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喜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烟淼如此一说,玄姬也觉得是如此,都已经暴露了自己最危险的方面,她此刻还怕个毛啊!

“你说的也对……”默默的低叹了几句,忽然想起方才要问的问题,玄姬连忙问道,“你当真不知道这药效几时会消失?”

不会吧!

这可是从她身上偷到的药粉,她自己竟然都不知道效果会如何吗?!

“当真不知!”

当日紫鸢将药粉交给她的时候,虽是同她说起过这药粉的威力,不过她却没有记住。

毕竟若是由她自己来出手的话,就算是闭着眼睛使用,也断或是不会弄得自己满身都是!

事到如此,玄姬也算是彻底死了心,回头看了看还在等着她决定的罗刹宫的人,不禁猛地咽了下口水。

若是就此与他们回罗刹宫的话,估计路上就会遇到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然后定然会被一路追杀。

倘或是往日的话,玄姬自然是不怕的。

可如今……她半点内力也无,着实是半点安全感也没有。

仔细想了片刻,随后她方才转身朝着一旁的钟铭枫说道,“喂!将你山庄中的空房给我收拾一间出来,本姑娘今日便要住进去!”

话落,便拉起烟淼打算往山庄里面走,却不料再次被人拦了下来。

钟铭枫听闻玄姬的话,一双剑眉却是不禁紧紧的皱起,眸中满是抗拒之色。

住进藏剑山庄……她想的倒是挺美!

玄姬这话一出,不仅仅是藏剑山庄中的人不答应,甚至是连罗刹宫的那群人也是满脸的震惊之色。

护法是疯了不成,竟然想要住进藏剑山庄!

他们不是素来与这些名门正派水火不容的吗?

这般进了藏剑山庄的话,难道她就不怕被他们暗算吗?!

“姑娘……”

“烟淼接下来去哪,本姑娘便去哪!”说着,玄姬还颇为得意的看了钟铭枫一眼,眸中满是挑衅之意。

钟铭枫那点小心思,别人看不出来也就罢了,她岂会看不透!

他既是瞧上了烟淼,那么她也就等同于是成了他的软肋,只要盯紧了烟淼,就没有她玄姬达不到的目的。

“你们都回去吧!过几日本护法自会回罗刹宫的!”

“属下遵命!”

话落,便只见原本还守在山庄门口的黑衣人瞬间便消失不见。

而钟铭枫听闻玄姬的话,看着眼前的情况,不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眼下可如何是好……

“你为何要跟着我?”

从那日遇见玄姬开始,烟淼的心中就不禁觉得有些奇怪,不明白她为何要跟着自己。

“喜欢你呀!”看着烟淼纯净的眼眸,玄姬不自觉的朝着她灿烂一笑。

更何况,是烟淼先说喜欢她的,她长到这么大,从来都是被人恨、被人怕,还从来没有被人说过喜欢。

是以从初见烟淼的那一次开始,玄姬便觉得她很特别。

看着两个姑娘家对面而立,其中一个还大言不惭的对着另一个说着喜欢,钟铭枫觉得自己的头都要大了。

他本就不知该如何获取烟淼的芳心,这下倒好,竟然又来了一个祸害精!

“你不是喜欢他吗?”可是谁知烟淼听闻玄姬的话,却是不禁伸手指向了一旁的钟铭枫。

见状,众人不禁纷纷憋笑,心道这位烟淼姑娘真是胆子大,连这样的话都敢当众说出来。

虽然这是他们从不言说的事实,但是当着庄主和玄姬的面前直接说出,想来也唯有她一人!

“不是那样的……”

“谁说的!”一听烟淼如此说,玄姬却是立刻瞪着眼睛否认。

“你不喜欢他,那为何要同他欢好?”说着话,烟淼还好似有些记不清一般的微微侧头仔细回忆着。

她应当是没有记错才对,那日初见他们两人,不就是玄姬给钟铭枫下的药嘛!

而烟淼不知道的是,她这一番话说出来,却是生生惊得众人都长大了嘴巴,一脸的惊恐之色。

欢好……

他们应当是没有听错才是,方才烟淼姑娘说,玄姬要同他们庄主欢……欢好?!

纵使素日不拘小节如玄姬,此刻也不免有些被烟淼的话给惊到。

这“欢好”二字,她竟是也能如此面不改色的说出来,当真是令她刮目相看!

“那……那是之前的事情,好汉不提当年勇,我如今不中意他了!”一边说着,玄姬还颇为鄙视的瞪了钟铭枫一眼,眸中满是不屑之意。

从前是她眼瞎才会看上了他!

“那你如今中意何人?”

“自然是……”方才要将心中的名字说出口,玄姬却是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随即眼神防备的看着烟淼说道,“我为何要告诉你?”

万一她也瞧上了那人,届时和她抢怎么办!

“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在烟淼看来,身为好友既是彼此喜欢,那有些秘密合该是要分享的。

这话倘或是别人听了,想来也不会当真正经话听,但是玄姬听烟淼如此一说,却不禁皱眉细想,随后万分纠结之下,还是悄悄附在她耳边说出了一个名字。

可谁知烟淼听完之后,却是直接开口问道,“钟铭禄是谁?”

玄姬:“……”

这姑娘坑起她来还真是毫不含糊啊!

她之所以搞得这般神秘,就是为了不让钟铭枫知道这件事,从而对她有所防备,可如今倒好,被烟淼一句话就打出了原形!

而这边其他人一听到钟铭禄三个字,均是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旁的钟铭枫,神色变得极为古怪。

敢情这魔道妖女竟是盯上他们藏剑山庄了,得不到兄长,便朝着弟弟下手!

“你到底想做什么?”一听到自己兄弟的名姓,钟铭枫素来的好脾气也终是有些忍不住了。

不管是玄姬还是罗刹宫,亦或是江湖中其他一些邪魔外道对他如何,他都能够为了江湖中的太平而忍让下来。

但是如今事关铭禄,他却是半分都不会再退让!

“我想嫁他为妻!”玄姬眸色坚定的望着钟铭枫,语气中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之意。

“想得美!”

玄姬:“……”

就在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却只听见烟淼的声音清冷的响起,“钟铭禄……到底是谁呀?”

还没有人回答她这个问题呢!

“……是在下的胞弟!”尽量收敛住自己的脾气之后,钟铭枫方才语气温柔的同烟淼说道。

闻言,烟淼这才发现,钟铭枫、钟铭禄……可不是极为相似嘛!

“她喜欢你的弟弟,这是好事啊!”倘或玄姬与钟铭禄能够结成好姻缘的话,不也算是喜事一桩嘛!

“烟淼姑娘有所不知,她……她素来见不得清隽的男子,见一个爱一个,此前……”说到这,钟铭枫不禁脸色一红,似是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之前玄姬还一直缠着他,甚至不惜给他下了春满楼那样的烈性春药,由此可见这女子心性如何,他怎敢让她接近铭禄!

“都说不提以前了!以前是老娘瞎了眼才会看上你!”一听钟铭枫又说起从前的事情,玄姬顿时便暴跳如雷,整张脸都气的通红。

而众人见她如此,不禁纷纷噤声,生怕她一个不高兴又要开始破口大骂。

烟淼在一旁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心下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初次见到他们两人的时候,玄姬还是对钟铭枫志在必得的样子,可怎地过了这些许时日,她竟是完全变了心思!

更何况,若是瞧上别人也就罢了,偏还又看上了藏剑山庄的人,还是钟铭枫的弟弟,如此一来,烟淼便不禁觉得更加的奇怪,江湖几时变得这般乱套了!

一会儿给兄长下药,一会儿又要嫁给弟弟,烟淼觉得自己都有些被玄姬的举动弄糊涂了。

------题外话------

《槿绣良缘之弃女毒妃》/林木有枝

侯府千金,一朝从天堂打落地狱,开始了任人欺辱的生活,心爱之人更是把她视为棋子,最后害她惨死宫中。重生一次,她定要这些人血债血偿!

他是京都有名的风流公子、闲散王爷,可却无端缠上了她,几次表白都被拒之门外。不过没关系,她跑,他就继续追,就算是千年冰山也该融化了吧。

……

最后一次,他终于忍无可忍。

“你不同意也没关系。”某男一脸傲娇,“我不过是来通知你一下,如果我所料不差,赐婚圣旨过几天就该到了。”

转过头一脸得逞的坏笑,自己认定的女人,就算是用抢的也要娶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