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逛青楼/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庆丰帝驾崩之后,一切均是按照皇族的礼制进行出殡、下葬。

六皇子夜倾昱继任皇位,下旨安排了庆丰帝驾崩之后的一切事宜。

但是并无人得知,那随着皇家的仪仗浩浩荡荡葬入皇陵的,其实不过是一副空置的棺木。

而庆丰帝真正的尸身,则是与容嘉贵妃一起,合葬在了栖凤坡的一棵桃树下。

既是生无法同衾,至少死后可以同椁!

栖凤坡的桃花,依旧是开了又落,就像是人生一梦,昏昏醒醒,难言真假。

夜倾桓带着烟淼离开了丰鄰城,两人一直住在烟霞山中,每到暮春三月桃花盛开之际,他们便会回到栖凤坡小住,待到花叶凋零,便再次启程畅游江湖。

至于朝中之事,夜倾桓则是完全不闻不问!

左右有老六登基为帝,夜倾辰坐镇朝中,便是没有他在,丰延也定然会被他们治理的极好。

不过话虽是如此说,但想来若是没有烟淼出现的话,只怕夜倾桓不会选择这般悠然闲适的生活。

他心中本就是有大抱负之人,否则当年在当皇太子的时候,也不至于那般华光耀眼,成为所有人心目中的储君不二人选。

可是即便他再适合皇帝那个位置,可奈何烟淼不适合那座皇宫,是以他便选择了放弃。

并非是他对皇位有多眷恋,而是心中有想要为江山社稷献力的抱负,只是前面已经有了母妃的前车之鉴,是以不管胜算有多大,他都不会将烟淼带回宫中。

即便是他此生只守着她一人,可单单是那座皇城,便不是寻常人能够生活下去的。

而烟淼……很显然更加不适合生活在那里!

她适合生长在这名山大川之间,无拘无束的生活,而非是被宫中的种种规矩管制的一丝生气也无。

每每见到她游走在山间的小路之上,指尖轻点玉笛,夜倾桓都会觉得,这大抵是他一生中,做过最明智的决定!

至于烟淼……她却好像是从未担心过夜倾桓会继承皇位一般,甚至连问都不曾问过。

只在最后一切尘埃落定,夜倾桓告诉她要离开丰鄰城,带着她游山玩水的时候,她方才神色平静的点了点头,像是早就知道了他的想法一般。

但是夜倾桓却知道,其实并不是那样的!

烟淼不是慕青冉,她根本就无法准确的揣摩到人心,是以她之所以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不过就是因为她相信他!

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都会支持、都会听他的安排。

这样的一个烟淼,让他怎么舍得她受丝毫的委屈呢!

想到这,夜倾桓不禁双眸含笑的望向烟淼,见她兴致勃勃的玩着、逛着……他的眼底不禁满是宠溺之色。

“夜倾桓!我们就在这里用膳吧!”

闻言,夜倾桓顺着烟淼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原本温润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妓院!

去妓院……用膳?!

见夜倾桓一时没有说话,烟淼不禁奇怪的转头望向他。

“怎么了……不可以去这用膳吗?”

她瞧着这里花红柳绿,甚为好看的样子,想来里面的饭菜也定然死极为不错的。

“……可以!”说着,夜倾桓不禁伸手摸了摸烟淼的头,眼中满是宠溺之色。

既是她想去那里吃,便可以在那里吃,又怎会有什么是不能的呢!

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便直接抬脚欲往里面走,却是不料被他一把拉住。

“嗯?”

“先带你去换一身装扮!”

总不能还是这般一身女装去逛妓院,只怕人家连门都不会让他们进去。

而暗处的千澈等人听闻夜倾桓的话,则是不禁纷纷呆愣在了原地。

这样的要求主子竟然也答应?!

不管怎么说,去妓院这种事,未免也有点太过……刺激了!

可无论别人怎么想,夜倾桓均是不在乎的,在他的眼里,便是烟淼皱一下眉头都是不应该的。

既是她想去这里用膳,那即便是妓院,也得给他变成酒楼!

烟淼不知道夜倾桓所谓的变装到底是何意,她也未曾觉得自己如今的这一身有何见不得人。

只是夜倾桓的用法总是有他的道理的,她便也没有拒绝,一切按照他的安排去做。

在屏风外面等了一会儿,却是仍旧不见烟淼换号衣服出来,夜倾桓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换好了吗?”她进去也有一会子了,便是换两身的时间想来都该有了。

“……换好了。”

话音方落,夜倾桓便只见烟淼衣带散落,香肩半露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这哪里换好了?!

“我不会穿……”说着话,烟淼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眸中似是极为不悦。

也不知这是谁做的衣服,层层叠叠、繁复无比,光是那些带子她就有些系不明白。

闻言,夜倾桓先是一愣,随后方才摇头失笑。

他便说烟淼应是不会那般撩拨人的手段,原是穿不好这身男装!

“我帮你!”

说完,夜倾桓便起身走向她,动作温柔的将衣服一件一件的为她穿好。

当然了……这期间必然也会为了自己的福利着想而顺手占些便宜,只是依照烟淼的粗线条,却是根本就没有发现。

“坐好!”将衣服为她穿好之后,夜倾桓便拉着她走到了妆台前坐下,伸手便散开了她的一头长发。

夜倾桓的动作很温柔,手法很是娴熟,只几下功夫便为烟淼挽好了一个男子的发髻。

“你怎地还会挽发?”

“君儿幼年之时,我恐下人照顾不周,他的饮食起居,均是我亲自打理。”

说完,仔细打量了烟淼一番,夜倾桓又伸手从自己的头上取下了一支竹簪,轻轻地簪在了她的发间。

看着原本的女娇娥转眼之间便变成了一位少年郎,夜倾桓的唇边不禁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觉得不管变成什么样子,烟淼都是这般美不胜收。

两人虽然均是一身白衣飘飘,但烟淼清冷,夜倾桓温润,倒是显得相得益彰。

待到他们再次回到那家“春满楼”的时候,烟淼站在门前看着出出进进的人们,不禁觉得夜倾桓很是有先见之明。

难怪他会让她先换上男装,在这里用膳的人,多是一些男子,这么半天过去,倒是少见女子出没。

不过……那楼上倒是站着不少的美人!

“呦……公子里面请!”

才这般一想,烟淼便只见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身上的香气浓郁的飘散了过来。

看着那老鸨搭在烟淼身上的手,夜倾桓的眸光不觉一暗,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

而那老鸨这般与烟淼近距离一站,却是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儿!

这哪里是男子,分明就是女儿家!

方才要开口询问,却是只见一旁的夜倾桓拿出一锭元宝交给了她,朝着淡淡一笑。

见状,这老鸨却是不知夜倾桓有何打算,但也知道是让她闭嘴的意思,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却又生生咽了回去。

既是有钱的话,那一切自然好说。

将他们一路请到了楼上的包间,那老鸨便颇有眼色的退了下去。

忽然!

房间之间琴瑟忽起,一帘之隔的外间之中,朦朦胧胧的坐着几人,因着房中的光线极暗,倒是难以看的清楚。

瞧着这般架势,夜倾桓不禁淡淡微笑,心道这青楼之中的花样倒是不少。

看着烟淼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他便依旧没有说破。

不多时,便有一群女子捧着托盘鱼贯而入。

见状,烟淼不禁暗暗点头,觉得这家店当真是极为不错。

寻常的酒楼之中都是一群店小二在忙里忙外,可偏偏这里都是一群大美人,各色千秋,色艺双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