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飘渺仙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婚之日还未过去,新娘子便不见了踪影,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夜倾桓觉得只怕也就只有他才有此经历了。

烟淼到底是几时离开的、如何离开的……这些他都一无所知。

她刻意隐去了踪迹,让他无迹可寻,大抵也还有一些想要向他示威的成分在。

毕竟他派了那么多的人看守,却是连她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注意到,可不是有够打脸嘛!

防了这许多日,却最终还是没能防住!

原本以为只要安全度过了今日,他日后便会有很多的机会和时间去同她解释、去向她证明,有些谎言……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欺骗她。

可也正是因此,夜倾桓至今方才终于明白,有些谎言说出来,代价便要用一生去偿还!

他心甘情愿给出他的一生,就是不知……她还肯不肯要!

房中晕倒的下人已经被人带下去安置,看着空荡荡的喜房,夜倾桓的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径自走到了桌边,看着桌上放着的两杯合卺酒,他的眸光不觉变得有些寒凉。

合卺酒,共白首,与子偕老情长留……

伸手端起其中的一杯,夜倾桓扬头便一饮而尽,却莫名觉得口中苦涩难忍。

尽管如此,他却是依旧淡淡笑着,脸上未有丝毫不悦的神色。

这点苦有怎能比得上心中的苦涩!

将酒杯重新放回到桌上之后,他便直接起身走回了床榻,而就在他起身的一瞬间,原本还完好无损的酒杯,却是忽然崩裂,杯身满是细碎的裂痕。

……

再说烟淼这边,离开了三皇子府之后,她便一路直奔烟霞山而回。

虽说江湖之大,她还从未好生看上一看,但是如今这般情况下,她却是无甚心情。

左右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她便直接回了烟霞山。

离开了这几个月,烟霞山似乎一切都没有变,景色依旧怡人,花草树木依旧清新雅致,不同的是她的心境。

似乎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想起某个人,然后觉得心中空落落的。

从前她也是一个人这般待在烟霞山,可却从未觉得有何孤寂之感,但是如今……似乎有什么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

回到烟霞山的日子很是平常,一切都与往日的生活无异,尽管她偶尔会发呆很久,但这却依旧不妨碍她兀自活的潇洒。

在山中住了几日之后,流鸢便忽然来了这里,倒是令烟淼感到大为惊奇!

这丫头素来守在青冉身边,向来都是寸步不离的,今日怎地会忽然来了她这?!

“青冉呢?”既是流鸢来了此处,烟淼觉得慕青冉说不定也过来了。

“我家小姐没来,不过是她吩咐我过来瞧瞧,看姑娘是否在烟霞山!”一边说着,流鸢一边仔细打量着烟淼的神色。

见她未曾受过伤,也不见丝毫的悲戚伤感之色,这才暗暗放下心来。

闻言,烟淼的眼中不经意间闪过了一抹失落。

她原本以为青冉也来了此地呢……不想竟是只有流鸢一人。

“青冉怎会忽然想起要来此处寻我?”

难道这么快,她出走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是三殿下来王府拜托我家小姐的!”

听闻流鸢提到夜倾桓,烟淼的眸光不觉一闪,却是眉头微皱的没有说话。

“你回去同青冉说,让她不必担心。”她都已经回了烟霞山,还能有何危险呢!

“好!”

烟淼本想留流鸢在此多玩几日,可是她一心记挂着青冉,便先行下山回去了。

待到流鸢走后,烟淼无意间发现,烟霞山的山脚下,守着很多的黑衣人。

看着武功身法,倒是与夜倾桓府中的那些暗卫有些相似。

这般一想,烟淼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眸中有一闪而逝的凉意。

虽然心中清楚夜倾桓是因为担心她,可看着那山脚下守着的那群人,烟淼就是有一种自己被看管起来的错觉。

心中如此想着,便不免勾起了她心底潜藏的劣根性!

他既是要看着她,那便看看到底能不能就此看得住!

结果没几日之后,便有人言说在瓜洲古渡见到了飘渺仙子现身,而当这个消息传到夜倾桓耳中的时候,他素来温润的眸光终是变得有些暗沉。

缥缈仙子……

这是烟淼在江湖中的名号,原本夜倾桓还觉得奇怪,明明她从未出过烟霞山,何以会有如此响当当的名气!

上一次烟淼去惠远寺帮他给了空传信,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几人,他们听闻“烟淼”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纷纷震惊不已!

只是连烟淼自己也不懂这是为何!

不过夜倾桓将此事想来想,觉得大抵是她师傅的功劳。

应当是担心烟淼日后有朝一日会走出烟霞山,是以方才以她的名字在江湖中闯出了一些名堂,为她这唯一的徒弟铺一铺路。

所以,这所谓的飘渺仙子,其实应当指的是烟淼的师傅才对!

但因着她已经离世,加之她从前一直是用着烟淼的名字,如今这身份倒是落到了她的身上。

想到这,夜倾桓的眸光便不觉一闪!

飘渺仙子现身瓜洲古渡……

此前他已经拜托慕青冉去帮他确定烟淼的行踪,她派出去的人也的确是回说如此,可为何烟淼如今会出现在瓜洲古渡?!

“三哥……烟淼姐姐是彻底不打算要我们了吗?”说着,夜倾君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眼中满是忧色。

原本以为烟淼姐姐是负气离开,想来过不了多久她便会回来的。

就算眼下不回来,只要她一直待在烟霞山的话,也定然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他和三哥也好放心。

“不会的!”夜倾桓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眸中之色不明悲喜。

他了解烟淼,即便再是同他生气,也断然不会轻易喜欢上旁人。

然而夜倾桓今日信誓旦旦的一句话,在将来见到某人的时候,却是恨不得直接手撕了他!

“那咱们怎么办?”总不能就这般放任烟淼姐姐独自在外游玩,非是他们一定要控制她的行踪,只是江湖险恶,她心机如此单纯,如何让人放心!

“你去靖安王府小住几日,我去寻她回来。”

原本上一次就是因为要应付城中的人方才走不开,是以才会拜托慕青冉着人去确定她的行踪。

再加上那时西宁侯等人似有异动,他想着等过了那段时日再接她回来。

可是照着眼下的情况来看,若是自己再不去找她的话,指不定又被她跑到哪去了呢!

“好!”

听闻夜倾桓的话,夜倾君心知他定然是另有安排,便只依计行事。

只要能够确保烟淼姐姐的安危,他做什么都愿意,想来三哥也是一样的!

这边兄弟俩已经商议好了对策,便均是按照计划行事。

夜倾君在第二日便去了靖安王府,除了与夜倾桓商议的事情之外,他也是打算特意去向慕青冉解释一些事情的。

虽然……她极有可能都已经知晓了!

而另外一边,夜倾桓也是带上了千澈等人直奔瓜洲古渡,可谁料等他们终于赶到那的时候,却发现早已没了烟淼的身影。

仔细打听了一番方才得知,原是那日烟淼不过是路过此地而已,并未多做停留。

原本也无人得知她就是缥缈仙子,可因着有一人看中了她的美色对她言辞颇为轻浮,是以方才惹恼了她,直接出手将人打伤。

那人心中气不过,便让她报上名姓,准备事后再来寻仇。

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那白衣飘飘的女子竟然就是传闻中的飘渺仙子!

------题外话------

《槿绣良缘之弃女毒妃》/林木有枝

侯府千金,一朝从天堂打落地狱,开始了任人欺辱的生活,心爱之人更是把她视为棋子,最后害她惨死宫中。重生一次,她定要这些人血债血偿!

他是京都有名的风流公子、闲散王爷,可却无端缠上了她,几次表白都被拒之门外。不过没关系,她跑,他就继续追,就算是千年冰山也该融化了吧。

……

最后一次,他终于忍无可忍。

“你不同意也没关系。”某男一脸傲娇,“我不过是来通知你一下,如果我所料不差,赐婚圣旨过几天就该到了。”

转过头一脸得逞的坏笑,自己认定的女人,就算是用抢的也要娶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