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答案/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桓来了藏剑山庄不过两日便离开了,走的时候依旧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烟淼并没有同他一道离开。

至于这其中的原因,外人并不是十分的清楚。

不过对于钟铭枫来讲,烟淼到底为何会选择留下来,他心中虽是好奇,但并非是一定要知道。

只要如今她人还在山庄中,那其他的事情,反倒是没有那么重要了。

“哎……你这样可不行!烟淼都不明白你的心意!”看着钟铭枫远远站在烟淼的院外并不进去,只目光纠结的望着她所住的地方,玄姬不禁恨铁不成钢的叹息道。

虽然觉得有烟淼夫君那样的人物在身畔,她未必能够再对旁人动心,可事实证明她并未随她夫君一道离开,这是不是可以证明她的心里其实并没有将那人看的有多重要。

如此一来的话,钟铭枫也许就有机会了呢!

原本玄姬是不愿趟这趟浑水的,但是眼下看着钟铭枫可怜兮兮的模样,她便一时动了恻隐之心,觉得这样求而不得的他,其实与她很像。

倘或是换成从前的话,玄姬定然会好生幸灾乐祸一般。

毕竟她若是不幸的话,那合该别人过得比她更差,她的心里方才会平衡。

但奈何此人是她心上人的兄长,她便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帮他一帮了。

而钟铭枫听闻玄姬的话,却是神色略有些惊讶的望着她,似是不明白她是如何看出他心中对烟淼的心意的。

“你眼中的情意如此明显的,除了烟淼那个傻姑娘之外,其余人都看出来了。”亏他自己还以为藏得有多好,其实早就不是秘密了。

不过好在……他想要瞒着的人,倒是当真被他瞒住了。

或者说,烟淼压根就没有一丝的察觉!

这般一想,玄姬倒是忽然觉得有些心疼钟铭枫,她便是再不济,好歹也是让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意图。

可他倒好,折腾了半天,恨不得将自己的心都讨给人家,却一直藏着自己的心思不让人家知道。

“我说你啊……也莫要橡根木头似的在这杵着,有些事情你不说出来她怎么会明白呢!”

就像她一样,若是她不说自己喜欢钟铭禄,旁人又怎会知道!

“就算她明白了又能怎样!”钟铭枫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落寞,眸中的忧伤甚至让玄姬都有些不忍心看。

烟淼已经嫁给了旁人,连夫君都有了,即便他心中有何想法,如今也是无处言说,何苦说出来让她平添忧思,莫不如只他一人独尝这个中滋味就好。

而玄姬听闻夜倾桓如此一说,却是不禁伸手挠了挠头,她也不知自己到底该不该说出这话来打击他,不过依照她对烟淼的了解,就算她知道了钟铭枫对她的情意,也未必就会因着无法回应他感到有何纠结彷徨。

非是她心冷意冷,而是烟淼那个人就是活的很简单,在她的想法里,很多事情都没有那么复杂。

“若是她明明白白的拒绝你,那你以后便可以死心了,可若是她没有拒绝你,难道你要就此错过这般大好的机会嘛!”

闻言,钟铭枫的眸光不禁一闪,随后眉头微微皱起。

心中隐隐被玄姬劝说的有些动摇,可他一时间还是难以作下决定。

“烟淼为何没有随她的夫君一道离开,难道你半点都不好奇吗?”一边说着,玄姬一边注视着钟铭枫的神情,果然见他目露深思。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却是猛地转头望着玄姬说道,“你如此费尽心机的鼓动去向烟淼表明心迹,到底是为何?”

他才不会相信她还有那般好心,竟然会无缘无故的帮他!

“你们名门正派不是素来讲究知恩图报的嘛……若是这次我帮了你,为了感激我,想来日后你也是不好意思再阻挠我与钟铭禄的事情吧!”

“你为何非要缠着铭禄不放?”

他就不明白了,他们才见过几次,怎地就这般非他不可了呢!

“不缠着他,那我缠着你啊?”

钟铭枫:“……”

“钟铭枫,你从前可曾想到自己会为了一名女子倾心?”

看着忽然之间变得极为严肃的玄姬,钟铭枫的眼中有瞬间的错愕之色。

他从前只一心想着铸造天下名剑,哪里去考虑过什么儿女私情!

但是转变……似乎是从认识烟淼开始的!

“你连自己的事情都无法估测,为何就一口咬定我对钟铭禄一定不是真心的!”

闻言,钟铭枫不禁一时语塞,半晌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尽管知道玄姬说的是对的,可钟铭枫却仍旧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就算你是真心又如何,你们始终无法在一起。”

“为何?”

“你是罗刹宫的护法,他是藏剑山庄的公子,一旦被其他门派发现你二人之间有何牵扯的话,整个藏剑山庄都会成为你们的陪葬!”

近来庄中便时常有下人回禀,说是庄外似是有人在窥探,想来便是玄姬住在此处的消息走漏了,已经有江湖中人开始注意了。

听闻钟铭枫的话,玄姬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说她是魔道妖女,不分青红皂白便提剑杀人,可他们名门正派又如何了,还不是什么事情都要管,均是一群沽名钓誉之辈!

她不过就是看上了一名男子罢了,与他们有什么相干,凭什么任何事情都可以成为理由来阻碍她!

“若我一定要……”

“你们在说什么?”

忽然!

烟淼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惊得两人赶忙回身去看。

“没……没说什么……”看着烟淼望过来的眼神,钟铭枫的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眼神也是不禁有些闪闪烁烁。

见状,玄姬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之后,便直接开口朝着烟淼问道,“烟淼,你为何没有随你夫君回家?”

而钟铭枫在听到玄姬的话之后,却是赶忙神色紧张的望向烟淼,有些害怕听到她的答案,却又忍不住迫切的想要知道。

“我还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暂时不愿同他回去。”

待到她将心中最后的一点疑问解开,或许她就会能够释怀了,也可以再从前开始选择去相信他。

“这么说来,他当真是你夫君?”

不管怎么看,玄姬都很难想象烟淼会答应嫁给何人,如她这般高冷之人,似乎就该不染凡尘,缥缈若仙。

“不是我的,难不成是你的!”

玄姬:“……”

怎么忽然之间觉得火药味那么浓呢!

而钟铭枫听闻烟淼如此肯定的回答,却是不由得眸光一闪,整个人都是一僵!

她承认了那人是她的夫君,甚至言辞之间,也未见他们之间有何矛盾的样子。

看来一直以来都是他多想了,烟淼对他从来都没有别的心思,其实从一开始他心里就明白的。

“烟淼,你到底为何会离开他的身边……”

来到了……我的身边?

后一句话,钟铭枫不敢问出口,也不知道要以什么口吻去说,只目光灼灼的望着烟淼,等着她对于前半句的回答。

一旁的玄姬闻言,却是不禁看了看烟淼,又转头看了看钟铭枫,忽然便觉得自己待在这一处有些多余,忽然见到有人推着钟铭禄从不远处走过,她便立刻拔腿追了上去。

虽然她对于烟淼的事情也感到格外的好奇,但是为了不得罪钟铭枫,她觉得她还是暂时避开的好。

待到这一处只剩下钟铭枫与烟淼两人,他方才眼神紧张的望着她,等着听她的答案。

他设想过无数个答案,猜测着烟淼与那人之间可能发生的情况,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给出的竟会是这样一句回答!

------题外话------

【盛世婚宠之娶妻送宝】简牍

假死失踪五年,回来还带了一个女儿,这样的女人怎么办?

顾少:下不了床就乖了。

宠文,绝对宠文

本文26~29号2p,活动多多,欢迎来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