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意料之中/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烟淼一直都带着夜倾君带在烟霞山,但是后来接到夜倾桓传来的消息,只道庆丰帝身中罗斛香,此刻正在栖凤坡中静养。

是以她与夜倾君便片刻不敢耽误,直接赶往栖凤坡。

说起来,这还是烟淼嫁给夜倾桓之后,第二次见到庆丰帝。

但是相比之前的那一次,此次在栖凤坡中的一面,烟淼方才算是好好的看了一下这位传闻中的帝王。

只是对于烟淼而言,他的身份也不过就是夜倾桓的爹而已!

她对于庆丰帝更多的了解,是通过夜倾君和夜倾桓两人对他的描述,以及当年发生的容嘉贵妃的事情。

原本她的心里是不大喜欢庆丰帝的,总觉得是他没有保护好容嘉贵妃,可是当她真正见到他以后,烟淼发现她其实并不讨厌这位皇帝。

或者说……此刻的庆丰帝根本就无法让她讨厌!

不知是不是因为病痛的原因,他的身体迅速的消瘦了下去,脸颊凹陷的不成样子,满头的白发都失去了光泽,唯有一双眼睛,还是如往昔一般明亮。

没有想到会在栖凤坡中见到烟淼,庆丰帝的神色略有些惊讶,随后看到她身后跟着的夜倾君时,他的眸中便不禁充满了激动之色。

“君儿……”

“儿臣参见父皇!”夜倾君几步走到庆丰帝的身边,一下子跪倒在了他的床前。

他对父皇的感情并没有三哥那般复杂,因为从知晓母妃去世的真相开始,三哥便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未有丝毫的隐瞒。

是以他知道父皇所有的身不由己、全部的左右为难!

“君儿如今……也长大了!”庆丰帝的声音幽幽的响起,眼中湿润的望着夜倾君,不知心中想到了什么。

目光扫到一旁的烟淼时,庆丰帝的眸光不觉一凝,随后方才幽幽的开口说道,“桓儿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

不像他这般,曾经得到,但却最终失去了。

闻言,烟淼却是未有任何谦虚的神色,而是目光清澈的望着庆丰帝说道,“你能娶到母妃,也是你的福气!”

一听烟淼这话,一旁的蔡青不禁神色一凛,赶忙下意识的望向了庆丰帝,见他未有丝毫的不悦方才安下心来。

这位三皇子妃还当真是个敢说话的,与陛下回话的时候,竟然也敢满口的“你我”之称。

好在陛下不曾怪罪,甚至是都没有注意到这有何不对一般。

而且这还不是令蔡青感到最为惊讶的,三皇子妃竟然直接当着陛下的面提起容嘉贵妃,虽然出了那座皇宫这便不再是什么秘密,可是未免陛下伤心难过,素来他们都是不敢提及的。

“是!的确是朕的福气!”

只是他命中福薄,纵是情深,却奈何缘浅,是以才会最终失去华儿。

……

当年,庆丰帝在还是身为皇子的时候,曾经无意间赶路的时候途径栖凤坡,阳春三月,栖凤坡的桃花开的正是热闹,远远望去,桃花灼灼一片。

也是在那一次,他第一次见到了朝云华,也就是后来的容嘉贵妃!

只一眼……便惊为天人!

桃花嫣然出篱笑,似开未开最有情……那是庆丰帝第一次觉得,原来桃花这般美不胜收!

他只是偶然路过此处,并不能够久留,见那女子倚在树边怡然自得的小憩,他的脚下就仿若是生了根似的,说什么都离不开。

最终他还是一步步的走向了树下的女子,伸手轻轻拂去她发间的桃花瓣,眸色愈见痴迷。

后来,将身上的披风搭在那女子的身上之后,庆丰帝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尽管心中对那女子极为好奇,但是他尚有重任未成完成,万万不可考虑这些儿女私情。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庆丰帝都没有再见过她,而他自己有时也会禁不住去想,究竟那日的一面是不是梦一场。

又或者……她当真是一位桃花仙子!

再后来,先帝驾崩,三王叛乱,他登基为帝,成为了当今的贤德明君。

但是偶尔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依旧是会在梦中见到,那一记惊鸿照影。

偶尔一次的机会,庆丰帝重回栖凤坡,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见到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女子。

只是没有想到再见她的时候,他是以那样一种狼狈的姿态出现!

当日他遭到了三王旧部的刺杀,身边带着的人都已经走散,侥幸逃脱之后却也是身受重伤,昏倒在了栖凤坡的桃林之中。

再次醒来的时候,庆丰帝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见到她!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留在这里养伤,倒是不曾知晓,原来桃林深处还有一个小木屋。

那女子极少同他说话,只是默默的照顾着他的伤,却是不曾开口赶他离开。

直到那一日,宫中的人终于到此地寻到了他,他身上的伤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便是时候要回到皇宫了。

可是看着那女子沉默无语的站在门边望着他,庆丰帝却是下意识的就开了口,“你愿意同我一起吗?”

其实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本是没有抱任何的希望,谁知却是在等了半晌之后,忽然见她点了点头。

庆丰帝说不上那一刻的感觉究竟是怎样,总之是比他打赢任何一场仗都要开心!

但是多年之后他方才终于知晓,他错的有多离谱!

然而也是这一次,他在很多年之后,依旧在后悔着自己当时做出的决定。

将朝云华带回宫中之后,庆丰帝便迫不及待的将她册封为妃。

他以为他喜爱她,便应当将最好的一切都留给她,可却万万没有想到,偏偏是他的宠爱间接害死了她!

而当他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却已经为时已晚!

有那么几日,他开始试着去疏远她,想要营造一种他已经不再宠爱他的假象,可是后来……朝云华同他说了几句话,彻底打消了他的念头。

庆丰帝至今犹记得,那日她静静的站在桃花树下,回眸对他笑的灿若骄阳。

“宫中那些尔虞我诈,我其实是不怕的,可我很怕你会不理我,会像曾经对我一般的去对待其他的女子,只有这个……才是我最害怕的。”

“倘或有一日你真的能够成功骗过所有人,让他们都相信你不再在意我,难道就不怕连我也相信了吗?”

“我是为了与你在一起才会随你回宫的话,如尼眼下这般做,我会忘了自己的原本进宫的初衷。”

“夜泽,我们还在一起,这本该是值得庆幸的……”

那一日,朝云华对庆丰帝说了很多的话,似乎比他们在栖凤坡住的那段时日加起来还要多。

于是那日之后,庆丰帝便放弃了原本的打算,他还是依旧宠着她,甚至较之以往更甚。

他原本以为他有能力保护住朝云华不受到伤害,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她最终还是遇害了!

皇后和太后的那点伎俩他一眼便能够看穿,想要找到破绽点明的话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只是朝云华却制止了他。

她半分辩解都没有,将所有人的事情都默认了下来,众人都以为她是因为无计可施,是以方才会听天由命。

但是实际上,庆丰帝却知道,华儿之所以什么都不辩解,是因为她从一开始就抱着以身赴死的打算!

她中了毒,本就不会活的太久,若是能用这条命再帮到他一些什么的话,她也是愿意的。

是以在事情发生之后,不管是与侍卫的通奸之罪,亦或是与北朐的通敌叛国,她通通都未曾辩解。

其实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