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笑九犬(四)/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九按照夜倾辰所言密探丰州,他本以为借着这次与墨晗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可以趁机和她拉近关系,但是当他看着墨晗身后跟着的那人时,顿时便觉得自己又被耍了。

夜倾辰和他说墨晗也会去丰州,但是为何不告诉他墨嫣也会去?!

那他原本设想的二人世界岂非就没了!

然而事实证明,二人世界还是有的,只不过对象从宫九和墨晗,换成了墨嫣和墨晗。

一路上,墨晗都将宫九无视到底,像是完全没有他这个人似的。

可即便如此,宫九还是屁颠儿屁颠儿的在后面跟着,不会让她轻易的甩掉,却也不敢再贸然的出现在她面前惹她烦了。

其实对于墨晗的感情,宫九一开始想的,的确只有报恩。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却是,这恩报着报着,竟是会将自己也给报进去!

第一次见到墨晗的时候,宫九正在被人追杀!

他早年曾经间曾经是弦音楼中的杀手,后来为求解脱,他暗中计划杀光了那里的人。

按照弦音楼的规矩,那里所有的杀手排名均是按照从一至九的次序。

他虽名为宫九,但是事实上,那时他的武功早已可以称霸弦音楼,不过他却刻意在每次的厮杀中藏拙,只堪堪保住宫字辈最后的名次便可。

如此一来,方才不会被人太过注意,但也不至于被人瞧不起,进而遭到欺辱。

在暗中筹谋了两年之后,宫九方才一举爆发,将弦音楼上下全部诛杀殆尽,最终方才得以逃出。

可逃是逃出来了,但是没了弦音楼的庇护,他便等同于是成了活靶子,江湖中有太多的仇家想要取他的性命。

但是他已经没了杀戮的心思,否则的话,他也不必杀光弦音楼的人只为求得自由。

是以当江湖中出现了对他的追杀令之后,宫九便知道,倘或他当真想要从此过着安宁的日子,便要一装到底。

否则一旦被人发现的话,就算他不想杀人,只怕到最后为求保命也还是要出手。

而倘或当真走到那一步的话,那么他此前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心中打定了主意之后,宫九便化身一名乞丐,一直藏匿在一群叫花子当中。

一来这个身份并不会引起旁人的注意,二来这也是一个得到消息最快的途径,方便他对任何突发状况的处理。

原本一切都十分的顺利,可是忽然有一日,有仇家追踪上门,他虽还是一直掩藏在一群乞丐当中,但对方似乎是有所准备而来,竟是连他们也没有放过,一一开始盘查。

见事情发展到了那般地步,宫九心知这一次定然是难逃一劫!

非是他武功不敌他们,而是今次一旦现身的话,只怕日后再难有宁日。

就在宫九左右为难的时候,恰在此时,墨晗却是忽然出手解决了那群人,倒是令宫九感到万分的惊讶!

他与那人不认不识,何以她会忽然出手相救?!

心中虽是有此疑问,但是宫九明白,或许她并不是特意为了要救他,只是恰好解了他的危局而已。

可即便如此,她也算是救了他的性命,他总也要换回去才行。

刚好这一处也算是暴露了,他无法再继续待下去,便一路随着墨晗而去。

此前看墨晗与那群人交手,宫九心知她武功不低,是以在跟踪她的时候,也是刻意小心谨慎了些,但不料最终却还是被发现了。

她几次三番想要甩掉他,但是却一直不得其法,最后一气之下竟是准备直接杀了他!

为求保命,宫九便只能更加的小心翼翼的跟着,却是没有想到,最终竟然会跟到了靖安王府。

看着那巍然而立的一座府宅,宫九第一次觉得犯了难。

江湖中人素来避免与皇家扯上关系,这是每一个行走江湖的人都明白的。

靖安王府是什么样的存在,即便宫九身在江湖也有所耳闻,是以他心中是不愿与其有任何交集的。

只不过……想到那女子冷若冰霜的模样,他最终还是决定留在丰鄰城中,大不了报过恩后他就赶快离开。

在那之后,每一次墨晗出任务的时候,宫九都会在暗中跟着,他本想着倘或哪次墨晗有何危险的话,他恰好出手相救,便算是还了这份恩情。

谁知前前后后跟着墨晗折腾了不下十次,他竟是一次这样的机会都没有逮到!

似乎不管夜倾辰交给她什么样的任务,不管要做的事情有多危险,她都会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完成。

这样的墨晗,开始让宫九渐渐感到好奇。

而这份好奇,也最终导致了他在此后的追妻之路上,越陷越深……

第一次跟着墨晗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宫九亲眼见到她在片刻之内放倒了十几名暗卫!

代价便是,她自己也受了一些皮外伤,但是她似乎并没有打算包扎伤口,直接策马离开,一路直奔丰鄰城而回。

接下来的第二次、第三次……宫九见到了一个对别人冷情,对自己更加的冷情的墨晗。

她似乎经常不拿自己的安危当做一回事,似乎只要能够完成任务,不管让她做什么她都会答应。

宫九自己曾经就是杀手,是以他知道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时机,只要把握好时机,再难的任务都会完成。

是以墨晗的做法是对的,只有屏除一切杂念,不会瞻前顾后的顾虑太多,才会一击即中,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

可尽管心中想的明白,但是当他亲眼见到这样一个要强的姑娘时,他的心中竟然会有些觉得心疼。

多可笑……他身为一个杀手,竟然也会心疼某个人!

杀手若是有情的话,那实在是一件太过可怕的事情,所以说他从来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

好在他也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到底好与不好,他都是无所谓的。

毕竟连这个杀手,他本都是不愿意当的!

当心中的感情渐渐发生变化,宫九开始去注意墨晗的角度和看法也在悄然无息的转变。

从前每次跟着她出去,看着她杀人的时候,宫九总是会下意识的去注意她的武功路数和出招的方式之类的。

但是后来,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开始渐渐关心她会不会受伤、有没有在逞强、旧伤会不会发作……

当这些想法不可抑制的浮现在脑海中的时候,宫九明白,他完了!

折在了一个完全无视他的女子手中,而且是心甘情愿的沉沦,根本不愿醒来。

他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传说中的喜欢,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他不愿她再去冒险,所有她要去做的事情,他都可以代劳。

甚至是一些有关她主子的事情,未免她为此烦忧,他都可以在暗中悄悄的帮她解决。

但是宫九没有想到的却是,墨晗对此却并不领情!

若是换做以前的话,只怕他早就提剑杀过去了,哪里还有那般好脾气在那伺候着。

可偏偏看到她神色孤傲的一张脸,宫九就是莫名的欢喜,连脾气都没有一般,只想事事顺着她,她说他错那就是他错,即便是对,那也是错!

从宫九的心中坚定了这个想法之后,他便开始在忠犬的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他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几时是个头,也不清楚墨晗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偶尔给他一些好脸色。

尽管一切都是未知,可宫九觉得,他大抵还是能继续坚持下去的。

毕竟他前几日已经意外的见到了她的身子,想来她不嫁给他的话,也是无人再敢娶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