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紫莫离(四)/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墨刈神色专注的坐在那一动不动的样子,紫鸢不禁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怎么了?”

怎地瞧着他似在发呆的样子?!

听到紫鸢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墨刈猛然间从回忆中抽身而出。

“没事!”他只是看到如今这般幸福的生活,一时间想到了从前而已。

“对了,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吗?”

闻言,墨刈的神色却是不禁一愣!

名字……

他给忘了!

“你不会是忘了吧!”见他一时面色稍怔,紫鸢不禁疑惑的问道。

见紫鸢都已经猜到了,墨刈便不觉低下了头不再多言。

其实倒也不是他完全忘记了,只是他一直以为,或者说期待着这一胎是个女孩儿,是以早在得知紫鸢有孕之后,他便准备了好多女孩儿的名字。

只是如今来的是这个秃小子,自然便不能再叫那些名字。

毕竟男子汉大丈夫,叫那些个什么芝儿啊、玲儿啊的,未免有失英气。

看着墨刈这个样子,紫鸢也不好再责怪他什么,只是这孩子的名字也的确是该定下来了。

“那你眼下想想,到底要叫什么才好?”

原本紫鸢想着,或许可以让小姐帮着给这孩子起个名字,可是后来墨刈兴致勃勃的要自己起,她便也就由得他去。

听闻紫鸢的话,墨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躺在榻上睡的正欢的小子,不禁皱了皱眉头。

到底要叫什么名字呢?

这个问题墨刈想了一整晚也没有想出来,直到次日一早见到墨音他们,他方才有了些头绪。

他自己一个人想不出来,但是大家群策群力不就行了!

“啧……你不是都已经起好了吗?”一听闻墨刈的打算,墨音不禁奇怪的问道。

早前他们嚷嚷着要帮他家孩子起名,可是墨刈冷冷的回绝了他们,说是早就已经起好了。

怎地这会子竟是又找上了他们?!

“备选!”说完,墨刈冷冷的扫了一眼墨音,顿时吓得他不敢再问。

不管是备选还是正选,既然老大发了话,他们自然要绞尽脑汁的帮着想。

只不过嘛……

“诶!叫墨鸢吧!”又姓墨,又有紫鸢的鸢字,不管怎么看都极好。

“读起来女气了些,要是换个鸢字就好了。”墨淸摸着下巴,微微摇头说道。

“就换成我这个渊字如何?”听闻他们的话,墨渊不禁满脸黑线的说道。

众人:“……”

难怪觉得这名字如此眼熟,原是起重了!

“要不叫墨寂?”

“磨叽?不好不好!”

“要不叫……”

“这哪是人名啊!”

“就你起的好!”

“至少我说的是人名啊!”

接下来,众人一言不合就开打,而墨刈冷眼看着他们这群人,忽然觉得他一定是脑袋坏掉了才会把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

一路回到院中的时候,忽然听到紫鸢唤他的声音,墨刈的脑中灵光一闪,他赶忙快步走至屋中拉着紫鸢说道,“就叫墨小一吧!”

简单好记,又朗朗上口!

紫鸢:“……”

这就是他出去晃悠了一圈之后的结果?!

“……算了,我还是去求小姐赐个名字吧!”指望他是指望不上了!

“这名字不好吗?”听闻紫鸢的话,墨刈却是不禁奇怪的追问道。

“这名字好吗?”亏他还是个当爹的呢,就给孩子起这般随意的名字。

“我觉得挺好的呀!”

墨刈倒是觉得,这名字当真是不错!

更何况他留了多少空间给后人,将来若是墨潇和流鸢有了孩子,便依样可以继续往下起,倒是会省了不少的麻烦。

墨小二、墨小三……依次排列!

紫鸢本以为他是随意一说,谁知过了没几日,墨潇竟然屁颠儿屁颠儿的跑了来,说他要为他家的孩子先定一个名字,叫墨小泗!

“流鸢有孕了?!”见墨潇急吼吼的赶了来,紫鸢只当是流鸢也有了身孕。

谁知墨潇听闻紫鸢的话,却是顿时一惊!

“啥?!流鸢有孕了!那我咋不知道呢!”他小媳妇怀孕了,他竟然不知道!

紫鸢:“……”

他难道听不出来她是在疑问吗?

“她没怀孕你来要什么名字啊?”

“提前预定啊!”说着话,墨潇还朝着紫鸢颇为神秘的一笑。

按照如今府上的这个态势,十有八九接下来会出世的就是他和流鸢的孩子。

倘或是按照墨刈所言的话,那他的孩子岂非要叫墨小二、墨小三!

这哪是人名啊!

是以他必须抢占先机,想为他家孩子将名字定好。

而紫鸢在听闻他的这一番言论之后,不禁觉得十分的诧异。

难道他觉得墨小泗就像是人名吗?!

看着墨潇美得屁颠儿屁颠儿的样子,紫鸢不禁摇头叹息,似乎和流鸢在一起之后,墨潇真个人都更加单纯了。

或者说,是变得更加的蠢了!

但是这样的情况,墨潇自己却是不觉得,反而一直很是乐在其中。

自从流鸢嫁给他之后,墨潇便一直处于一种高度亢奋的状态,而且……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兴奋。

他知道流鸢的心性有些像小孩子,爱玩爱闹,这些他都可以陪着她。

偶尔不经意间惹到她生气的时候,便由得她打两下,虽然疼了些,但是只要死不了,那一切都不算什么。

如今看着墨刈和紫鸢的孩子都已经出世,墨潇的心中也不免有些着急。

只是他心中偶尔会有些担忧,流鸢自己本身都像是一个小孩子,而他所有的精力和关注都放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再有一个孩子的话,他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胜任为人爹娘的责任。

“墨潇!我的毽子呢?!”

忽然听到流鸢的声音,墨潇瞬间回神。

“啊!毽子……我去帮你拿,你要踢毽子吗?我陪你玩!”

“好!”说完,流鸢却飞快的搂住墨潇的脖子亲了他的脸一下,然后便转身该干嘛干嘛,完全不受半点影响。

可是相比之下,墨潇就不淡定多了,他傻愣愣的站在那,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傻兮兮的兀自笑着。

实在不能怪墨潇这般受宠若惊,虽然他与流鸢成亲已久,但是因着流鸢的性子,他便是于床笫之间的亲密皆是半哄半骗的来,更何况是让她主动亲近他。

“流……流鸢……”她今日是怎么了?

为何会忽然亲他?!

“嗯?”

“你今日……怎么了?”忽然对他这么好,他心中很惶恐啊!

“没怎么啊!”

“那你为何忽然亲我?”

“墨音同我说,让我偶尔对你做些会让你开心的事,不然日后你会被我吓跑,再也不理我了。”说到这的时候,流鸢的眉头忽然皱了一下,似是有些不大高兴的样子。

“不会的!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会离开你的!”听闻流鸢的话,墨潇赶忙急急的朝她解释道。

该死的墨音,没事胡说八道什么!

而此刻被骂的墨音却是懒懒的倚在树上,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说道,“白痴!”

他好不容易骗的流鸢相信了他的说辞,合计为墨潇谋一点福利,谁知这家伙竟是全然不懂他的心思,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白痴的人是你吧!在我看来,墨潇可是宁愿流鸢不搭理他,也不愿意见她有半点的不高兴。”墨晗神色冷傲的看着树下的两人,心中不禁微叹,未料墨潇倒是个情种!

“所以啊……活该他没孩子!”

话落,墨音便一个闪身消失在了树上,而墨晗看着忽然消失的身影,不禁眼眉微挑。

怎么走了?!

还未等她起身查看一番,便见到了站在另外一枝树杈上的人,脸色瞬间便冷了下来。

阴魂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