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以死谢罪/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只当烟淼是一时杀得兴起,是以方才会露出这般兴奋的神色。

但是事实上,她不过就是因为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是以方才会觉得心情舒畅。

钟铭枫说的是对的,她与夜倾桓之间的事情,其实并不存在谁对谁错,只是他一味在用他的办法来保护她,而她此前并不能明白理解罢了。

夜倾桓对她的好她是知道的,只是原本她一直在纠结他欺骗她的事情,可经过了今日的事情,

她想她懂了。

这世间有太多的人,并不如她想象的那般美好,而夜倾桓所做的……就是保护好她心中的想法,不愿让她面对这般现实的情况。

心中越是想的透彻,烟淼的心情便不禁觉得放松,唇边的笑意也就愈发的明显。

见状,不仅仅是对方的那些人感到恐惧,便是连玄姬都有些错愕的看着烟淼,不明白她怎会忽然之间露出这样的神色。

要知道……便是她们两人相识了这么长的时间,玄姬也从来没有见到过烟淼如今日这般微笑。

一时间,倒是不禁有些看呆了神色!

“如何……可还要再战?”看着对方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人,烟淼的声音显得很是清冷。

事实上,她自己也受了一些皮外伤,不过却并没有大碍。

即便需要再与他们打上一遍的话,她也一样能撑得住!

听闻烟淼如此说,为首的那几人却是纷纷神色惊恐的退了几步。

藏剑山庄的人几乎都没有受很重的伤,反而是他们这边,功力散尽的功力散尽、满身剑伤的满身剑伤,实在是有够狼狈。

不过有一点值得注意的却是,尽管他们的伤势多很严重,但却并未有一人丧命。

是以此刻听闻烟淼的话,他们的心中便不禁觉得更加的惶恐。

那般激战混乱的情况下,她竟然还能把控对人下手的分寸,全部将他们重伤,偏偏又不会伤了他们的性命。

更何况,她如今还未曾用半点内力,倘或有朝一日她的内力全部恢复的话,还不知道到底会造成何种样的局面呢!

已经闹到了眼下这般地步,纵然她并不是缥缈仙子,他们也是万万不敢再轻视于她。

“你……你如此重伤各大门派之人,就不怕将来被人寻仇吗?”尽管心中已经对烟淼感到十分的恐惧,但他们仍旧是强撑着面子问道。

今日在此闹出这件事情之后,只怕不日江湖中便会传言纷纷,到时候即便她武艺再是高强,想来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可是烟淼听闻这话,却是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眸中满是不解之意。

“所以……你是提醒我该杀人灭口吗?”

闻言,那群人却是瞬间吓得屁滚尿流。

但是对于烟淼而言,她却并不是刻意说出这样的话来吓唬他们,她只是很认真的在询问罢了。

因为师傅曾经告诉过她,有些时候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不需要将自己的意图完全暴露出来,反而是略显神秘一些,会给人更多的遐想空间。

便如眼下这般状况,她分明有能力直接杀了这群人,可是她却并没有,烟淼觉得师傅她老人家大抵便是这个意思。

“玄姬你们是带不走的,不过此事确然是与钟铭枫无关,你们日后若想报仇的话,直接来寻我便是。”

“烟淼!”一听烟淼如此说,钟铭枫想要出言制止却是已经来不及。

此事本就与她无甚相关,将她无辜牵扯进来他已经感到万分的抱歉,如今却又哪里能让她为此担责!

“只不过……”说着话,众人便只见烟淼握着玉笛剑的手缓缓抬起,慢慢指向众人,随后大家便听到她一贯清冷的声音接着响起,“若是再被我遇上的话,便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话落,一时间藏剑山庄的门前只余呼啸的寒风凛冽吹过,半晌都未有人再敢吭声。

这话倒不是烟淼在托大,而是她如今没有内力,是以很多招式上会得到一些控制。

可他日待到她的内力恢复了,只怕就不仅仅是受些重伤这般简单了。

听闻烟淼的话,他们便连忙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藏剑山庄,而这当中有一些被打的昏迷之人却是已经无人再无顾忌他们的死活。

见状,烟淼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心中觉得有些讽刺。

方才来时还是成群结队一团和气的样子,可是待到逃命之时,却是已经各自逃窜,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烟淼!你没事吧?!”玄姬几步走到烟淼的身边,仔仔细细的检查着她身上的伤口。

“没事!”

闻言,玄姬见她真的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方才悬着的心才算是终于安稳了下来。

原本她便一直在担心烟淼的伤势,只是恐若她当时就问出口的话,怕是那些人便会更加觉得有恃无恐,是以她才一直忍着。

眼下见她当真没有什么大碍,她心中的石头也终是落了地。

“还是赶快回去包扎一下吧!”钟铭枫看着烟淼身上触目惊心的血迹,觉得不管是她的也好,别人的也罢,还是尽快处理了为好。

总觉得她不适合如此浓艳的颜色,还是那般绝对纯净的白色更加的适合她,也更加衬得起她。

因着烟淼之前将大部分的人都牵制住了在她那边,是以钟铭枫倒是不曾受到伤害。

而玄姬一直在保护着钟铭禄,倒是肩膀处被人砍伤了一刀!

一时间,几人都回了自己的院子,由着庄中的大夫为他们诊治疗伤。

钟铭禄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眼中似有无限哀愁。

虽然今日暂且躲过了这一场劫难,藏剑山庄中的人也未有很多人受伤,但是这般大张旗鼓的与武林各个门派为敌,将来断或是没有宁日了。

可是当时既然已经决定了要为铭禄保住玄姬,那么不管此后发生什么,他都是不会后悔当时的决定。

而且看着今日铭禄的反应,想来定然是已经对玄姬上了心,纵是钟铭枫心中有些放心不下这般情况,却仍旧无法直接出言制止。

他能做的,便也只是好生在背后保护他们,不让他们受到伤害而已。

但是谁知钟铭枫的打算还未付诸实践,钟铭禄却是自己找了过来。

“今日之事,怕是不会轻易了结,兄长心中可有解决之策?”钟铭禄的声音温柔的响起,眸中却是闪过了一抹忧色。

倘或不是因为他惹出的麻烦的话,想来藏剑山庄也不会造此劫难。

闻言,钟铭枫的眸光倏然一凝!

半晌之后,他方才皱眉说道,“你与玄姬要尽快离开藏剑山庄!”

否则的话,只怕那群人定然不会甘心就此离去的,他日若是卷土重来,必然依旧会朝着玄姬下手!

“那兄长呢?”

“我自是要守在这里!”这里是父辈们打下来的基业,他绝不能轻易的放弃。

可铭禄不一样,他自幼便活的极为辛苦,如今难得有了一个自己喜爱的女子,也该学着与旁人一般好好的生活,不该再为从前所累。

“兄长如此,铭禄断不能应!”钟铭禄的声音虽然依旧温柔,但是语气中,却是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我心中有一想法,兄长不若听听!”

“是什么?”

“将玄姬送回罗刹宫,我以死谢罪!”唯有如此,才能算是对江湖中人有个交代,否则的话,只怕天长日久,这件事情都是难以有个了结。

毕竟……玄姬曾经杀死过那么多的武林中人,那些人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若是想要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平息这件事,便也唯有以命抵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