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家族历史/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好了!”说着,玄姬便一把抱住了钟铭禄,整个人都开心的不行,似是得了什么极其珍贵的宝贝一般。

见烟淼还站在旁边,钟铭禄一张秀气的脸顿时变得红扑扑的,他伸手欲将玄姬推开,可是又不敢真的使出全力,一时间,倒是被她抱的更紧。

“你先……放手……”这般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实在是有碍观瞻。

闻言,玄姬不禁没有松开,反而是朝着钟铭禄更加靠近了一些,顿时便见到他连耳根都红了起来。

“哈哈……就不放!”

看着钟铭禄被她逗弄的不行,可偏偏他又耐着性子不忍心同她发脾气,玄姬便只觉得心里都要乐开花了。

她就说功夫不负苦心人,钟铭禄到底还是被她缠到手了。

原本他还不承认自己对她的心意,这下没办法狡辩了吧!

说什么他是名门正派,她是邪魔外道,只要他们自己想要在一起,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铭禄,你随玄姬一道离开吧!”

忽然!

钟铭枫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几人闻声望去,便见他面色沉沉的走了过来。

“离开?去哪?”

听闻钟铭枫的话,玄姬却是不禁一愣!

“想来你也应当知道,那些人均是冲着你来的,我恐再如此下去,藏剑山庄根本保你不住,是以你还是赶快走吧!”

还有一点钟铭枫没有说的是,尽管是他作下的决定要救玄姬,但是如今江湖之中定然已是风声四起,藏剑山庄多年忠义之名,怕是就此毁在了他的手上。

可若是再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想他还是会如此决定的。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不过都是每个人的立场不同造成的,却又哪里有什么真正的正邪之分呢!

“你这是什么话!既是由我惹出来的祸事,我自然要想办法解决,拍拍屁股就走,这可不是我玄姬的行事作风!”

她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对于自己在乎的人,她还是可以豁出一切的。

钟铭禄既是为了她直接同江湖中人对上了,那她自然不能一走了之。

即便是要死,她也定然是要同他死在一处的。

“我费尽心机保住你的性命,为的是让你能够与铭禄好生在一起,而非是让你投桃报李与我在此共同御敌,你可知待到这个消息传遍江湖,届时前来藏剑山庄讨说法的人,恐还有你罗刹宫!”

到了那个时候,正邪两道皆是会来这里讨要玄姬的人,那场面又岂是今日能比!

闻言,钟铭禄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眸中满是化不尽的愁绪。

可是反观玄姬却好像并不在意似的,听闻钟铭枫提到了罗刹宫,她却是忽然一笑,让几人不禁错愕不已。

“放心吧!罗刹宫不会来凑热闹的!”玄姬的声音中充满了轻松的笑意,让钟铭枫等人不禁觉得心下奇怪。

“你为何如此笃定?”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罗刹宫的护法,如此直接会正派人士走在一处,只怕那里的人也不会轻饶了她吧!

“因为罗刹宫的宫主是我爹!”

钟铭枫:“……”

钟铭禄:“……”

爹!

这件事情……为何他们从未听说过?!

看着两人脸上明显的震惊之色,玄姬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一旁的烟淼,不觉奇怪问道,“你没同他们说吗?”

她之前不是就告诉她了嘛!

闻言,烟淼却是神色清冷的回道,“我与旁人说这个干嘛……他又不是我爹!”

玄姬:“……”

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此前从未听说过这般传闻……”钟铭枫的眼中布满了疑惑,眉头紧紧的皱着,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可是不管怎么回想,钟铭枫也还是没有想起有关罗刹宫宫主是玄姬亲爹的事实。

该不会……是她刻意在欺骗他们吧!

“自然不会听说!我爹怎么可能让这般丢脸的事情传到江湖上去!”

倘或不是与他们足够相熟的话,玄姬自己也是不愿将此事说与他们知道的。

毕竟……实在是有够丢人!

而钟铭枫和钟铭禄听闻这话,却是不禁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中见到了疑问。

丢脸?

堂堂罗刹宫宫主……会有什么丢脸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事?”

“你们如今知道的罗刹宫,已经是一个很庞大的门派了,但是当年创建之初,宫中其实一个多余的人都没有,只有我们自己家里人。”

说起这事儿来,玄姬就觉得窝火!

别人家的姑娘都是好生的捧在手心里养着,偏只有她,整日的提着刀跟着他们风里雨里的砍人,半点打扮自己的功夫都没有,一心只顾着杀人和躲避被杀了。

倘或不是因为这样的话,她何至于找个夫家都这般困难!

“都有……谁?”

全部都是自己家里人的这么一个帮派,钟铭枫觉得他的确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在此之前也根本想象不到,原来令武林人士闻风丧胆的罗刹宫,竟然是一个家族的集结!

不知为何,这般一想之后,倒是忽然觉得没有那般可怕了。

“我爹是罗刹宫的宫主,我是左护法,我哥是右护法……”

“那你娘呢?”

“小兵啊!”

他们三个都是管人的,总要有个被管的才是。

闻言,钟铭枫一时间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总觉得他们这一家子不像是在创建门派,反倒是有些过家家的意思。

“如此说来,你爹倒是颇为器重你和你兄长。”否则的话,理应是让他们两人中的谁来做小兵才对。

“你错了!我爹让我和我哥当护法,是因为需要我们在前面冲锋陷阵,我娘的任务只是负责打听情报,收集消息,最是安全的任务了!”

毕竟自古以来,任何门派之间的争斗都是头领之间的,倒是从不曾听闻,有人会去刺杀那些徒众的。

一时间,听完玄姬的话之后,钟铭枫不禁觉得心下奇怪,这还是那个他素日在江湖中听闻的罗刹宫吗?!

这当中……是否有些什么误会?

“可我有一点不懂,罗刹宫成立之初,怎会没有徒众呢?”瞧着他们如今的架势,只怕都快要赶上藏剑山庄的人数了!

“藏剑山庄是你直接从你父亲手中继承的吧!”

“没错!”

“这就得了!你是没有经历过白手起家的过程!”说着,玄姬便颇为不屑的扫了钟铭枫一眼,似是有些瞧不起他的样子。

见状,钟铭禄不仅暗暗点了点头,明白了玄姬的意思。

兄长接任藏剑山庄庄主的位置时,父辈们已经打下了一片江山和基业,他只需要好好的守着这里,将其发扬光大便是。

可罗刹宫却不一样!

他们是完全从无到有,今日所有的一切皆是通过一点一点的努力汇聚而成的。

如今有多辉煌,往昔就有多落魄!

“是以你们根本就不用担心,我爹和我娘见我好不容易要嫁出去了,他们只怕高兴还来不及了,哪里会与咱们为难!”

闻言,钟铭枫虽然觉得玄姬说的也是事实,可还是不免觉得有些忧心。

就算玄姬的爹娘不与他们为难,可难道要让铭禄随着玄姬一道同回罗刹宫吗?!

他救下玄姬与罗刹宫无关,而如今事情闹到这般地步,就算藏剑山庄全庄覆灭,他也是万万不可仰仗罗刹宫的力量。

“即便没有罗刹宫为难,可还有其他的人。”不管怎样,他都无法抛却兄长不管。

“我有办法!”

说着,玄姬目光精亮的望着钟铭禄,眼中是不容忽视的坚定之色。

她说有办法就是有办法,可到底是怎样的办法,玄姬没有说,而钟铭禄……也不得而知。

------题外话------

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

一诺千金

外界传,她仗着郡主身份,不敬祖母,毒打姨娘残害府中子嗣,恶毒至极。

可实际,姐妹轮番算计她她清白,伪善姨娘蛊惑父亲将她死去的母亲贬做妾,宋婧由嫡变庶。

背地里人人踩上一脚,倒了这么多霉,可谁没有个走运的时候呢。

终于轮到她宋婧了!

他是京都尊贵无比,出入如众星捧月捧着,太后千般恩宠着的爷,无人敢忤逆的活阎王!

偏偏这位爷就瞧中了宋婧。

他说,“天底下向来无人敢给本王眼色瞧!受了委屈,就给本王欺负回去!”

宋婧抖了下。

他又说,“谁敢碰你,本王亲自剁了他!”

宋婧表示犹豫。

他还说,“谁若敢找帮手,本王让他后悔来这世上一遭,诛他九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