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紫莫离(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鸢怀有身孕的这个消息一传出来了,靖安王府上下又是免不了的一阵热闹。

为了让她好生安胎,慕青冉那边也暂时不用她去伺候,甚至还让墨锦又在她与墨刈的院中添了几名小丫鬟服侍。

而眼见紫鸢有了身孕,墨刈整日的心绪倒是不免更为紧张。

早前慕青冉怀着夜安歌的那一胎,可是将王府中人都吓得不行,因此墨刈如今看着紫鸢一日日渐渐大起的肚子,不禁满心的忧虑。

不过好在紫鸢素日的身子底子不差,虽是初时有些孕期的反应,但是后来倒是没有大碍了。

直到十月之后孩子降生,墨刈一直悬着的那颗心,方才终于落下。

紫鸢这一胎,是个白白胖胖的男孩子,方才出生,倒是也看不出究竟好不好看,不过在墨刈的眼中,只要这是紫鸢的孩子,想来便定然不会差的。

看着墨刈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孩子在看,紫鸢不禁微微笑道,“你怎地像是第一次见他似的!”

都已经过了满月了,怎地他每每见到这个孩子,竟还是好像初见一般!

闻言,墨刈似是颇有些难为情的转开了头,自己也觉得心下好笑。

除了王府的小世子和郡主之外,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般小的奶娃娃,当真觉得可爱极了。

只是可惜是个男孩儿,否则的话,定然如紫鸢一样惹人疼爱。

“倒是难得你……”

话未说完,墨刈见紫鸢的神色一变,顿时便紧张的凑上前去,不知她为何如此。

“怎么了?!”好好的说着话,怎会忽然眉头紧蹙?

“你先出去!”

谁知听闻墨刈的话,紫鸢竟是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嗯?”为何要让他出去?

见他仍是坐在那里不动,紫鸢便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那你转过身去也好!”

虽是不知她到底要做什么,只是见她倒是当真没有什么问题,墨刈便听话的转过了身。

可是这一转不要紧,谁知半晌之后都不见紫鸢让他重新转回去,倒是令墨刈觉得奇怪不已。

他满心的疑惑的转过头去,谁知却见到了一个令他血脉喷张的场景!

而紫鸢忽然感觉到面前有一道异常灼热的视线,她下意识的抬头望去,便一眼撞进了墨刈发光的眼中。

“你……谁让你转过来的?!”一边说着,她赶忙微微侧身,挡住了自己正在喂奶的样子。

方才正与他说着话,却忽然觉得有些涨奶,恰好也到了该是给孩子喂奶的时候,她便没有特意走到偏房去喂他。

瞧着紫鸢似是面露羞涩的瞪了他一眼,墨刈不禁有些愣愣的回道,“我又不是没有见过……”

而且早已是见了不止一次了,何况他们本就是夫妻,这有什么好值得害羞的!

可是偏偏紫鸢听他如此一说,脸上却是愈发的泛红。

眼下正是白日,她如此袒胸露乳的坐在他面前自然是与往日不同,这怎可相提并论!

见他还是直愣愣的望着她,紫鸢只觉得欲哭无泪。

偏偏孩子已经卧奶睡了,她又不能随意乱动将他弄醒,真真是万分为难。

最令人觉得尴尬的就是,墨刈既不离开,也不转开视线,就这般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一时间将紫鸢看的满脸通红。

但是在墨刈在看,那实在是一副太过美好的画面。

她微微低首望着怀中的孩子,满目皆是宠爱之色,周身仿佛都带着淡淡的华光。

墨刈从来没有想到过,他竟是也会有一日过上这般娘子、孩子、热炕头的美好生活。

在认识紫鸢之前,墨刈一直以来的生活都很简单,杀人、杀人、还是杀人!

他也从未想过有一日,自己会娶妻生子,过上和大多数人一样的日子。

那时候的墨刈,还当真是没有想到,他自己有一日也会对这些男女之事上心,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自拔!

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紫鸢时的场景,他至今都觉得历历在目。

那日流鸢对王爷出手,王妃与王爷百般周旋之际,他却是注意到,紫鸢暗地里也做了也小动作。

只是最后王妃化解了危机,是以她袖管中藏着的东西并没有拿出来。

也正是那一次,让墨刈不禁对她感到有几分好奇。

事实上,紫鸢固然聪明,但却远远比不上王妃,而若论武艺,她则更是半点也没有,根本无法与流鸢相较。

可偏偏是这样的她,能够在那样的情况下做出自己的判断和决定,墨刈便只觉得这姑娘有些不一般。

不过……也只是仅此而已!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两人基本都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尽管他是王爷身边的护卫,而她是王妃身边的婢女,两人平日里也算得上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可是依照他们两人的性子,想要再段时间内有何接触,还真是极为不易。

相比之下,身为王府管家的墨锦就和紫鸢混的很是相熟了。

甚至就连墨熙那个二货,也因为与紫鸢志同道合的缘故成为了相熟的好友。

到最后,他们常在王府混迹的这些人中,竟是只剩下了墨刈与她无甚交集。

可偏偏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墨刈还是对紫鸢渐渐上了心。

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一切都是十分正常的,他借着每日与王爷回浮风院的机会,能够在暗处肆无忌惮的打量她。

然而变故……是从那个叫“苏离”的人出现开始的!

他们两人有共同的话题、共同的志向,甚至还曾经一起并肩作战,为丰鄰城中的百姓治疗过瘟疫,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他们都般配极了。

墨刈自然是知道这一点,可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觉得更加的难受。

总觉得他盯了许久的一盘肉,还未等动筷,便被人连着盘子一并端走了!

只是这样的事情他也不过就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与任何人说起,甚至就连紫鸢自己,怕是也不知道他的用心。

墨刈觉得,若是她能就此嫁给苏离,从此当真活的安宁幸福,那也没什么不可。

虽然他的心里一直忍不住的在计划着,到底要如何让苏离死于非命,但是最终……他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倒并非是他良心发现不忍心伤了苏离的性命,而是他恐事后紫鸢得知了真相会怨恨他。

倘或果真如此的话,那他宁愿她如眼下这般对他不闻不问。

或许是上天可怜了他的这份心意,是以才将原本走入死局的一局棋,忽然又下的活了过来。

苏离死了!

不可否认的是,当墨刈看着苏离吐血倒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有些庆幸的。

只要他死了,那么紫鸢也就有了重新选择的机会。

但是当墨刈回到王府的时候,却发现事情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苏离的死对紫鸢是有打击的!

可具体这打击有多大,他不得而知!

是以为了避免紫鸢会为了苏离的事情做出傻事,墨刈几乎是每晚都会守在她的房前,一守……便是一整夜。

后来他发现,紫鸢似是渐渐从那件事情中走了出来,他也随着她的改变也变得有些开心。

只是他没有想到,就算苏离死了,可他和紫鸢之间,却还是半点进展也没有。

然而就在他为此心中烦闷之时,上天再一次出手帮了他,在背后狠狠的推了他一把!

被推了这一下之后,墨刈觉得他的人生就像是骑上了汗血宝马一般,飞速的向前飞驰,根本无从控制。

还未表明自己的心迹,便先将人家姑娘的身子给占了!

这样的事情,让墨刈一时间不知是该愁还是该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