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猜谜语/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钟铭枫只留下了一封书信就悄然离开,这事倘或是换成旁人的话,定然会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对于烟淼而言,她却是并未感觉到钟铭枫的举动有何古怪。

想来是藏剑山庄临时有何事,是以方才会匆匆离开。

瞧着烟淼根本对钟铭枫的心意一无所知的样子,夜倾桓庆幸之余,却又不免对他感到一丝同情。

不过钟铭枫也算是聪明人,他知道他无论如何都得不到烟淼的心,便换了另外一种方式陪伴在她的身边,倒也是个难得的明白人。

只是可惜了他这番心意,夜倾桓永远也不会告知烟淼的!

但是此前烟淼一直待在藏剑山庄,也受了钟铭枫诸多照拂,夜倾桓本就有心要感谢一番,是以在听闻烟淼提起当日各派混战的事情时,心中便已经有了对策。

玄姬的方法固然很好,但是难免这当中有心思活络之人,若是依旧在江湖上引风吹火的话,只怕日后还是会麻烦不断。

这般一想,夜倾桓的眸光便不觉一闪!

或许将藏剑山庄与朝廷中的人牵扯上,想来其他门派的那些人便不敢再随意造次了。

“你在想什么呢?”看着夜倾桓手中一直端着茶但却不曾饮下,烟淼不禁奇怪的问道。

“在想你说的话,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彻底杜绝那群江湖人再对藏剑山庄生出异心。”

“将他们都杀了!”

夜倾桓:“……”

倒并非需要手段如此残暴……

“此事你不用管了,我会来想办法的。”说着,夜倾桓便伸手轻轻的点了她眼角的那颗泪痣一下。

若是事事都要她自己解决的话,那还要他来做什么呢!

“怎么了?”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在看,烟淼不禁心下疑惑。

可是她的眼睛有何不对?

闻言,夜倾桓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只是觉得你眼角的这颗泪痣很美……”

似是带着无尽的妩媚妖娆,总是给人一种格外神秘的感觉。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夜倾桓一眼见到的,便也是她眼角的这颗泪痣。

“师傅同我说,这是为了将来寻找夫婿用的!”

“嗯?”寻找夫婿……竟是还有这般说法?!

“师傅说,挂泪而生的女子,若是寻不到良人的话,便会一生流水,半世飘蓬。”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的眉头却是下意识的微微皱起。

一生流水,半世飘蓬……

他想象不出那样的烟淼是什么样子,或许会终生守在烟霞山中,过着她十几年如一日的生活,那样的日子固然清幽,但未免太过孤单了。

“幸而我寻到了你!”拇指拂过烟淼的眼睫时,夜倾桓的唇边不禁泛起了丝丝笑意。

好在那一日误入烟霞山,他方才有机会与她相见,此后费尽心机的将她据为己有。

“应当是我寻到了你才对!”夜倾桓的话音方才落下,烟淼便皱眉否定了他。

闻言,他也不同她辩驳,只依旧环着她,笑的心满意足。

谁寻到谁都好,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那便都不重要了。

这一世是他寻到了她,也许下一世的时候,便会换过来了。

察觉到气氛一时间有些伤感,夜倾桓便含笑着对烟淼说道,“好了……不说那些了,与你猜个谜语可好?”

“好!”一听说要猜谜,烟淼瞬间便来了精神,连眼神都较之方才要明亮了几分。

见状,夜倾桓不觉淡淡的微笑,觉得娶一个心思简单的媳妇儿当真是极为不错。

至少在他那么明显的要转移话题的时候,她不会依旧敏感的去追问。

“从前有两个人,一个叫喜欢你,一个叫不喜欢你,后来……”

“还有人叫这样的名字吗?!”夜倾桓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烟淼充满疑惑的声音给直接打断。

“……有的。”

“可是好难听啊!”

夜倾桓:“……”

他忘了他的皇子妃是一个怎样性情的人了!

话已至此,夜倾桓的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觉得再是继续说下去的话,只怕也不会如他所料的那般发展。

“后来怎么样了?”便是名字难听些,她也可以尽量忍受一下,总该将谜语猜完才是。

“后来……不喜欢你死了,还剩下什么?”

“还剩下一个人呀!”

夜倾桓:“……”

果然!

他就知道!

“我猜的不对?”看着夜倾桓的神色明显一愣,烟淼赶忙问道。

难道是她猜错了?

“……不是,你猜的是对的!”

“这谜语好没意思!”

夜倾桓:“……”

这次是经验和教训,日后他不会再同她玩这样的游戏了!

但是事实证明,很多时候在面对烟淼的情况下,夜倾桓总是会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可尽管如此,三皇子府的下人们还是能够感觉到,他们的这位三皇子妃,完全是将三殿下牢牢的控制在手心里。

千澈等人看着如此妻奴的殿下,除了在心底暗暗鄙视一下之外,多余的话却是不敢多言的。

随着时日越久,夜倾桓妻奴的表现便越是严重!

直至最后,连烟淼自己都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儿。

夜倾桓近来似是越来越喜欢粘着她,不管走到哪里他都要跟着,几乎是寸步不离。

而为了在朝堂上营造一种他不问朝政的假象,夜倾桓更是从来都上朝去,自然便有了更多的时间同她黏在一起。

不过尽管他很少上朝,但是该做的事情,却是一件都没有落下。

夜倾昱一直在与夜倾瑄斗法,是以他便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对付西宁侯。

甚至是对于当年那些事情的调查,也一直在暗中悄然无声的进行着。

只是近来夜倾桓却忽然发现,皇叔似是也在调查有关西宁侯的事情,只是两人所关注的重点并不相同。

他要查的是有关西宁侯联合太后、皇后、昭仁贵妃……害死他母妃的事情,而皇叔要查的,似乎是有关云怡太妃一事!

这般一想,夜倾桓便不禁觉得,或许他也可以好好利用一番此事。

有些事情他不方便出面,但是想来若是由靖安王府出头的话,效果会更好。

他要做的事情,不仅仅是毁掉西宁侯那么简单!

毕竟从一开始,他的目的首先就是为她母妃洗雪冤屈!

尽管她已经离世多年,尽管当年她是自愿饮鸩自尽,可这世间到底欠了她一个明明白白的说法。

不该是他母妃承受的,他便一定要为她讨回公道。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夜倾桓便一直忙碌着容嘉贵妃的事情。

虽然说起来很是容易,但毕竟已经是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要着手调查起来其实并不容易。

好在从很早之前开始他便已经开始准备,是以如今便只缺少一个契机,将所有人都一网兜住!

而在这期间,丰鄰城中的局势变得越来越复杂,与夜倾瑄明里暗里的争斗也愈演愈烈。

随着夜倾昱被下旨幽禁,夜倾桓知道,是到了他该出面的时候了。

这许多年来,一直都是老六站在明面上与夜倾瑄斗个不停,如今也终是轮到他了。

为了能够没有后顾之忧的参与到党争中去,夜倾桓将烟淼和夜倾君一并送回了烟霞山。

三皇子府中到底比不得靖安王府那般安全,为了避免一丝可能的危险发生,夜倾桓还是觉得让他们回烟霞山更放心一些。

然而这一次烟淼回到烟霞山之后,她没有想到再次见到夜倾桓的时候,丰鄰城中已然变了另外一番模样!

庆丰帝病倒在栖凤坡,大皇子夜倾瑄起兵谋反,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