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紫莫离(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墨刈都已经做好了要打持久战的准备,他以为紫鸢不会很快答应与他成亲。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后来会闹出初七的事情,再加上褚先生在其中的推波助澜,他们两人大婚的日子,竟是远比他想象中要来的快的多。

其实说起来,那场婚事连墨刈自己都是蒙的!

他不知道这样匆忙之下决定的婚事紫鸢到底会不会愿意,究竟她答应嫁给他,有几分是心甘情愿。

曾经他以为,只要她答应能够同他在一起,那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但是渐渐地,他心里越来越不容易满足,再得知她答应嫁给他之后,他开始奢求得到更多。

比如他特别想要紫鸢能够心甘情愿的嫁给他,而非是为了王妃考虑,或者是出于其他任何他们两人感情之外的因素。

可墨刈自己心中却十分清楚,他所纠结在意的,偏偏都是不争的事实。

紫鸢并不喜欢他!

这个事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墨刈来讲很是困扰。

就连在大婚之夜,他甚至都有想过,这一晚究竟要如果挨过去!

他并非是柳下惠,自己心仪的女子就躺在身边,让他做正人君子不碰她,他委实是做不到。

更何况,她又是他名正言顺娶过门的媳妇!

但是尽管心中想的硬气,可当墨刈真的掀开盖头的那一瞬间,他忽然觉得他那一段时日以来的所思所想,其实不过都是庸人自扰罢了。

既是他自己的媳妇,那便只一味对她好就是了,他就不信她的心是石头做的!

天长日久,她总会被他感动的!

而事实证明,墨刈也的确做到了。

他手捧一颗真心奉到紫鸢的面前,不怕疼、不怕伤的任她处置,还好他遇到的是她,怕他疼、怕他伤,所以才会回应他满心的温柔。

加上墨音等人看似捣乱的帮忙,墨刈于新婚之夜的首战告捷!

他原本打算,他先试探一下紫鸢,若是她有半分的不愿或是勉强,那他必然不会强求。

但是墨刈没有想到,她竟会醉的如此彻底。

也正是因此,他见到了一个平日难得一见的紫鸢,那般妩媚娇羞,格外惹人怜爱。

平心而论,当紫鸢声音娇软的唤着他的名字,告诉他要去沐浴的时候,墨刈觉得那时就算是紫鸢心有不愿,只怕他也停不下来了。

再后来的事情,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那一晚……墨刈觉得他大抵这辈子都不会忘了。

尽管次日一早紫鸢便跑的不见踪影,不过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只要她第一次没有拒绝他的求欢,那么以后便都难以开口了。

他虽不是一个下流的色胚,可倘或两人已经成了婚,却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那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真正走到一起。

可眼下便不一样了,已经过了第一晚,以后的日子就会更加的顺遂。

而事实上,也果然如墨刈所料的一般,紫鸢的防线在新婚之夜过后,彻底被他击垮了!

想来是为了让他们两人有更多的相处时间,尽管第二日紫鸢早早的便去了王妃那边伺候,但是也同样很早的就被赶了回来。

墨刈看着距离他坐的远远的紫鸢,眼中不禁闪过一抹笑意。

这房间总共也就那么大,她坐的再远还能躲到哪去呢!

更何况,想来她也似恐伤了他的心,尽管有些小心思想要躲着他,却又不敢做的太过明显,倒是令墨刈觉得好笑不已。

她对他如此心软的表现,他要是不能将她死死的绑在身边,倒是显得他无能!

这般一想,墨刈便直接起身走向了紫鸢,二话不说,抱起她就往榻上走。

见状,紫鸢的脸色顿时一红,可还未等她说什么,墨刈将她放倒在了床榻上。

她原本都已经紧张的闭上了眼睛,谁知等了半晌都不见这人有何举措。

紫鸢疑惑的微微睁开眼睛,却见他一直冷着一张脸望着她,眸中情绪莫名。

半晌之后,他却是忽然侧身躺下,顺带的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

“我不困……”这才什么时辰,距离安寝还早着呢!

闻言,墨刈却是将紫鸢翻身抱起,看着躺在他身上又惊又羞的人,他的眼中极快的闪过了一抹笑意。

“那我同你说说话!”

“我困了!”谁知听闻墨刈的话,紫鸢却是瞬间改了口风。

这个样子要如何说话,她要是说的出来才怪了!

“偏不让你睡!”见紫鸢挣扎的要起身,墨刈却反倒是紧紧的掐着她的腰,半点让她动弹不得。

看着墨刈的脸上似是带着一分得意之色,紫鸢不禁有些错愕。

原来……他也是有情绪的嘛!

左右挣扎了几下却始终无法挣脱他的束缚,紫鸢不禁有些恼羞成怒。

“你快点松开我!”他怎地如此无理取闹!

闻言,墨刈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幽光,他缓缓的放开了掐着紫鸢的双手,却在她从他身上下去之后,猛地一下翻身将她压住!

见状,紫鸢便是素日再好的脾气此刻也不免有些怒了。

更重要的是,这人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重嘛!

他这么一大坨压在她的身上,她莫要说挣扎,便是连喘气都费劲。

“你到底要做什么?!”紫鸢狠狠的在墨刈胸口捶了一下,眼睛不悦的瞪着他。

“不是你让我放开的嘛!”谁知见紫鸢这个样子,墨刈却像是犯了错一般,神色茫然的望着她说道。

“你起来!”

“不!这样待着舒服!”说完,他还将头也一并枕在了紫鸢的肩头,两人之间半点缝隙也无。

“可我不舒服!”

再是这样下去的话,她非活活被压死不可!

“紫鸢……”墨刈的话只说了一半,后面的话他到底要说些什么,紫鸢不得而知,但是她却见到了他唇边异常显眼的笑意。

虽然还是能够感觉到紫鸢有些不自在,可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她会在他的面前展现不同的风情,独一无二……唯有他能见到的风情万种。

自此以后,墨刈像是发现了杀手锏一般,一言不合就上榻!

他倒也不是为了要做些什么,只是他发现有些话,似乎只有在榻上,他方才说的出口。

而对于紫鸢来讲,也唯有在那个令她感到紧张的地方,她才会对他显露内心最为真实的情绪。

开始察觉到紫鸢对他的转变,是有一次他见到她在为流鸢缝制一个小荷包,当时他心中艳羡,便不免多看了几眼,谁知几日之后,她便亲手为他缝制了一件衣服。

事先也不曾量过尺寸,但是墨刈穿在身上的时候,却是恰好合身。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心里便明白,紫鸢的心……已经在慢慢向着他打开。

再后来,他随着王爷征战临水国,中间王妃生产之际,他们曾暗中回过一次王府,也正是那一次,让墨刈见到了一个彻底对她敞开心扉的紫鸢。

她只一味坐在那里哭,却是半句话都不说,偏偏是这样,却才令他感到更加的心急。

直至那时墨刈方才明白,有些感情并非一定要说出口,但却还是真实存在的。

紫鸢从来不是那般性格大胆的女子,她纵是心系于他,也不过就是默默的为他搭理好一切。

为他缝制好一件件的新的衣物,会为他受的一些皮外伤感到心疼担忧,天冷之际会默默的为他准备好棉衣……这一切一切的,她从未刻意说与他知晓,但是他都明白。

墨刈一直以来都说不清楚,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过他唯一确定的就是,只要有紫鸢在的地方,那他的视线中,除了那一抹淡紫色的身影,再无其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