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鸾(四)/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楚鸾的话,沈灵均微微一愣,却是也反应过来觉得自己这般脸红的样子,倒是的确有些女儿家的作态。

只是也不知这是为何,总觉得他在与楚鸾之间相处的时候,她若是处于一种极为主导的地位,那么他的行为就很是被动。

便如眼下这般,她于闺房之事上表现的极为无所谓,那么反而是他的反而便难免有些不自然。

其实沈灵均自己也说不上是为何,总之是见到楚鸾这般大大咧咧的行事,他便偶尔会觉得有些脸红心跳。

此刻听闻她问起这话,他竟是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哎……你这模样,倒是颇像那戏文里的小娘子一般!”说着话,楚鸾还颇为流里流气的在沈灵均的脸上摸了一把。

原本她若是不提这茬还好,偏偏一说这话,沈灵均的脸色便不禁一变。

他可是永远都不会忘了,她在大婚之夜抱着他,一口一句小娘子的唤着。

若非因此,他今日也不会与她置气这般久的时间!

不过眼下瞧着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想来应当并未往心里去。

“时辰不早了,快点安歇吧!”

他昨晚已是拉着她折腾了好一番,这会子虽是有心同她亲近,可有恐她身子不适,是以倒是宁愿自己忍着些。

可谁知楚鸾听闻沈灵均如此说,却是瞬间不干了。

“不行!”

昨日她醉的不省人事,根本就什么都记不得了,怎么说今日也该给她补回来才行。

哪里能他说安歇就安歇!

闻言,沈灵均却是不禁一愣,随后看到楚鸾眼色暗示的朝他挑眉,顿时忍不住耳根又是一红。

“你……你身子受得住?”不是都说,这第二日起身的时候身子会有所不适吗?

“自然受得住!”

话方才出口,楚鸾自己也意识到说的太没有遮拦了些,竟是难得的有些语塞。

看着她似是有些难为情的样子,沈灵均却是好像见到了什么奇观一般,不禁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瞧。

“看什么!”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楚鸾便语气不善的呵斥道。

“真好看!”说完,他便也不再给楚鸾说话的机会,直接压着她便吻了过去。

沈灵均本以为,楚鸾醉着他不好下手,如今醒着总该轻松一些,可是谁知……这过程竟也是无比的艰辛!

“沈灵均!你也不像穿着衣服时看起来的那般弱不禁风嘛!”

“你这长得跟我不一样!”

沈灵均:“……”

好像把她的嘴巴封上,或者直接下点药毒哑算了!

由上可见,沈灵均每每与楚鸾在一起时的闺房之事,总是免不了的心中憋闷。

虽然最后该做了也做了,该到手的也到手了,可就是不知为何,偏偏心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悲痛。

然而这样的情况,还远远不是最为糟糕的……

总是楚鸾平日里听的风月戏文比较多,可是到底她的实战经验还是欠缺的。

是以在与沈灵均最初成婚的一段时日里,有很多情况下,她都还是处于较为被动的那一方。

但是久而久之,当夫妻之间的事情她越来越熟悉,面对各种情况也变得越来越不要脸,沈灵均便自觉不是她的对手了。

因此每每两人在床笫之间,总是沈灵均被楚鸾调戏的脸色爆红,偏偏却又拿她无可奈何。

只因在日复一日的磨砺中,楚鸾已经找到了一个能够控制住沈灵均,却又不会伤到他的法子。

自此……咱们这位严肃刻板的沈夫子,终是走上了被顽妻压迫的道路。

不过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楚鸾——有孕了!

这可是高兴坏了沈太傅和宋家夫妇,瞧着楚鸾也是越看越喜欢。

原本宋家夫妇就因为楚鸾的身份而感到有些拘束,谁知这位靖安王府的郡主竟是如此平易近人的一个姑娘,倒是极为惹人疼爱。

再说沈太傅对于楚鸾的态度,那就更是不一样了!

楚鸾本就是慕青冉的好友,单单是看在这份情面上,他对这孩子也是不会差了。

更何况他还知道她最为真实的身份,其实是临水国的公主,自然又是不一样的感情。

是以楚鸾这一怀孕,当真是被人众星捧月一般的对待,甚至连慕青冉都让紫鸢一直在沈府照看着她,单等着坐稳了胎像再让她回去。

当然这其中最为在意的人,自然还是要属沈灵均!

他此前也并未注意过别的女子有孕,唯一的人便是青冉,想起那段时日夜倾辰折腾的靖安王府人仰马翻,沈灵均便忽然觉得有些了解那种感受了。

不过好在楚鸾素日身子底子好,倒是不见有任何不适的反应,每日仍旧是该吃吃、该喝喝……万事都不耽误。

尚且未曾显怀之前,倘或不是楚鸾自己说她有孕的话,只怕单瞧着她自己的生活状态,任何人都看不出她已经有孕了。

戏院照常去、酒楼照常逛……将沈灵均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切都当成了耳旁风。

是以那段时日的沈府上,经常能够见到这样的戏码。

“少夫人呢?”沈灵均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不禁皱眉问道。

闻言,房中伺候的小丫鬟不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都不敢搭腔。

见状,沈灵均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定然是她又威胁这群下人们打掩护,自己一个人偷跑出府去了。

待到命人将她寻回来的时候,沈灵均甚至还能嗅到她身上的满身的酒气。

“不是同你说过,不可以喝酒的嘛!”紫鸢姑娘早前便特意吩咐了此事,怎地她全当耳旁风!

“我没喝!你可不能冤枉我啊!这是有人打架不小心洒到我身上的,不信你闻!”说着,她便抬起自己的一支袖管往沈灵均的鼻子旁凑,证明她所言非虚。

可沈灵均听闻她的话,眉头却是不禁越皱越深。

打架!

“别人打架,与你何干?”

又怎地会将酒水洒到她的身上?!

“我得去看热闹啊!”

一听沈灵均问起打架的事情,楚鸾顿时便来了精神。

若非是为了要赶那一场热闹的话,她也不至于被人泼了一身的酒水。

说起来,那两个女子打架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是没有见到她相公的那副嘴脸,活活就是陈世美在世!”

“与你何干?”

人家到底是陈世美还是陈世丑,都是与她毫不相关的吧!

所以说,她大着个肚子去凑什么热闹!

“打抱不平啊!”

那女子的相公是个薄情之人,她总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

“所以……你同人家动手了?”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沈灵均的语气已经充满了不悦,偏偏楚鸾兀自沉浸在激昂的心情中不可自拔,倒是一时没有注意到。

“那哪能啊!我就踹了他一脚!”说着,楚鸾还好似颇为得意一般的朝着沈灵均一笑,谁知却见到了他黑的堪比锅底的脸色。

“从今日开始,谁再敢放你出府的话,我定然不会再轻纵,你自己也仔细着!”

“诶!不是……”

楚鸾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直接被沈灵均直接关进了房中。

而从那之后,沈灵均也果然如他所言的一般,将楚鸾看管的死死的,一直到她生产之前,的确是不曾再跨出沈府半步。

事实上,早在迎娶了楚鸾不久之后,沈灵均在面对夜倾昱多次的拜访之后,便已经与沈太傅商议准备再次入朝为官。

却不料这件事情还没有彻底定下来,楚鸾便已经先行有孕,是以便一直耽搁到了如今。

而直至沈府的小公子出世,沈灵均方才再次效忠朝廷,官拜太傅!

自此,他便过着一边教导别人家儿子的差事,再一边教导着自家的儿子,顺带的还有一个事事不让他省心的妻!

从那以后,这位外人面前无比英明睿智的太傅大人,便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不过这其中到底是苦是甜,便也只有他自己方才知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