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紫莫离(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鸢很小的时候,就被买进了沈府,此后便一直在慕青冉的身边服侍她。

后来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慕青冉的身子,紫鸢便拜师褚懿,开始学习医术。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都是她们两人形影相伴,直到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才又有了流鸢陪在她们的身边。

那时的紫鸢以为,她会永远像这样陪伴在小姐和流鸢的身边,生活不会发生任何的变化。

但是彼时的她尚且不知,多年之后的某一日,她会遇到一个人,改变她对生活原本的全部设想!

在没有与墨刈成亲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紫鸢从来都没有感觉到那个堪比冰块一眼的护卫,竟然会对她存了别样的心思。

尽管他是王爷身边的护卫,而她是王妃身边伺候的婢女,两人也时常会打个照面,但是到底并没有任何的接触。

仔细算起来的话,紫鸢觉得她与墨锦和墨熙,都要比墨刈要更为相熟一些。

可谁知偏偏是这样一个似是木头一般的人,居然也会动了情,而且对象还是她!

倘或不是在两人成亲之后墨刈亲口告诉她的话,紫鸢觉得她大抵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毕竟墨刈平日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冷酷,便是在面对墨锦他们时,他也言简意赅,能够几句话说清楚的事情他绝不赘述。

这样的人你说他会动了儿女之情,紫鸢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但是不管她到底信还是不信,这件事情始终都是真的,墨刈就是动了心思,而且还是对她!

最初的最初,紫鸢甚至是从来都没有注意墨刈的存在,好像他这个像是透明人一般。

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转变,是在营救沈太傅时,墨刈为了她而替她挡了一剑。

这虽然足够让紫鸢心存感激,但却并不足以让她心动。

真正让两人之间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距离的原因,是她为了救他,而甘愿失身于他!

不管紫鸢愿不愿意承认,自那一晚之后,她与墨刈之间都无法再保持曾经的互不相扰的关系。

就算她嘴上说着不在乎,可是哪里会有女儿家不在意自己的清白呢!

可是事关人命,她没有那么多的选择,要么救他,要么……看着他毒发身亡,死在她的面前!

平心而论,彼时的紫鸢的确是没有对墨刈生出任何的男女之情。

她之所以会宁愿牺牲自己的清白也要救他的性命,一来是因为,他之所以会受伤,本就是为了救她造成的,二来……便是没有他救她的这么一说,单单冲着两人相识一场的份儿上,她也无法视若无睹。

不过既然决定了要救他,紫鸢就从来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这一晚之后,这个素来冷冰冰的男子竟然就会缠上了她!

他口口声声说要娶她,但是紫鸢觉得,他大抵是为了负责任。

就算对墨刈这个人再是不了解,可紫鸢也知道,他断然不会是一个逃脱责任的人。

既是得了她的身子,想必他为了给她一个交代,定然会答应娶她的。

可是……她却并不想嫁给他!

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的,从决定了要救他开始,紫鸢就没有想过要让他负责之类的,是以看着墨刈异常坚定的做法,紫鸢偶尔会觉得很是头痛。

开始的时候,她一直都以为他不过是一根筋的想要对她负责而已,可是后来,她却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

墨刈似乎是对她……起了一些旁的心思。

初时得知这般情况的时候,紫鸢很是茫然了一段时间,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他。

她长到这般大也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感情之事,唯一的一次还是与苏离之间朦朦胧胧的感觉,可还未等有个结果,他便已经身死了。

是以对于与墨刈之间的情况,紫鸢真真是头痛的不行。

偏偏那人又什么都不说,只得了闲便跟在她的身后转悠,满眼都是坚毅之色,似是她一日不答应嫁给他,他便要如此跟着她一日。

原本紫鸢是一直瞒着慕青冉她与墨刈之间发生的事情的,可是后来因着旁人的陷害,她已无清白之事最终还是被她知晓了。

恰好褚先生那时尚在王府,这诸多事情夹杂在一起,倒是误打误撞的将她与墨刈的婚事给定了下来。

若是在与墨刈成亲之前紫鸢还没有完全喜欢他的话,那么两人成婚之后的日子里,她可以说是真的是被墨刈的一举一动慢慢感动,最终动了心。

早在两人成亲之前,墨刈便将他自己存着的银钱通通交到了她的手上。

而在这之后,他的月钱也想来是分文不取,均是让墨锦直接送到她的手中。

紫鸢每每想到他这般举动,都不禁摇头失笑。

可这还不是最让紫鸢感到震惊的,最是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墨刈竟还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

从前对他不甚了解,是以总觉得他像是一个冰块一样,没有情绪、没有感情、没有神色……总之就是什么都没有。

但是当两人真的生活在一起之后,紫鸢方才终于发下,原来她一直都被骗了。

原来他不是一直那般神色冰冷的人,只是有些人、有些事,他懒得搭理罢了。

本来她应该很庆幸自己是那个特别的存在,可是每每当她见到那个于床笫间花样百出的墨刈时,紫鸢就会忽然觉得,她大抵还是更喜欢那个冷冰冰的他!

不过这样的想法,在墨刈随军前去边关之时,却是完全消失不见。

那是第一次,紫鸢体会到了一种名为思念的情绪。

而且是同对待小姐和流鸢完全不同的感情!

是从那时开始,她试着去正视自己心中的感情和想法,完完全全的打开她的心,接纳那个一直将她奉若珍宝的男子。

此后的生活,一直都很是平静,他们安静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不受任何人的打扰。

她依旧会坚持亲手给他缝制衣物,每次见他心满意足的穿在身上时,紫鸢觉得她的心底有一种名为喜悦的情绪在慢慢升腾。

而直到在她被人一路带去江南的时候,那时的紫鸢方才明白,她与墨刈之间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她自己所理解的那么简单。

只因在见不到他的日日夜夜里,她远比她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思念他。

经历那一次的事情,紫鸢第一次觉得,她开始全身心的去依赖一个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她脑中冒出的第一念头不是自救,而是希望墨刈能够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将她带离那里。

那本只是她心中所愿,可当她真的被人强行披上了一身嫁衣,押着要去拜堂成亲的时候,他竟真的仿若是救世的英雄一般,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为她挡住了一切的危险。

那一刻的墨刈在紫鸢的眼中,可谓是光芒万丈!

她想,也许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在你的眼中发光。

经过了那一次的事件,墨刈在将紫鸢带回王府之后,从此便彻底走上了妻奴的道路。

或许是被吓得怕了,此后紫鸢的一切行动都要在他人的陪同下进行才行,否则的话,墨刈断或是不放心的。

而靖安王府中的人见墨刈这般样子,却是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所谓有其主必有其仆,毕竟是守着那样一个妻奴的主子,倒是也不能怪墨刈如此行事。

而就在墨刈严防死守的一段时日中,紫鸢竟是忽然传出了有孕的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