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内力暂失/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龙渊剑!”钟铭枫一边说着,一边将剑架上的宝剑取下来拿给烟淼看。

他的眼眸隐隐带着一丝期待,像是等着被夸奖的孩子一般。

闻言,烟淼伸手接过那把龙渊剑,不觉细细的打量。

“唰”地一声抽掉剑鞘,只见那剑刃如空中闪电一般,光芒四射,寒气嗖嗖,实属世间罕见的宝剑!

“这名字……可是有什么由来吗?”

“因着剑成之后,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盘卧,是名龙渊。”

而且,这把剑还有一个讲究,便是只有帝王命格方才能用!

只因这把龙渊剑铸成以后,那铸剑师曾提了几句话,从那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敢妄自去动这把剑。

斩妖避邪杀贪官,除暴安良万民欢。有朝一日登龙位,要靠三尺龙渊剑!

听闻钟铭枫这般一说,烟淼微微挑了挑眉,随后便将那把剑又放了回去。

“这把是什么剑?”看着一旁大概有丈许长的宝剑,烟淼不禁好奇的问道。

这剑如此大,不知挥剑之人要如何力拔山兮呢!

闻言,钟铭枫好像是猜到了烟淼心中所想一般,禁不住微微一笑。

“镇山剑!”

可烟淼听闻他的回答,眉头却是皱的愈发的紧了。

“既以此为名,却又为何不在山中?!”

镇山、镇山……合该是起到它的作用才是!

“原本的确是镇在剑口山,只因后来山中崩裂,这把剑遗落山林,江湖中人意见不一,便将其送到了这里。”

“原来如此……”

“启禀庄主!玄姬在庄外大喊大叫,扬言要带着人闯进来!”

烟淼的话方才说了一半,便忽然听到门外响起了一个下人的声音。

听到“玄姬”两个字,钟铭枫的眸光不觉一闪,随后眉头也紧紧的皱起。

她怎地又来了!

而烟淼听闻这话,却是不禁将目光转向一旁的钟铭枫,神色略有些不解。

既是玄姬来找他,何以他要露出这般神色?!

两人一路走到山庄大门口的时候,便果然见到玄姬带着罗刹宫的人站在外面,均是一脸的凶神恶煞之状。

“钟铭枫!亏你还自称正人君子,不会乘人之危,可那日你对我做了什么?!”玄姬一见到来人,顿时便厉声质问,似是气愤的不行。

可这番话听到众人的耳中,却是不禁浮想联翩。

正人君子、乘人之危……这是什么情况?!

听闻玄姬的话,钟铭枫的脸色顿时气的发青,他下意识看向身旁的烟淼,见她神色清冷未曾不悦,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如此带有歧义,令人浮想联翩的话,怕也就只有玄姬才说的出来了。

“姑娘慎言!钟某何曾对你做过什么!”

那日他见她与烟淼双双昏迷之后,便直接带着烟淼回了山庄,却又哪里会对她做些什么!

“哼!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可若不是你趁我昏迷之际动了手脚,我怎会变成如今这般样子!”

钟铭枫:“……”

她到底在说啥?!

这边钟铭枫急于想要解释,可是偏偏与玄姬的对话越说越乱,到最后已经成功的将所有人的思绪都带乱了,不过唯一的清醒的就是,他们很好奇庄主究竟对玄姬做了什么。

又是昏迷、又是动手动脚……这信息量很大嘛!

两人争执了半天,最终还是钟铭枫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儿!

倘或是换成往日的话,他与玄姬说了如此久的话,只怕两人早就不知道动手打了几番了,可为何今日她只嚷嚷不动手呢?

如此一想,钟铭枫方才恍然大悟,也终于明白了玄姬今日前来的目的。

她应当是同烟淼一样,内力暂失了吧!

“姑娘的内力……可是无法调用?”仔细想了想,钟铭枫觉得便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否则的话,他当真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何玄姬会说出近乎质疑的话。

谁知一听钟铭枫的话,玄姬却是顿时美目一瞪,恨不得直接冲上前来杀了他。

内力暂失这样的事情,也是可以当着众人的面乱说的嘛!

他到底知不知道江湖上有多少人想要杀了她,若不是顾忌她一身武艺的话,只怕早就将她生吞活剥了。

眼下钟铭枫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件事,一旦届时走漏了风声,只怕她的处境会变得极为危险。

“谁说的!你少在那妖言惑众,本姑娘的内力不知道有多强……”

“不是无法调用!”

忽然,烟淼的声音清冷的响起,打断了玄姬正在说的话。

可玄姬却并没有因此而不悦,反倒是顺着烟淼的话赶忙说道,“对嘛!她说的才是对的,不是……”

“只是内力暂失而已!”

玄姬:“……”

他们俩是成心玩她吧!

“喂!你少在那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那药粉的功用本就是如此,我也一样内力暂失啊!”说话的时候,烟淼的眸光清澈的望着玄姬,生生让她一时间忘了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

自从那一次听闻烟淼说喜欢她之后,玄姬就觉得,她似乎没办法对着这个女子说那些冷言冷语……

待她终于反应过来烟淼说了什么时,却是神色震惊的望着她,满脸的不敢置信。

她怎么敢如此光明正大的承认内力暂失的事情,难道不怕有人趁机伤害她吗?!

而且……她说了什么?

药粉!

难道……她之所以会内力暂失,是因为那日她偷用的药粉吗?!

“你少骗我!哪里有那般厉害的药粉!”她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药效如此厉害的药粉!

“我说的是真的,我从来都不骗人!”

本以为自己如此说,玄姬总该相信才是,可烟淼发现她的脸色却是顿时变得愈发的难看,一时间她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可她哪里又知道,正是因为玄姬相信了她的话,是以才会感到更加的绝望。

但是钟铭枫听到烟淼如此说,心中却是另外一番思量。

烟淼在人前承认自己内力暂失,他却是刚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将她留在山庄多住几日,想来她应当也不会拒绝才是。

这般一想,钟铭枫便朝着玄姬开口说道,“既是事情已经弄明白了,姑娘便请回去吧!”

她此前三天两头的来山庄门口滋事也就罢了,他极少同她计较,可如今烟淼在这里,若是她再敢动什么歪脑筋的话,就休怪他不客气了。

不料玄姬听闻钟铭枫的话,却是不禁眉头一挑,眸中满是嘲讽之意。

回去?!

他说的倒是简单!

如今这般情况下,她内力尽失,只怕还未等她回到罗刹宫,就已经被人一刀剁了!

“回什么回!本姑娘还有事儿没了呢!”说完,玄姬便直接朝着烟淼走去,却是在距离她还有几步远的时候被山庄中的人给拦了下来。

见状,还未等钟铭枫发话,烟淼却是自己拨开人群走了出去,丝毫不怕玄姬会趁机伤害她。

“烟淼姑娘……”钟铭枫见此,本是有心制止,可是想到那日自己见到的景象,还是住了口。

暂且不论他到底信不信得过玄姬,单就如今她和烟淼两人都没有内力而言,想来她也是无法伤到她的。

“你找我有事?”

“这药效会压制内力几时?”一边说着,玄姬还一边神秘兮兮的朝四周张望着,唯恐被人听见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不知道!”

“不知道?!”闻言,玄姬的眼睛瞪得老大,眸光中满是不敢置信。

随后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便又赶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小声的同烟淼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而烟淼想了半晌,最终还是忍不住对玄姬说道,“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内力暂失了,你如此轻语呢喃,是为了提防谁?”

------题外话------

寒默《病娇男神影后萌妻》

“先生,不好意思,昨晚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

锦晨安说着递出银行卡,“这是给你的补偿!”

锦晨安后悔死了,酒后竟睡了他。

传闻,他弱不禁风,两天得往诊所一次,一个月得进重症监护室一次!

他清咳一声,一脸病态的苍白色,

“我身体……”

片段:

“不要了,我下午要去拍戏呢。”

锦晨安推了推黏在身上的人,这哪是病娇先生,分明是一只喂不饱的恶狼。

晚上缠着自己也就罢了,大早上的还不放过。

他一个动作便附身上去,意味深长的抚着她绯红的脸颊,“是拍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当然是……”话未出完,便讨好似的吧唧吻了下那魅惑的脸颊,笑盈盈的答道,“当然是你重要!”

“嗯,我接受了!”

魔爪开始乱动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