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浪迹江湖/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令烟淼感到失望的却是,这菜品瞧着卖相倒是极好,就是味道不怎样!

倒是白白折腾了这群美人特意前来上菜!

看着她们一字排开的站在房中,烟淼不禁看了看她们,又转头看了看夜倾桓,见他没有说什么,便依旧是埋头吃了起来。

而那群姑娘家见此,也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这两人的打扮虽是并不十分扎眼,但单单是这一身的气质也可知定然不是寻常之人,既然如此,那何以来逛青楼,竟是只一味的用膳!

不管怎么说,这举动都有些反常吧!

“不若让奴家来陪公子喝一杯……”酝酿了许久,终是有一绿衣少女忍不住站了出来,直接朝着夜倾桓走去。

可是还未等她走至夜倾桓的身边,便被忽然出现的千澈吓得猛地向后退了一步。

其他的人也是吓得花容失色,不知从哪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大活人!

“退下!”

千澈的声音冷冷的响起,眸中是不容忽视的冷意,顿时吓得一群弱女子浑身发抖的退出了房间。

随后千澈便也带着那群吹拉弹唱的人一并离开,左右他家的这两位主子也是用不着这些。

而烟淼则是一味的在用着膳,根本就没有去理会那些人。

她倒是忽然明白,为何这家店的花样这般多,原是这饭菜如此难以下咽,想来是为了弥补这个不足。

当她将心中的这个想法说与夜倾桓的时候,却只见他淡淡的一笑,并未多言。

“这酒倒是不错……”说着,烟淼不禁又尝了一口。

本以为这酒会同那饭菜一般,恐有其表呢!

听她如此一说,夜倾桓倒是好奇的瞟了一眼,谁知眸光倏然一凝!

他的手猛地握住了烟淼的手腕,方才拉住她想要制止她不要再喝,可是谁知却又顿了一顿。

“怎么了?”

闻言,夜倾桓淡淡的摇了摇头,柔声说道,“只是恐你会喝醉而已!”

听他如此说,烟淼也没有起疑,只依旧一口接着一口的饮着酒,越喝越上瘾。

看着她双颊渐渐变得酡红,夜倾桓的眸光却是不由得变暗,唇边的笑意也愈发的明显。

“夜倾桓……我有点热!”一边说着,烟淼便一边伸手去拉扯自己的衣服,觉得浑身上前都热得发烫。

这衣服着实麻烦,穿也不好穿,谁知脱也这般难脱!

她越是着急便越是脱不下去,而越是脱不下去,她便越心急,到了最后,甚至有想要用内力将其震碎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夜倾桓赶忙按住她的手,耐心的帮她将衣服一层层的解开,只留下了薄薄的一层亵衣。

“可好些了?”看着烟淼双眼迷离的望着他,夜倾桓唇边的笑意不禁渐渐的敛去,眸光变得愈发的幽深。

“这酒……好喝是好喝,就是劲儿……大了些。”说着话,烟淼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像是要将眼前之人看的更清楚一些。

闻言,夜倾桓原本已经收敛的笑意,却是不禁再次浮起。

“那以后便再也不喝这酒了!”

“嗯……”喝的时候倒是享受的很,只是眼下的感觉有些不大好。

方才将手搭在了烟淼的腰间准备将她抱起,却不料忽然听到她开口说道,“夜倾桓,你背我回去吧!”

“……好!”

他本是打算将她抱回去的,谁知她竟是让他背着她!

烟淼的身子软软的趴在夜倾桓的背上,微眯着眼睛看着周遭的一切。

瞧着门外跪了满地的人,均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烟淼不禁摇了摇头,以为自己眼花了。

“他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方才来时这里不是很热闹的嘛……怎地此刻竟是忽然变得这般安静?!

闻言,千澈用脚踢了那老鸨一下,后者会意之后,便赶忙摆手示意着众人依旧说说笑笑起来。

可是她自己却是已然急的满头大汗,生怕这位主子一个不高兴就端了她这里。

“嗯……好吵!”

话落,千澈忽然又是一脚,整个春满楼顿时就变得鸦雀无声。

直到夜倾桓背着烟淼彻底走出了那里,那青楼之中的人方才觉得劫后余生。

不过说起来,那老鸨也是不禁在心中嘀咕,见过对自家夫人好的,可也没见过好到这般地步的。

竟是她说要来青楼用膳便来青楼用膳,还真是令她大开眼界。

只是这样的话,她便也只敢在心中想想,断或是不敢说出口的。

毕竟……那可是陛下亲封的雍锦王爷,谁敢轻易得罪他去!

再说另外一边,夜倾桓一路背着烟淼慢悠悠的往客栈走去,感觉到她在他的背上躺的有些不大安分,他便微微加快了脚步。

“夜倾桓……我还是热……”热得像是被火烤了一样!

“我与你说个故事,分散一下注意力可好?”

那么一整壶掺了春药的酒都被她喝了,不热才奇怪呢!

“好……”

“很久之前,有一位男子,他的身份很高贵,地位也无比的显赫,只不过……”

听着夜倾桓的声音温润的伴着晚风传来,烟淼的眼睛不禁缓缓的闭上,静静的聆听着他的故事。

这本该是一段极为温馨浪漫的事情,可是偏偏有人不解风情。

“这故事太长了……”听了这么半天,才听到这男子遇见一位姑娘,比她平日看的那些话本子里面的故事差远了。

“那与你讲个短的如何?”

“嗯!”

“我喜欢你!”这个故事……便足够短了!

“嗯?”烟淼的脑子浑浑噩噩的,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夜倾桓说的是什么。

“这是我此生,最喜欢的一个故事。”

专属于她和他,两个人的传说。

……

但是夜倾桓如今的这个想法,在一年之后的一个夜晚中,深切的感觉到了自己的言之过早!

“恭喜王爷、恭喜王妃!小世子出生了!”稳婆的手中抱着刚刚出生的奶娃娃,笑的一脸喜庆。

闻言,夜倾桓神色紧张的接过之后,便赶忙将他抱向了烟淼。

一时间,两人均是望着那个满脸褶皱的孩子眉头紧锁。

这孩子的长相……不太乐观啊!

房中伺候的下人见此,便赶忙纷纷退了出去,不再打扰他们一家三口。

想到方才王妃生产时,王爷那般阴沉的脸色,她们便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按理来讲,这女子生产,男子哪里能守在旁边的呢!

可是据闻此事是靖安王告诉雍锦王的,只道是自家媳妇生产的时候,必须要进去陪着,是以这雍锦王便牢记在心,不管稳婆和太医如何相劝皆是无用。

不过好在……如今王妃母子平安,想来王爷也能安心了。

但是众人没有想到的却是,雍锦王对待这个孩子的态度,极、为、冷、淡!

倒也不是说他对小世子不好,只是相比起对待王妃的态度,那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只因她们不知道的是,这位众人眼中温润淡然的王爷,原本在一年前骗自家王妃喝下掺了春药的美酒时,是为了自己的福利打算的,却是实在没有计划孩子这件事。

再加上这又是一个小男孩儿,与夜倾桓幻想中的乖女儿相差甚远,是以他对自己的儿子的态度,便只能用淡漠有礼来形容。

而烟淼作为长期被夜倾桓荼毒的对象,她也没觉得这父子二人之间的相处有何不对。

直到雍锦王府的小世子长到三岁之后,便被夜倾桓直接丢到了靖安王府,从此依旧带着烟淼游山玩水,全然不管他儿子的死活。

说起来,就连小世子的名字也还是靖安王妃亲自取下的,名唤夜安弦!

至于他的爹娘嘛……那时早已不知游山玩水到了哪一处,怕是乐不思蜀了。

野史中有云,永宁一年,雍锦王妃诞下一名男婴,名唤夜安弦!

三年之后,雍锦王为了从小锻炼小世子的男儿血性,便忍痛分离将他送到了靖安王府。

从此与王妃浪迹江湖,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

不爱江山爱美人,情丝一线入凡尘……

------题外话------

到这里老三和烟淼的故事就全部完了,今天只两更,因为大奇要去前面修文,必须要在完结之前全部改完,不然以后都无法修改了,所以更新字数的变动希望大家谅解。

明天会更新宋祁和楚鸾的故事,不过都不会像老三这么长了,倒数着妃你完结的日子,大奇很心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