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白衣飘飘/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素来听闻飘渺仙子行踪莫测,极少有人见过她真正的容貌,只知道她常穿一袭白衣,随身带着一支玉笛,除此以外,江湖中人对她的了解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对于她的武功,也会众说纷纭!

有人说她神功盖世,杀人不见血,剑法尤其精绝。

还有人说,其实缥缈仙子并没有半点武功,而她之所以那般厉害,全是依仗一身仙法。

总之就是说什么的都有,将她传的神乎其神,连烟淼自己听闻之后,都不禁有些觉得好奇。

到底师傅当年下山是做了些什么事情呢……为何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江湖中的人还是这般惊艳她的存在?!

但是这个问题,想来永远都不会有人能够为她解答了。

而方至如今,烟淼看着对面的那群人瞬间就变了脸色,不禁心下微叹,看来师傅老人家也并非是一点好事儿都没做,至少这名头留给了她,还当真是有些用处。

她尚且都未说呢……他们便已经吓得如此了!

“你当真是缥缈仙子?!”看着烟淼过于年轻的一张脸,人群之人不禁有些怀疑的问道。

该不会是随意找个人过来假扮烟淼,为了将他们吓跑的吧!

“我从来不骗人!”为何每一个人得知她是烟淼之后,都要有此一问?

“可就贫道所知,飘渺仙子当年现世的时候,便已经是这般年纪,为何这么多年多去,你的容貌未有丝毫的变化?”

他可是不信什么仙法、仙术,也根本不认为这世间有能够永葆青春的法子。

众人听那道士这般一问,心中也不禁觉得奇怪。

而钟铭枫在听闻这话的瞬间,却是下意识的看向了烟淼的方向,随后不经意间对上了玄姬惊疑的目光,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与自己相同的神色。

从最初遇见烟淼开始,他们便都忽略了这样一个情况,倘或烟淼真的是飘渺仙子,那么她如今的年纪……应当着实是不小了才对!

但是如今观眼前之人的容貌,钟铭枫却觉得,她只怕比他还要小上几岁,这倒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相比于众人的惊疑不定,烟淼自己反倒是极为平静,只是她关注的重点却与他们均是不同。

“你曾经见过我?”

闻言,那道士不禁一愣,随后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曾!”

“既然不曾见过,你怎知我的容貌没有变化?”她与师傅本就不是同一个人,样貌定然是不同的。

“这……”

听烟淼如此一说,那道士一时语塞,竟是有些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又未曾见过缥缈仙子,哪里知道她曾经是什么样子。

只是此前听闻旁人提起,便觉得当年的缥缈仙子理应如今也红颜迟暮才对。

“你们这些伪君子,莫要头发长见识短的在人前闹笑话了!缥缈仙子的武功又岂是尔等鼠辈能够轻易参透的,还是早些滚回自己的老巢去吧!”

玄姬的声音充满了讽刺之意,眸光鄙夷的望着那群自称正派的武林人士。

不管烟淼到底是不是缥缈仙子,眼下都不是最重要的。

只要能将眼前的这群人唬弄住,她到底是谁,其实玄姬觉得并不重要。

那群人一听玄姬满口的鄙夷之话,顿时气的火冒三丈,可是又碍于烟淼站在前面而不敢轻易动手。

“姑娘当年以一己之力斩杀为祸武林多年的魅影阁,如今为何竟然与这妖女厮混在一处?”

“我们两人不慎中了毒,身上内力暂失,是以才会在此养伤的。”

玄姬:“……”

这姑娘到底是哪一伙的!

如此重要机密的事情也是能与旁人轻易言说的嘛!

一旦那群人知道她们此刻全无内力,必然会毫不犹豫的杀向她们!

而事实上,玄姬想的也果然没错,那群人一听闻烟淼的话,脸上顿时便变了一个神色。

从方才的恐惧变成了肆意,好像再也无所顾忌一般。

见状,钟铭枫一把将烟淼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唯恐待会儿打起来的时候会伤到她。

其实对于烟淼会如此言说,钟铭枫的心中多少有些预感。

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她便是如此,不会说谎、不会敷衍,心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事实究竟是怎样,她就会照实说出实情,绝无半点隐瞒。

这样的性子固然难得,可也需得有人能够强大到足以支撑起一片天空,将她完好的保护在其中,方才不会受到这世间的种种侵染。

而这件事情对于烟淼来讲,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是不能说的,相反在她的认知里,也许只要解释清楚了玄姬来此的目的,或许大家便可以相安无事。

但是事情似乎并没有朝着她预期的方向发展,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均是纷纷持剑指向她,不管她到底是好是坏,是敌是友。

似乎只要与他们的决定和打算相违背,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杀掉她。

那一张张人脸出现在她的面前,打着正义的旗号滥杀无辜,瞬间便变得极为的丑陋。

她好像……忽然之间就有些明白,为何夜倾桓会选择欺骗她。

因为有些事情的真相,实在是太过不堪!

“庄主若是再不让开,就休怪我等无礼了!”说完,便只见那些人“唰”一声拔出宝剑,与山庄的护卫直面对上。

见此,还未等钟铭枫有何反应,烟淼却是瞬间化笛为剑,二话不说就杀将了上去。

师傅曾经同她说起过,打架的时候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准、狠!

管什么招式漂不漂亮、姿势优不优美,那是在拼命,又不是在跳舞,要那么好看做什么!

而且……师傅同她说打架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说话!

还未开打之前就前说上一堆的废话,那是最错误的事情,要打就打,费那么多话做什么!

眼见烟淼已经直接冲了上去,玄姬却是顿时愣在了那里。

她的内力……恢复了?!

可是为何她的还没有恢复,这是怎么回事?

片刻之后,玄姬心底的疑问方才终于有了答案。

烟淼她……根本就不曾动用内力!

完全就是实打实的打法,拼的就是剑法的招式和速度。

那群人自然也是看出了烟淼并没有内力在身,只是却不禁觉得更加的惊骇。

尚且没有用内力,便已经是将他们打的落花流水,倘或当真有一日待她恢复了内力,只怕屠了整个武林也不在话下吧!

这般一想,他们的招式也变得更加的狠厉!

不管怎么说,今日已经动了手,倘或不能将她们一举杀了的话,只怕日后定然会遭到藏剑山庄的报复!

更何况,烟淼与那魔道妖女均是失去了内力,这是多么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这一次,只怕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可尽管心中想的明白,但是当他们见到烟淼招招致命的杀过来时,却仍是忍不住的觉得心底发寒。

因着钟铭禄行动不便,是以玄姬便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就算她没有内力在,可单凭一身硬功,旁人想要杀她也是不易。

只不过……会受一些皮外伤罢了!

这一日的藏剑山庄门前,各路武林人士与庄中之人战成了一团,鲜血流的满地都是,已经分不清到底究竟是何人的。

而待到双方终于停战,便只见那女子一身白衣染满了鲜血,手中的玉笛剑也滴答、滴答的流着鲜红的血液,显得触目惊心。

她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依旧澄净的望着对面寥寥无几的几人,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几不可察的笑意,却是顿时吓得他们遍体生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