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相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烟淼的话,玄姬却是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就不能不拆她的台嘛!

可是这样的话在烟淼看来,却是并未觉得有何不对。

初见玄姬的时候,她不就是随着漫天繁花而出嘛!

但是自打上次两人再相见,她的内力暂时失去之后,烟淼觉得她大抵就无法控制那些花瓣了,是以才会提前帮她准备的。

原是打算在她去见钟铭禄的时候为她帮衬一番,不想方才见到她踌躇不前的样子,烟淼便只当她是在意自己的出场,是以便提前配合她了。

不过怎地瞧着她此刻的脸色不大好看的样子?!

“烟淼!”

一旁忽然响起了一道温润的声音,两人闻声望去,便只见夜倾桓含笑着朝这边望了过来。

闻言,烟淼的眉头下意识的皱起,没有想到他竟是会找到这里来。

原本以为自己出了烟霞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不料还是被他寻到了。

玄姬看着夜倾桓望向烟淼的眼神时,却是瞬间想起,这人是烟淼的夫君!

这般一想,玄姬的心中顿时觉得无比的失落!

哎……既是烟淼的夫君,那想来便也只有看看的份儿了。

“我先走一步啊!”说完,玄姬便赶忙转身离开了。

看来原本的计划要打消了,毕竟有这样的一个夫君,烟淼绝无可能会看上钟铭枫!

倒也不是说钟铭枫哪里就比不上夜倾桓,只是站在玄姬的角度而言,她觉得如夜倾桓这般温润的男子方才更加能够打动女子的心,想来烟淼也是如此。

见已经没有外人在场,夜倾桓便朝着烟淼招了招手,示意她到他的身旁来。

“这一路游山玩水玩的可还开心?”瞧着烟淼慢吞吞的朝着他走来,夜倾桓唇边的笑意未变,眸中之色愈发的清润。

闻言,一旁的千澈不禁眸光一闪!

殿下这话怎地说的与他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不管怎么说,皇子妃都是不顾殿下直接出走离开了皇子府,他原本以为殿下心中会不悦的。

更何况如今皇子妃还直接与其他男子待在一处,虽然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是这般行事到底会令殿下有所误会。

但谁知千澈心中担心了那么久的事情,竟然完全都没有出现。

夜倾桓只是含笑的望着烟淼,半分指责都不曾,甚至从头到尾他都没有问一句烟淼当日离开的事情。

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却是不禁微微皱起眉头,像是在思考到底要如何回答。

见状,夜倾桓淡淡笑道,“还是不愿同我说话?”

他本以为她离开了这么久的时日,纵是心中还有气,也应当不至于如同之前那般了,不料竟还是不愿理会他。

可烟淼听闻夜倾桓的话,眉头却是皱的更加紧,“不是!”

她只是在回想着,这一路的经历到底算不算是游山玩水……

似乎也没什么好玩的事情,反倒是处处都透露着惊险和刺激!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难道他的手长到……竟然连江湖中也可以轻易的打听消息吗?

“……此前江湖中有人传言,说是在瓜洲古渡见到了你,是以我便得知了你不在烟霞山的消息。”

在来这里之前,夜倾桓便想到过,烟淼必然会问起他这个问题。

倘或是换成从前的话,说不定他会说些不那么复杂的事情搪塞过去,但是如今,他却选择照实相告。

有些事情,其实是她教会他的!

他想保护她的心是好的,不想让她的纯真失了本质也是好的,只是用错了方法。

也许他不该将她全然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本以为那样是保护了她,其实是将她越推越远。

既然已经决定了今生非她不可,那合该两人要风雨同舟,她也有权利得知所有的真相才是。

“烟儿,玩够了的话,便随我回去吧!”他可以放任她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可是唯有离开这件事,绝对是他无法忍受的。

她觉得他不好的、或者是做错的地方,只要她能够说出来,他都会去改的。

闻言,烟淼却是直视着夜倾桓的眼睛,声音清冷的说道,“可我眼下还不愿回去!”

出来的这段时日,她见到了很多的事情,也想了很多的事情,她与夜倾桓之间的关系,她虽还未完全理得清,但比起从前的毫无头绪,她如今已是有了自己的想法。

之前她还以为,也许她心中解不开的结可以去找青冉问问,可是后来她发现,心结之所以为心结,便是因为结在心中,不在掌中,外人难以解开,唯有靠自己。

纵使聪明如青冉,想来也是没有办法帮她解开心结,是以她才会在离开三皇子府之后直接回了烟霞山。

千澈听闻烟淼的话,却是不禁深深的低下了头,很怕殿下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动怒。

虽然千澈自从跟在夜倾桓的身边开始就从来不曾见他发过脾气,可越是这样的人,发起脾气来方才愈发的可怕。

但是等了半晌之后,千澈发现夜倾桓竟还是静静的坐在那,甚至连唇边的笑意都未曾变过。

“如此的话,我留在这里陪你可好?”

“不好!”

毫不犹豫的拒绝,烟淼甚至连含蓄一点都不曾!

可即便如此,夜倾桓还是耐着性子问道,“那烟儿想我如何?”

既是他先惹得她不快,那合该这苦果该由他自己来尝,眼下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的。

“你回去吧!”仔细想了想,烟淼竟是如此开口说道。

闻言,夜倾桓一直温润淡笑的脸终于出现了一丝僵滞,却是瞬间就被他掩饰了下去。

“钟铭枫可曾与你说过什么话?”忽然,夜倾桓竟是提起了与之前完全不相关的话题,让烟淼不觉一愣,眸中满是不解之意。

说话……他们每日都会说话啊!

这般一想,烟淼便直接点了点头。

见此,夜倾桓的眸光却是不觉一凝,心中也不觉跟着一紧!

“说了什么?”

“很多!”每日他们见面都会说很多的话,他会询问她的内力可恢复了、会给她讲起山庄的由来、会问她当日喜食的膳食……

越是问下去,夜倾桓便越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

“我是说,他可曾与你提到过,他有何中意的女子?”

“不曾!”

听闻烟淼如此一说,夜倾桓方才终于觉得松了一口气,心头的乌云也渐渐散去。

来此之前他便得到了一些消息,只道是藏剑山庄的庄主似是有了意中人,不仅直接将人带回了庄子去住,甚至还将山庄中珍藏的名剑都准备赠予她!

是以从方才来到这里开始,与其说钟铭枫在处处提防着夜倾桓,倒不如说是夜倾桓在事事防备着他。

虽然夜倾桓的心中也明白,依照烟淼的性子,要想全然的接受一个并不容易。

她从前既是喜欢他,那想来一时半刻是忘不掉的。

而当她一旦忘掉,就绝无可能再给他半分机会!

届时不管她接受了谁,便会全身心的接受那人,心中不会留他半点的位置。

因此在见到钟铭枫的第一眼,夜倾桓便已经将他当成了死敌。

只不过他们两人之间到底会不会对上,这还要取决于烟淼的态度。

若是她果然对钟铭枫有些男女之意的话,夜倾桓觉得自己只怕是没有那个肚量容着他。

不过好在,烟淼自己在这事情上也是一知半解,而钟铭枫也尚未与她言明心迹,他倒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钟铭枫有中意的女子吗?”为何这样的事情她竟是不知道?!

------题外话------

大奇:室长,以后我要给你家孩子当干爹!

浮梦:为啥是干爹?

大奇:因为这样以后你家孩子出去说的时候,别人就不敢惹她了。

我干爹如何如何……多霸道!

浮梦:可以可以!

大奇:是吧是吧!

h君:你俩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大奇、浮梦:和你有毛关系?

h君:如果你真当干爹的话,以后我孩子就会出去对人说,我干爹和我妈一起睡觉了、我干爹和我妈一起洗澡了……

大奇:……

浮梦:……

好像没什么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