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笑九犬(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经过了墨潇的指点之后,宫九觉得他与墨晗之间的关系不禁没有更进一步,反而是被她更加厌恶了。

就在他心中感到万分茫然的时候,恰在此时墨锦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倘或是换做平时的话,宫九或许并不会求教于墨锦,只是依照眼下的情况来看,单凭他一己之力的确是攻不下墨晗这块千年寒冰。

而且事实证明,墨音那伙人根本就不靠谱,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墨锦这人有几分头脑。

“想缓和与墨晗之间的关系,这倒是不难……”明白宫九的来意之后,墨锦倒是未曾有半分的惊讶,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

闻言,宫九的眸光顿时一亮!

“你有办法?!”

“办法倒也算不上,不过却是能为你指一条明路!”

“是什么?”

“这说起来就话长了,我近来为了王府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府中大笔的支出都要一项一项的核对……”说着话,墨锦不禁微笑的望着宫九,眼中充满了算计。

听闻墨锦这话,宫九却是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这管家摆明了就是想要敲诈他!

“你不会不知道我是什么出身吧!”他可是一名乞丐,倘或他若是有钱的话,何至于去与一群叫花子混在一起。

“知道!绝顶杀手!所以你只要出去接个一两单,这银子不就到手了嘛!”

既是想将他们靖安王府的人娶走,又来他这询问对策,不拿出些诚意怎么使得!

看着墨锦唇边充满了算计的笑意,宫九的心中直接手撕了他,可是随即想到墨晗的事情还需要他的帮忙,只好生生忍了下来。

直到两日之后,他带着两箱子的金元宝出现在墨锦面前的时候,后者方才更加的笑逐颜开。

“都是自家兄弟,不想你竟是这般客气!”一边说着话,墨锦却是手上动作不停的将那银钱都充入了王府的库房。

“少废话!快说!”

“从一开始你就学错了人,墨潇那个二货,能出什么好主意!”掂了掂手中的元宝,墨锦方才接着说道,“要追妻,你得学学墨刈啊!”

瞧把紫鸢给哄的,如今连孩子也有了,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啊!

闻言,宫九不禁赞同的点了点头。

墨锦这话倒是说的没错,墨刈平日看起来冷冰冰的,不想竟是能够娶上媳妇,想必他定然有何妙计。

这般一想,宫九便瞬间闪身飞走,直奔墨刈所在的院落而去。

身后的墨锦见此,却是不禁微微一笑,眼中精光一闪。

“墨管家,这银钱要先入账吗?”一旁的账房先生看着眼前金光闪闪的元宝,颇为疑惑的开口问道。

“暂且不必!”

想来过不了几日,他还会有一笔新的进账!

再说另外一边的宫九,好不容易寻到墨刈之后,却不料他正在同紫鸢玩笑,倒是惊呆了一旁的宫九。

墨刈竟也有这般时候!

可是谁知当对方面对他的时候,却是瞬间恢复了往日的冰山脸,速度那叫一个快!

“你是怎么娶到媳妇的?”

“中了春药!”

宫九:“……”

所以……这一次他要给自己下点春药吗?!

虽然这答案很是不靠谱,但是宫九也知道墨刈素来不似那般言辞虚假的人,想必这其中有他们自己的故事。

只不过,他心有怀疑的是,若是他中了春药,墨晗会舍身救他吗?

说不定会叫人来围观他的窘况吧!

“我的意思是,你平日是如何与紫鸢相处的?”

“对她好!”

“还有呢?”

“对她好!”

宫九:“……”

总觉得这对话没什么营养!

“你能不能具体点!”

“给她打洗脚水、帮她捏肩、为她捶背、哄她开心、不让别人欺负她……”

“我懂了!”话音方落,宫九便瞬间消失了身影。

墨刈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院子,却依旧神色冰冷的将自己的话继续说完,“不过这只对紫鸢才有用!”

说完,他便平静的转身回了房间,也不管宫九这般贸然前去,究竟是死是活。

而彼时的宫九却是颇为踌躇,旁的倒也罢了,只是这打洗脚水的事情,怎么着也得等着到了晚间,哪里有人白日便洗脚的!

是以他便眼睁睁的从正午等到太阳落了山,又继续从黄昏等到了月上梢头,可是直到次日清晨,他都没有见到墨晗的身影。

盆里的热水换了一次又一次,到最后换出去的水都已经够洗一次澡了!

后来宫九总结经验觉得,他这次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没有弄清楚墨晗当职的时间。

因此他特意找墨锦问清楚了墨晗每月当职的时间,当然类似这般出卖情报的事情,墨锦自然又是收到了一笔不菲的银子。

至于这银子的来历,宫九没有说,他便也没有问起。

而宫九这边在得知了墨晗的作息时间之后,便找准了她闲暇的一日,在晚间她要安歇之际,悄无声息的闯入了她的香闺。

宫九本是想着,他先直接进到墨晗的房中,免得叫门的时候被她直接赶出去。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他方才进到房中,竟然会见到了一副美人出浴的画面!

见状,宫九顿时便愣在了当场,手中的木盆“咣当”一声的掉在了地上,瞬间便令墨晗发现了他的存在。

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被她架上了一柄长剑,宫九却仍旧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一直直勾勾的望着墨晗。

虽然她已经在匆忙之间披上了一层纱衣,但是这般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感觉,方才更加的令人感到血脉喷张。

这般一想,宫九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却是气的墨晗连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你把眼睛给我闭上!”一边说着,墨晗手中的剑却是毫不留情的朝着宫九刺了过去。

但是这一次,宫九却并没有像往常一般没有还手,而是反手扣住了她的剑,连带的将她整个人都控制在了他的手中。

她的头发还湿哒哒的滴着水,温热的水滴掉在他的手背上,让宫九忽然间便觉得身子有些发热。

“把手给我撒开!”看着宫九依旧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身子在猛瞧,墨晗的眼睛却是仿若浸入了隆冬的冰泉里面一般,寒冷的可怕。

可是对于她的话,宫九却是完全置若罔闻,依旧是眼神热辣的看着,直到他感觉自己心中的想法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他方才慢慢的收回了视线。

“我……我原是来……给你洗脚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洗一次脚的福利这般丰厚!

“你有病啊!”闲的没事给她洗什么脚啊!

“你……你真白!”

墨晗:“……”

这是赤裸裸的调戏吗?!

“我想……我想摸一下……”

墨晗:“……”

特么好像杀人!

次日一早,墨锦看着宫九手中还有脸上明显的牙印时,不禁摇头失笑。

墨晗当真是好样的!

只要她能守住防线不松口,想必他能从宫九的身上赚到不少的银子呢!

在不知第多少次尝试表白墨晗失败之后,宫九意志颓丧的再次寻到了墨锦。

对于软硬不吃的墨晗,他当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打蛇打七寸,要想拿下墨晗,你得从她的软肋下手。”

“她的软肋是啥?”

“这个嘛……嘿嘿……”说着话,墨锦的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锭银子,随后他朝着宫九使了使眼色,后者便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也不再追问墨晗的软肋是什么,直接转身就走,不知准备到何处去抓挠银子去了。

这一次,宫九一次性的扛了六箱的金银珠宝回来,当真是让墨锦笑的合不拢嘴。

也不再将墨晗的事情藏着掖着,十分爽快的就告诉了宫九。

“你记住啊!墨晗的软肋……是墨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