是极为开心的样子。

闻言,烟淼愣愣的抬起头,目光扫到一旁坐在轮椅上的夜倾桓,却是瞬间便移开了视线。

伸手接过圣旨的那一刹那,烟淼只觉得掌心之物有千斤重。

事到如今,她已经看不明白,到底夜倾桓做了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有同她讲,但是事情却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

坠崖、受伤、圣旨……这些事情她都不是被他提前告知,而是几乎与所有人一样,被他蒙在鼓里。

直到那名小太监都已经离开了三皇子府,烟淼还是保持着方才的姿势不曾动过。

见状,夜倾桓眉头微蹙的望着她,却是没有贸然上前。

从猎场回来之后,烟淼对他的态度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就像如她所言一般,她近来……的确是不怎么愿意搭理他。

夜倾桓自然能够猜到,她必是因为自己欺骗她的事情,是以方才会如此。

可是说到底,那日他与了空之间的对话并没有说的很明确,她理应不会这般确定才对。

而且纵使果真因为那日的事情,他事后不是没有想过补救之法,但她似乎已经开始不再给他机会。

是以他方才将计划提前,方才回到丰鄰城,他便迫不及待的进宫去求父皇赐婚的圣旨。

原本他没打算这么快的,毕竟他如此突兀的行事,必然会令别人感到奇怪。

但是眼下……却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只能用这般办法拴住烟淼,确保她不会离开他的身边,他方才能够安心。

至于其他的事情,只要她不走出三皇子府,那他自然有大把的时间同她磨。

然而令夜倾桓没有想到的却是,他猜中了所有的心思,算对了每一步的计划,却唯独算漏了烟淼的态度!

她是一个太过爱憎分明的人,很多事情在她的眼中,非黑即白,没有其他的可能存在。

可偏偏夜倾桓就是游走于两者之间的存在,让她想爱……却又不敢爱!

初尝情滋味,烟淼不知道面对这样的情况到底该如何做,师傅从未教过她这些。

而她看过的那些话本子中,也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没有任何一本书里面,男子会将女子欺骗的那般惨,也没有任何一本书会记载,纵使那女子被骗的团团转,却仍旧不舍得将欺骗她的人如何。

她舍不得杀了夜倾桓,可心中又气愤他骗了她,这是一个死结,烟淼不知道究竟该如何解,是以在将自己困囚到极致的时候,她选择了出走!

------题外话------

《权宠重生呆萌妻》冰浴雪魅 一睁眼就有了男人,顺带一个小包子,这算怎么回事?

难道是她的打开方式不对么?

她该不该相信?!

可是这男人——有权有势多金妖魅又温油,小包子嘛~敲可爱会卖萌长得俊还聪明~\(≧▽≦)/~

这、这、这……

这是一个腹黑重生的女人,遇上霸道总裁的男人,从此一条宠妻路,誓死走到底,打死不回头的故事,故事小暖宠小搞笑风,2p求支持!欢迎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