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鸾(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那日被楚鸾轻薄了之后,沈灵均便愈发焦急的想要尽早完婚。

沈太傅和宋家夫妇知道了沈灵均的打算之后,只当这是孩子大了,懂得事情多了,便想要尽快将媳妇娶回去,是以也都没有意见。

恰好老王爷如今还在丰鄰城,免得不知哪日他又要出外游玩,是以两家便刚好商议着将婚期定了下来。

看着沈灵均如此焦急的张罗着要成亲,楚鸾可是好生将他笑话了一番、

可是不知为何,不管她如何拿他打趣,他都只是目光幽深的望着她,也不知心中到底在算计些什么。

“青冉,你说他是不是中病了?!”

倘或是换成往常的话,想必早就要对她好一番教育了,可是如今倒好,竟是什么也没有说,只一味的将她望着,倒是令人觉得有些奇怪。

闻言,慕青冉却是淡淡一笑,声音轻柔的同她说道,“中不中病这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表哥前几日曾到王府来求见王爷,两人在书房中说了许久的话。”

而且待到他要离开的时候,她瞧着似是墨音也与他耳语了几句,倒是不得而知他们说了什么。

若说慕青冉提到的是旁人的话,楚鸾没准还不放在心上,只是一听闻夜倾辰这三个字,顿时就警惕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夜倾辰给他支招了?!”

“本王看起来有那么闲嘛!”

忽然!

楚鸾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异常清冷的声音,生生吓得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哎呦!吓死我了!”

谁知夜倾辰对于楚鸾的话却是完全忽视,径自走向慕青冉轻言问道,“今日觉得如何?”

她近来总是孕吐的厉害,生生折腾的整个人都好似消瘦了一圈。

“好多了!”

“嘿嘿嘿……我这不是怕青冉无聊,特意来同她解闷儿的嘛!”楚鸾朝着夜倾辰颇为谄媚的笑道,眸中精光四射,不知又在打着什么主意。

“是你自己太无聊了吧!”否则的话,她还记得王府的大门朝着哪边开!

“喂!夜倾辰,你这话就没意思了吧!”

“直呼长兄名讳,你长本事了呀!”说着,夜倾辰回眸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威胁之意不言自明。

“你……你……你少吓唬我!我就要嫁出去了,不用再受你威胁和压迫了!”

“是嘛!”

听闻夜倾辰这不阴不阳的一句话,便是连在旁边的慕青冉都觉得有些背脊发寒,偏偏楚鸾还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似是完全不将他放在眼中。

见状,慕青冉不禁微微闭眼,觉得楚鸾大抵是彻底将这位王爷给得罪了。

若说此前夜倾辰是真的没有给沈灵均支招的话,那么今日之后……只怕他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是奇怪的却是,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夜倾辰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甚至连楚鸾都已经忘了这一日发生的事情。

可依照慕青冉素日对这位王爷的了解,他定然是不会轻易放过楚鸾的。

果然!

她的猜测,在楚鸾和沈灵均大婚的这一日得到了印证。

楚鸾被地宫的那些人在闹洞房时,灌得酩酊大醉,不可谓不惨。

而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则是在宴席结束之后,便带着慕青冉先行回了王府,倒是推得干净。

再说沈灵均这边,他虽是心中记挂着楚鸾,可无奈一直被墨音等人缠在门外不得进去,是以不得而知喜房中的情况。

待到墨晗和墨嫣从喜房中走出来的时候,墨音等人也是不怀好意的一笑,便瞬间没了身影。

好不容易没了人阻拦,沈灵均赶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进了房中,却是被里面浓郁的酒气熏得皱起了眉头。

还未等他站稳脚跟,便忽然被一旁的一股大力给扯得一个踉跄。

“呦……这是哪家的小娘子呀!生的好生俊俏!”楚鸾的脸上一片酡红之色,她的双眼微微眯起,方才开口,便都是满嘴的酒气。

见她东倒西歪的四处乱晃,沈灵均赶忙伸手扶住了她,唯恐她稍有不慎磕碰到了哪里。

看着满屋子东倒西歪的酒坛子,他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不见婢女和喜娘,只有一个喝的醉醺醺的新娘子和满地的酒坛子,着大抵是世间最糟糕的一个洞房花烛夜了。

“小娘子……你怎地不说话?!”一边说着,楚鸾还伸手摸了沈灵均的脸一把,口中痴痴的笑着。

见状,沈灵均的眼睛不觉微微眯起,倒是一时忘了要生气。

今日的楚鸾去往常他所见的任何一个时候均是不同,她的眼睛微微眯着,不似往日的张扬热烈,反而带着一种醉人的迷蒙。

嫣红的小嘴儿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显得愈发的娇艳欲滴。

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感觉到怀中的佳人身上带着灼人的热度,沈灵均甚至觉得,似乎连他自己都有些热了起来。

“你是不是哑巴呀?!”见自己说了半天那人都不搭腔,楚鸾忽然便有些不悦的叫喊起来。

这小娘子好大的脾气,竟是如此倔强!

闻言,沈灵均的眸色一暗,俯身就将她一把扛上了肩头。

几步走至床边之后,他方才准备将她放在榻上,不料却被她猛地一扯,两人双双向前倒去。

楚鸾的手恰好覆在了沈灵均的胸前,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随后又拍了两下,口中不觉嘟囔道,“咋比我还小……”

闻言,沈灵均初时没有反应过来,待到他明白了楚鸾说的是什么,顿时脸色一红,甚至连耳根都仿若要滴出血来一般。

可尽管如此,他的目光还是下意识的往楚鸾胸前瞟了一眼。

看着那微微隆起的衣物,沈灵均赶忙转开了视线,心中却是不觉奇怪。

这也不小呀……

“鸾儿……”看着楚鸾微微闭起了眼睛,沈灵均不觉轻声唤道。

她该不会就这般睡过去了吧!

这可是新婚之夜,她竟是如此丢下他不管了?!

“嘘……瞧你长得白白净净的,怎地这声音如此粗狂,活像个爷们!还是闭嘴吧!”

沈灵均:“……”

什么叫像是个爷们,他本来就是啊!

左右见她这个样子,怕是也无法自己动手宽衣了,沈灵均便伸手准备解开她身上的衣裙,谁知却被她一把按住。

“干什么!占我便宜啊!”

“不是……我……”瞧着楚鸾这般作为,沈灵均只当是她清醒了过来,正要仔细同她解释的时候,不料她却是脑袋一点一点的,又重新倒回了他的身上。

见状,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再次朝着她的衣裙伸出了双手。

“你谁呀?扯我衣服干嘛?!”

“……我是你夫君!”

他不扯得她衣服,难道等着被人来扯嘛!

“夫君……”闻言,楚鸾歪着头仔细想着,半晌方才朝着沈灵均扬唇一笑,“沈灵均!”

“是我!”见她喝醉了,却是还能清楚唤出他的名字,沈灵均这才有了一丝笑容。

他忽然翻身而起,将楚鸾压在了身下,探手撂下帷幔之后,方才慢慢朝她俯身而去……

半晌之后,床榻上忽然传来了楚鸾嘟嘟囔囔的声音,左一句右一句的说个不停,真真把人给琐碎死。

“小娘子这脸倒是长得溜光水滑的,可这腿上……怎地这般扎人啊!”

沈灵均:“……”

“你这胸前春色……也着实是太寒酸了些,连二两肉都没有!”

“你给我闭嘴!”

忍无可忍!真的是忍无可忍!

不得不说,沈灵均期盼已久的洞房之夜,委实是与他自己想象的相去甚远。

待到次日一早起身的时候,看着面色阴郁无比的沈灵均,楚鸾却是不禁暗自嘀咕,不是都说新婚过后,男子均是神清气爽的嘛!

怎地他反应如此不对劲儿?!

难道……是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