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以命为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此前曾经答应过你,日后再不会欺骗你,可是烟淼……那也是骗你的!”夜倾桓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他的眸光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幽暗。

明明还是他那个人,却偏偏像是他自己所言一般,是他……却又不完全是他!

忽然听到他说起“欺骗”两个字,烟淼的眸光却是倏然一凝!

见状,夜倾桓却是并没有急着解释什么,反而是依旧自顾自的说道,“从始至终,我就是一个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只要能够将你留在身边,办法有多卑鄙我都不在乎!”

选择欺骗她,是为了同她在一起,选择开诚布公的与她将所有事情讲明,也是为了同她在一起。

但是又有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他早就预料好的一步棋呢!

真也好、假也罢……他的目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而已。

“便是如眼下这般,我与你说了这许多,其实归根到底……不过就是想要得到你的同情,不愿让你离开我罢了。”

说着,夜倾桓忽然灿烂的一笑,眸中的华光似是夜空中的星光一般璀璨。

烟淼从未见过他如此肆意的笑容,带着一丝张扬和乖戾,似是变得无所畏惧一般。

她很清楚的感觉到,夜倾桓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只是到底是哪里……她说不出来。

“烟淼……如今你来告诉我,这样的夜倾桓,你还要吗?”他的声音渐渐变得越来越低,眸中闪烁的光华似是泛着一丝水光,映着烟淼一张过于清澈的眼。

“我不懂……”

烟淼听闻他的话,却是一时间吓得有些愣住,完全处于状况之外。

感觉到手中握着的匕首都已经渐渐变得温热,可是她却感觉自己整个掌心都冰冷的。

原本她是回来想要告诉他,她明白了他的心意,知道了他的情非得已,不会再纠结于那些骗与被骗的事情。

但是烟淼却万万没有想到,夜倾桓会忽然与她说这么多!

她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方才终于说服了她自己,再次回到丰鄰城,再次回到他的身边,可如今听闻他的话,她却整个人都傻了。

“若要,便陪着我,若不要,便毁掉吧!”

话落,他便忽然握住烟淼的手,直接朝着自己的心口便欲刺下去。

察觉到夜倾桓的意图,烟淼猛地抽回手,随即一把推开了夜倾桓的身子,这才堪堪躲过一击。

“不要!”

闻言,夜倾桓猛然抬头看向烟淼,眸中瞬间闪过了一抹不敢置信。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是说……不要你死……”

似是一时间被夜倾桓的举动吓到了,烟淼的泪水忽然夺眶而出,而她自己竟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一般,只一味的拉着他的手,生怕他再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

“你别死!别死!”烟淼的语气中未有丝毫的哽咽,可眼泪就是不停的落下来,衬得眼角的那颗泪痣变得愈发的漆黑。

见状,夜倾桓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慢慢安抚她的情绪。

他极少见到烟淼笑,但却从未见过她哭!

好像天生她的情绪就比别人淡了一些,对于漠不关心的人或事,她甚至连看上一眼都不曾。

是以这是这一次,烟淼为他……流下的眼泪!

感觉到怀中之人微微颤抖的身躯,夜倾桓的眼睛不禁紧紧的闭起,脸颊上的一滴清泪落在了无人得知的地方。

还好……他赌赢了!

从很早以前开始,夜倾桓就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好人!

为了达到自己心中的目的,他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只是有些事,没有人知晓罢了。

同烟淼说那些话,的确是他心中所思,那是再真实不过的一个夜倾桓,端看她会不会接受。

而为了这一个结果,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赌上自己的命!

卑鄙吗?

是的……他的确是卑鄙的!

可那又如何,只要能够将烟淼留在身边,手段有多恶劣,他并不是很在乎。

佛经中有言,所谓执念,便是于寒冬之际,执着于一场花开。

幸好……他等到了属于他的一场花开不败!

“若他日我再欺骗你的话,你也同样骗回来,可好?”伸手拭去了烟淼脸上挂着的泪水,夜倾桓声音轻柔的同她说道。

闻言,烟淼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可我从不说谎欺骗别人!”

“我不是别人!”他们不是已经成过亲,拜过天地了嘛!

“我不知道该如何说……”

她从来没有骗过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骗。

“你只说不要我了,从此便要躲得远远的,此生再不相见……类似如此的话,便是夜倾桓的死穴!”

虽然夜倾桓的语气听起来似是在玩笑,可是他的眼中,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那你听完会如何?”

“不知道呀……也许会变得更坏吧!”

连他自己到时候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是以还是莫要有那一日了。

从前他还觉得夜倾辰每每对慕青冉的态度有些太过执着,可时至今日他方才明白,非是夜倾辰如此,而是深陷情中的男子,大抵都是这般。

明明想要将她好好的爱若珍宝,却又有时会在不经意间将她伤的体无完肤,而最终受折磨的人,却还是自己而已。

“与我回家吧……”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这一次别扭之后,夜倾桓与烟淼之间的感情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至少在他的眼中是如此!

既是已经准备在烟淼的面前放飞自己,夜倾桓在某些方面,便愈发的不知含蓄。

看着坐在床榻上静静望着她笑的男子,烟淼忽然有一瞬间觉得从脚底寒到了头顶。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他今日的笑容似是与往日有些不同。

“快些过来安歇吧!”说着,夜倾桓还伸手拍了拍身侧的卧榻。

见状,烟淼也没有故作扭捏的推辞,直接褪去了外衣便脱鞋上榻。

然而……

“你做什么?!”感觉到背后伸过的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身前,烟淼下意识的便伸手扣住。

只是这一扣不要紧,她却是发现自己半点力气也使不出,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见状,夜倾桓则是慢悠悠的起身下榻,将原本都已经熄灭的烛火重新燃起,随后方才又回到了烟淼的身侧躺下。

“我早说过了,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之夜未还呢!”

大婚之日还未过完她便跑了,这笔账他还未算呢!

闻言,烟淼不禁奇怪的望着他,不懂还他洞房花烛与给她下软筋散有何关系。

“我没有准备赖账啊!”

她又没有说不还,他何苦还给她下药!

见烟淼还是不懂他的意思,夜倾桓便也就不再多言,只微微摇头失笑。

他倒不是怕她说话不算话,只是她一身武艺惊人,倘或是中间进行到了那一步她下意识的对他出手的话,只怕原本的喜事就要变成丧事了。

是以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夜倾桓这才决定在她的晚膳中稍稍加了一点料,确保她可以乖乖的听话。

不过说起来,这也就是烟淼这般性子,倘或是换成旁人的话,只怕这会子早就恼羞成怒了。

只是话说回来,若然不是烟淼的话,想必夜倾桓也不必如此费神了。

事实证明,他的预料果然是没错的,幸而提前给她吃了软筋散,否则的话……只怕就要闹得整个皇子府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这一晚之后,烟淼不出所料的再次跑了!

只是这一次,她不过暂且去靖安王府避难,顺便与钟铭枫送行而已。

但是让烟淼没有想到的却是,钟铭枫却早已离开了丰鄰城,只留下了一封书信给她。

信中只有短短的十六个字,暂且作别,当图后会,兄妹之情,皓如日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