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执念/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着不放心烟淼一人独自上路,是以钟铭枫便随着她一道回了丰鄰城。

其实说起来,钟铭枫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烟淼已经嫁给了当朝的三皇子,已经是贵为皇子妃,他们今生再无可能。

更何况烟淼的心中本来就没有他,是以不管他做的再多、再好……她也一样不会对他生出男女之情。

可是尽管心中想的明白,但是真的要做起来,钟铭枫觉得他大抵还是做不到。

只是待到烟淼一旦回了丰鄰城的话,怕是他们再也难以相见,而他也再难有机会去陪在她的身边。

“烟淼……你觉得我这人如何?”

两人正坐在一间茶馆中休憩,等着稍后晌午的日头过去之后再接着赶路。

闻言,烟淼不禁抬头看向钟铭枫,似是有些不懂他为何忽然如此问。

“很好啊!”

她本没有什么朋友,除了青冉之外,想来便也只有他和玄姬了。

“我们如今……也算是至交好友了对吧!”一边说着,钟铭枫一边神色紧张的打量着烟淼的神色。

依照烟淼的性子,他实在是有些害怕她会直接否定了他的说辞。

“这是自然!”

“那倘或是你回了皇子府的话,我们还能再见吗?”

“为何不能!”烟淼的目光中不禁带着一丝诧异,似是不解钟铭枫为何会如此说。

就算是她回了三皇子府,也不代表从此就无法与他们相见,着实是没有必要想的这般严重。

在烟淼看来,他们既是朋友,那彼此之间自然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她是不是皇子妃、有没有回到皇子府,其实这些并不重要。

但是她心中这般想,却不代表钟铭枫也是这般想!

烟淼是何性情,他心中自然是十分清楚,可是对于三皇子殿下,钟铭枫却是觉得有些说不准了。

毕竟没有任何一个男子能够自己的心仪的女子与旁人走的异常的亲近,更何况又是一位心思不纯的人。

平心而论,钟铭枫觉得若是自己易地而处的话,他想必是有些不放心的。

相比之下,三皇子能够纵容烟淼在藏剑山庄带上如此久的时日,当真是极为不易。

“烟淼,你可愿与我结拜为兄妹?”沉默了许久之后,钟铭枫方才终于开口说道。

他想了很久,才终于作出了这个决定!

这是唯一一个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近烟淼的方法。

闻言,烟淼却是想也未想的便点头应下,“愿意!”

从小到大她也没有兄弟姐妹在身边,虽然她一直以来认为自己并不需要那些所谓的亲情,因为她觉得有师傅在就够了。

可是后来师傅她老人家辞世,她的生命中……便只剩下了青冉。

如今既是难得有人要与她结拜为兄妹,这自然极好。

看着烟淼如此痛快的就应下了此事,钟铭枫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到底该开心还是该惆怅。

他心里是害怕她拒绝的,因为那样的话,他便连唯一与她保持联系的机会都没有了。

但同时钟铭枫又觉得自己是排斥的,只因他真正想要成为的人,其实并非是她的兄长!

……

丰鄰城

将烟淼平安的送达靖安王府之后,钟铭枫本是准备直接离开的,可是转念一想,他却是随着烟淼一道走了进去。

原本他就是想要看看,在得知他们来了靖安王府之后,三皇子殿下到底会不会立刻就赶来这里。

而事实上,也果不然不出钟铭枫所料,他们方才落了座,便只见那人匆匆从外面赶来。

只不过……

上一次在藏剑山庄见到夜倾桓的时候,钟铭枫很清楚的记得,他的双腿是不良于行的。

怎地几月不见,竟是忽然之间就能够行走自如了?!

看着一旁烟淼依旧神色清冷的样子,钟铭枫便心知,想来他之前不过是伪装罢了。

烟淼必然也是早就知道内情,否则的话,她理应与他一般感到十分的惊讶才对。

见正角儿都已经出场,钟铭枫便也就不再于此逗留,与靖安王妃和烟淼打过招呼之后,便先行离开了王府。

慕青冉那般有眼色的人,见是这般情况,自然也不会继续待在这里碍眼,将下人都遣散在门外候着之后,她便笑意盈盈的离开了。

一时间,房中只剩下烟淼与夜倾桓两人相对而望,却是纷纷没有开口说话。

夜倾桓是觉得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人是真的,是以不敢轻易的开口,唯恐方才出声便发现这是一场梦境。

至于烟淼……她则是暂时没有想好要说些什么,总觉得两人如这般久别重逢,倘或她什么都不说的话,未免显得有些奇怪。

可到底第一句要说些什么,她却是不禁有些犯难。

这般一想,烟淼的眉头便不禁微微皱起,眼角的一颗泪痣显得格外的醒目。

见状,夜倾桓的心中却是不由得一紧!

他只当烟淼这般眉头紧蹙是不愿见到他,心中还在生着他的气,是以方才会在见到他的瞬间就露出了这般神色。

其实夜倾桓很想问她,为何隔了这么久她才回来,为何离开了这么长的时日她音讯全无。

难道她心中就半点都不曾惦念他吗?!

但是这样的话,他不敢问出口,因为如此类似质问的话一旦问出去的话,只怕会惹得烟淼更加的不悦。

眼下他哄着她还来不及呢……却又哪里敢再惹她不快!

夜倾桓慢慢的走向烟淼,在两人之间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将一把冰凉的匕首塞进了她的掌中。

“若你当真觉得难以原谅我欺骗了你,那便用这把匕首杀了我!”说完,他便握着她的手,慢慢将匕首抵在了他心口的位置。

闻言,烟淼却是不禁眸光一凝,目光中充满了震惊!

“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慢慢折磨我,不让我那么快死掉……”说着,他的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若是就我自己而言,我倒是愿意被折磨一番,因为这样的话,我还有机会继续为我母妃报仇!”

“夜倾桓……”

“嘘……听我说!”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点在了烟淼的唇瓣上,夜倾桓的目光从初时的温润渐渐变得幽深,“你从前见到的那个夜倾桓,是我……但又并非全部的我!”

说着话,夜倾桓的手慢慢的覆在了烟淼的眼睛上,拇指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眼角的泪痣,觉得肌肤之下似是带着冰冷的凉意。

“我知道你喜爱何种样的男子,是以便会尽量朝着那个方向去发展,至于其他一些多余的性格和脾气,我都可以全然敛去,不被你发现。”

这是一种欺骗,他心中明白,只是为了得到她,他可以不在乎。

倘或说他与烟淼之间有一面镜子的话,那么夜倾桓觉得,他是镜中的自己,温润淡然、无欲无求……但是却并不真实。

相比之下,烟淼却是站在镜外的那个人,她真实、纯粹,没有半点的虚假。

他喜欢……甚至是执着于这样的她,可是偏偏,他不敢将同样真实的自己展现在她的面前。

因为那样的夜倾桓,她不会喜欢的!

“一张面具带的太久,我甚至连将它取下来的方法都忘记了,你说……这张面具下的一张脸,我怎能让你见到!”

说完,他紧紧的握住烟淼的手,慢慢的覆在了他的眼睫上,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烟淼觉得……她应当是见到了这世间最美的一双眼,因为那眼中的感情,叫做执念!

夜倾桓的话,她并不是很明白,只是她知道,有一点他说的是错的。

她心中喜爱他,并不是因为他符合了她的哪一种要求,而是因为……他是夜倾桓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