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等待/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自然不清楚这样的事情,是以方才会询问你……”

既是钟铭枫没有告诉烟淼他心中所想,那夜倾桓自然不会好心的去帮他言明。

就算他对烟淼有信心,觉得她不会轻易变心,可是奈何她如今不愿待在他的身边,这也是不得不预防的一个因素。

听夜倾桓如此说,烟淼方才不再追问。

她就说嘛……有关钟铭枫的事情,夜倾桓怎会比她更加的清楚!

但是烟淼不知道的是,有些事情,夜倾桓就是比她知道的更清楚。

“你几时离开?”

夜倾桓:“……”

竟是如此巴不得他赶快离开吗?!

不得不说,烟淼这般问,的确是令夜倾桓觉得有些失落。

他本以为就算她心中有气,可到底心里还是会有些思念他的,就像他对她一样。

可怎知她竟是如此希望他赶快离开!

看着夜倾桓微微黯淡下去的眸光,烟淼似是忽然开窍了一般,竟觉得自己的话是不是说的有些不对。

“我不是赶你走的意思,只是你身为皇子,如此不在城中跑到江湖门派中来,倘或被人知晓的话,会不会有麻烦?”

闻言,夜倾桓方才终于淡淡一笑,随后朝着身后的千澈示意了一下,后者瞬间就消失了身影。

他与烟淼难得久别重逢,至今还未好好说说话呢!

心知他眼下在外面不能暴露自己并非断腿的秘密,烟淼便自发的走上前将他推回到了房中。

待到两人进到房中的一瞬间,夜倾桓便瞬间起身抱住了她。

如此快速好不防备的动作,若是换成往日的话,想必烟淼就算是防备也好,定然是早就出手了。

可是这一次她却乖乖任由夜倾桓抱着,没有对他出手,也没有直接抗拒,反应很是平静。

但是偏偏她这一平静,夜倾桓反而是难以平静了!

“烟淼……你为何没有防备?”这不像她以往的反应啊!

“我打不过你,自然便也防不住你。”她如今半点内力都没有,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的眸光不觉一闪!

打不过?!

她怎么可能会打不过他!

除非……

想到什么,夜倾桓一把扣住烟淼的腕脉,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你的内力呢?!”怎么回事……她竟然半分内力都没有了!

“不见了!”

“为何会不见?”依照她的武功,江湖中能伤到她的人,应该寥寥无几。

那她到底为何会失去了所有的内力?

“不小心将紫鸢给我的药粉洒到身上了!”

夜倾桓:“……”

他该相信吗?

若不是知道烟淼从来都不会骗人的话,夜倾桓只怕会觉得她是在逗他。

听着烟淼将当日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说与他知道,夜倾桓的眸光不禁渐渐暗了下来。

难怪她会留在藏剑山庄,原来是因为这个。

“那几时会恢复内力?”

“不知道!”

夜倾桓:“……”

她怎会如此不上心!

“既是这般,那你还是与我回去吧!”

之前以为她有武艺傍身,他也不会强制干涉她,让她一定同他回到丰鄰城。

可是如今她既是失去了内力,他心中却是实在放心不下。

“不!”

方才不是说好了嘛……他先离开,等她想明白了心中最后的问题,便会自己回去的。

“那你还是要留在这吗?”

“也不一定,我也可以去江湖中逛逛啊!”

“……若你果真不愿同我回去,便还是待在这里吧!”

虽然夜倾桓的心中不大愿意烟淼继续与钟铭枫有何接触,可是比起她打算赤手空拳的去闯江湖,他倒是宁愿她待在此处。

尽管心中不愿承认,但不可否认的是,钟铭枫的确是会保护好烟淼不受伤害。

而且还有一点便是,他近来得到了消息,父皇有意再次对临水出兵。

一旦夜倾辰出征的话,丰鄰城中便等于是少了一人坐镇,就算夜倾瑄他们心中明白此事的严重,不会选在此时继续争斗,但是难保不会为此做准备。

是以烟淼不在丰鄰城中也好,免得有人将矛头对准她。

“烟淼……你可是还在生我的气?”仔细想了想,夜倾桓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

闻言,烟淼皱眉想了想,半晌之后方才缓缓的摇了摇头。

她的气性本就没有如何大,只是当时有些心下难以接受,过了这么久的时日,她早就不生气了。

只不过……她如今有些不敢再轻易的相信他罢了。

“那你方才为何对我避而不见?”他还以为她当真是不愿再理会他了呢!

“怕你暴露身份呀!”

他身为皇子的身份……应当是不能轻易与旁人说起的吧!

“夜倾桓,你说话并不算话!”答应过她不会欺骗她,可是到头来还是食言了。

看着烟淼神色严肃的与他这般说着话,夜倾桓竟是难得的觉得有些紧张。

“是我的错……”

“那你日后还会再骗我吗?”

“不会!”他怎么还敢!

“我不信!”

夜倾桓:“……”

这就是所谓的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几时等你心甘情愿的回到丰鄰城,我会让你明白的。”

原本这一次他来到藏剑山庄寻她,是打算直接将她带回三皇子府的。

可是照着眼下的情况来看,多半是要等她自己主动回去了。

“好!”

说完,烟淼却是忽然倾身抱住了他,双手轻轻的环住他的肩膀,清冷的眸光中隐隐带着一丝笑意。

感觉到依偎在自己怀中的人,夜倾桓有瞬间的错愕和僵滞,随后方才神色惊喜的回抱住了她,声音温柔的问道,“怎么了?”

她倒是极少有这样的时候,怎会忽然表现的如此依恋他?

“大抵是有些想你了……”

闻言,夜倾桓的眸光不觉一闪,随后不禁淡淡微笑。

果然!

烟淼就是烟淼,便是连在与他闹脾气的时候,也是有什么说什么,丝毫不会去掩饰自己的心意,刻意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去欺骗她自己。

唯有这样的她,才是他最喜爱的!

“你是该想着我的,毕竟你还欠着我一样东西呢!”

“什么?”

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她倒是不曾记得自己几时欠过他什么。

从三皇子府离开的时候,她可是净身出户,并不曾带的半分银钱,何以他有此一言?

“我的洞房花烛夜,烟儿打算几时补给我?”

大婚之夜独守空房,想来他也是史无前例的第一人了!

闻言,烟淼的神色却是忽然一愣,随后方才明白他是何意,不过心中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洞房花烛之夜过了便是过了,难道还能补回来不成!

再则,他从前也不是没有迎娶过其他的女子,何以要对洞房花烛夜如此执着!

“难道要再大婚一次吗?”

“……并非如此!”

他并不是这个意思,与她如此说,也不过就是想要逗逗她罢了,若是能够顺道为自己谋一些福利,这自然是最好。

不过依着烟淼的想法和素日的行事作风,夜倾桓觉得他大抵还要等上个把年月……

只是好在,他还有那个机会去等,不至于连等她的资格都没有。

如今瞧着她依旧好好的窝在他的怀中,眉目清冷的望着他,夜倾桓便觉得心中无比的满足。

纵是她眼下不愿与他回去,心中仍旧对他有些芥蒂,可那些都不重要。

对于如今的夜倾桓而言,没有什么比烟淼依旧在意他更重要。

他不知道她心中的结究竟几时能解开,可只要她心里还是念着他的,那不管多久……他都可以等!

等待多久其实都不算长,只要能有情作为补偿……

------题外话------

月底啦!大奇来收票票啦!不送出去就过期鸟,记得送出去呦!

今天四更!今天四更!今天四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