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夫君/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烟淼而言,她说出来的话,不就是她心中所想而已,也没有觉得这般实事求是的一句话会让人产生什么样的联想。

但是钟铭枫听她如此一说,却是不觉心跳加速,脸色红的厉害。

他从来都没有过这般感觉,见到一个女子的时候会觉得手足无措,想要倾尽一切的哄她开心,却又唯恐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而引起她的不悦。

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开始,钟铭枫就觉得他好像是受到了蛊惑一般,即使是在两人分开之后,他的心中还是一直在想着她。

如今好不容易两人再次相见,他觉得他定然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才是。

然而让钟铭枫没有想到的却是,还未等他为自己的一腔深情做出任何行动的时候,便从半路忽然杀出了一个夜倾桓,打破了他所有的计划!

看着眼前温润淡雅的男子,钟铭枫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不知公子前来藏剑山庄有何贵干?”

钟铭枫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双眉目淡然平静,不见丝毫的凌然之气,整个人都尽显温润之感,不禁心下觉得可惜。

竟是个与铭禄一样不良于行的人,倒是可惜了这般清风朗月的气质。

“来见烟淼!”夜倾桓的声音很轻,说话的时候,唇边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整个人显得愈发的柔和。

闻言,钟铭枫的眸光却是倏然一凝!

烟淼?!

他竟然……是来找烟淼的!

“公子找她何事?”

不知为何,一听到烟淼的名字从夜倾桓的口中提起,钟铭枫下意识的在心中便开始有些排斥他,本能的心中就竖起了防线。

“来接她回家!”看着钟铭枫满眼防备的样子,夜倾桓却是淡淡微笑着说道。

他方才提到烟淼,钟铭枫的反应竟如此明显,依照夜倾桓的心机和眼色,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此人怕是对烟淼的心思不单纯!

而这边钟铭枫听闻夜倾桓的话,眸光顿时一闪!

回家……

他与烟淼之间究竟是何关系,为何有回家这么一说?

“敢问公子名姓?”总不能他说见就让他见,还是要问问烟淼自己的意思。

“你只言是她夫君便是!”

话落,夜倾桓便眼睁睁的看着钟铭枫失手打翻了手中的茶盏。

可即便如此,夜倾桓却依旧保持着脸上淡淡的笑容,丝毫没有因为钟铭枫的举动而受到影响。

“庄主小心些才是!”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喝着茶,不再去看钟铭枫瞬间僵滞的脸色。

待到传话的小厮回到厅中的时候,夜倾桓却并未能如愿见到烟淼,只听那小厮代为通传说,暂且不愿同他一道离开,让他自行回去便是。

听闻烟淼这般话,钟铭枫倒是不觉松了口气,可反观夜倾桓却是眉头微皱,眸光隐隐有些清寒之色。

已经过了这么久,她竟是连见他一面也不愿……

“素闻庄主义薄云天,乃是江湖中人人敬仰敬畏的大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微微收敛了心中的思绪,夜倾桓竟是忽然开口对钟铭枫说道。

而后者听闻他的话,却是不由得一愣!

还未等钟铭枫想好要接什么话,便只闻夜倾桓的声音又接着响起,“今日天色已晚,在下对此的环境也不甚熟悉,不知能否在贵庄借住一晚?”

闻言,钟铭枫方才明白了夜倾桓方才那一番话的目的何在。

原是在此等着他呢!

前面已经大肆将他夸赞了一番,此刻他若是不应下他的要求的话,倒是自打嘴巴!

“自然可以!”虽然心中有些不大情愿,但是直白的拒绝人家,这样的事情钟铭枫万万是做不出来的。

“如此……便多谢庄主了!”

见目的已经达到,夜倾桓便由千澈推着他,随着引路的小厮一路出了正厅。

而身后的钟铭枫见此,却是不禁微皱眉头,眸中满是忧色。

看起来,此人也是一个颇为难对付的主儿,让他住进藏剑山庄,当真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决定。

钟铭枫倒并非觉得夜倾桓会对他或是藏剑山庄有何不利的行为,而是想到他与烟淼之间状似有些亲昵的关系,他的心中便隐隐有些担忧。

最让他在乎的还是,此人竟然口口声声称他自己是烟淼的夫君,这却是令钟铭枫更加感到摸不着头脑。

如今他半点行动都还没有,就忽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夫君要将烟淼带走,这如何使得!

越是这般想,钟铭枫的心中便愈发觉得担心,偏偏又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问一问烟淼都不敢。

毕竟依照两人如今的关系,他也是没有资格质问她什么的,一切只待她自己的决定罢了。

但是钟铭枫能够看的透彻,却不代表玄姬也是如此。

当她得知有人号称是烟淼的夫君前来藏剑山庄强人的时候,顿时就火了!

尽管内力还未恢复,却仍旧是手提一把大砍刀,气势汹汹的就冲进了夜倾桓所住的院子。

而她这般作为,倒并非完全是为了钟铭枫着想,只是考虑到她与钟铭禄的婚事,恐还是要得到他的同意,是以考虑到这一点,玄姬方才决定要讨好他一番。

至于到底要如何讨好钟铭枫,自然就是要投其所好,而眼下想来他最为迫切想要得到的,应当就是烟淼的芳心!

想通了这一点,玄姬便片刻不耽误,直接提着刀就去找夜倾桓算账了。

在她看来,只要将这个传闻中烟淼的劳什子夫君赶跑,钟铭枫便必然有大把的时日与烟淼在一处。

如此一来,想必也就懒得去理会她日日缠着钟铭禄的事情。

越是这般作想,玄姬便觉得自己无比的聪明,居然能够想到这般曲线救国的法子。

可是她转念一想却又不禁心下叹息,没有想到烟淼看起来冷冰冰,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不料竟然早已嫁了人家,竟是比她动作还快!

今日倒正好瞧瞧,看看能够令烟淼甘心下嫁的人,到底是何等风姿!

抱着近乎是好奇的一种心态,玄姬方才进入了夜倾桓所在的院子,便见到一名白衣飘飘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手中捧着一盏热茶,坐在廊下眺望着远方。

只一眼,玄姬便顿时丢下了手中的砍刀,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站在了那里。

听闻了这一处的动静,千澈方才准备出手,却是被夜倾桓微微挥手制止了。

他方才便注意到了门口处有人在那里探头探脑,只是不知对方是何打算,是以便只当不知。

眼下见她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夜倾桓心下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这女子一直望着他做什么?

可即便如此,他却是依旧不动如山的坐在椅子上,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这个人似的。

而玄姬早在见到夜倾桓的第一眼便仿似丢了魂魄一般,眼神直直的朝着他走去。

她长到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般俊美的男子,像是天上的神仙一般,周身都带着仙气,让人一眼看去,便觉得格外的耀目。

所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想来大概便是如眼前此人。

蓦然回神间,玄姬方才发现自己已经进到了院中,一时间不禁觉得心下有些惶恐,觉得自己这般模样,怕是会影响了那人对她的影响。

就在她踌躇不前,举棋不定的时候,却是忽然见到眼前落花飘飞,片片花瓣随风而舞,霎时间散落眼前。

透着片片飞舞的花瓣,玄姬一时间只觉得不远处的那名男子愈发的迷人,可不料这时耳边却是忽然想起了一道熟悉的清冷之音,“已经帮你洒了花瓣了,快走呀!”

------题外话------

《蚀骨缠绵:琛爷的心尖宠》花生粒著。

他擒住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脸。“你叫什么?”

她星眸带着倔强,下巴被他捏的生疼,咬牙道:“简折夭。”

他听言,竟勾唇一笑,轻笑道:“折夭?”

她不解的看着他。

他恶劣一笑,“你怎么不叫夭折?”

她眸子一瞪。

纵使高高在上,受万人追捧的他,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为了她尽折腰。

宠文,一对一,身心干净,欢迎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