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一人之城(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温逸然这般人前人后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夜倾城没有与任何一个人说起。

她不知道温逸然为何要如此做,也不清楚他这般做的目的是什么,是以她便强迫自己不再去纠结于此。

毕竟他们两人已经成婚,自古夫妻本是一体,她总该是要信任他的。

而事实上,尽管夜倾城的心中想的明白,但是当温逸然一次次的在她面前上演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时,她到底还是有些忍不住了。

平心而论,温逸然对她很好,好的不能再好!

倘或他对她所有的好皆是弄虚作假,那合该他要在外人的面前表现的对她极为在意和体贴,可偏偏温逸然做的都是与之相反的。

每每待到两人之间独处的时候,他便变得异常的温柔,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若然不是知道不可能,夜倾城甚至都要以为自己是不是嫁给了温逸然的孪生兄弟!

虽然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过荒谬,但是无奈夜倾城对于温逸然的一举一动实在很是费解。

不过对于温逸然自己而言,他这般行事会被夜倾城察觉到不妥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只是那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他可以在外人的面前装作与她相敬如宾的样子,可是每每两人独处的时候,心中的感情便总是有些压抑不住。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觊觎了她多有久,就像没有人知道他为了要娶到她而策划了一个多么大的阴谋!

但是温逸然知道,那些事情永远都不可以被夜倾城知道!

因为一旦走到那一日的话,他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的住,是以他会杜绝一切的可能让城儿接触到那些事情。

对于温逸然来讲,他活了二十几个年头,却从来没有对任何事情如此执着过。

那是一种打从心底里发出的欲念,他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就想任由它这般发展,几遍吞噬他的理智也无所谓。

只要能够与城儿在一起,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不在乎!

旁人看着他,只觉得他身份显赫,仕途光明,一片大好,可是事实上,那些对他而言不过就是能够更好的接近城儿的辅助罢了!

她毕竟贵为公主,倘或他只是一介平民或者是半点作为也无的话,只怕陛下也不会放心将她许配给他。

从前在没有认定城儿之前,温逸然不是没有想过在朝中施展一番拳脚,将温家发扬光大,这些都曾出现在他的计划中。

但是后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看着温逸然神思似有游离的坐在一旁,夜倾城不禁满心疑惑的望着他。

自从与他成亲之后,夜倾城便觉得她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个人。

他可以对她很温柔,却也可以在转眼间对她很疏离,这些都让她觉得很茫然。

难道寻常夫妻家的关系也是如此吗?!

有些话她不敢对温逸然问出口,她怕她一旦说了,两人便连如今的关系都无法再继续维持了。

夜倾城觉得,她大抵是喜欢温逸然的,喜欢他的谦润和温柔,眷恋他的深情和痴心,却又不知道他眼中的深情从何而起。

甚至她偶尔都会有一种错觉,到底温逸然眼中的凝望和注视,究竟是不是在看着她?!

还是在透过她,想着另外个人……

这个想法方才冒出来,顿时就被夜倾城掐死在了心中。

她知道夫妻相处之道,她不能轻易的去怀疑他、疏远他,凡事要为他着想,不能太过自私。

是以……

“时候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明日一早他还要去上朝,再晚的话只怕就休息不好了。

闻言,温逸然却是听出了一些不对劲儿的地方。

他快去休息……那她呢?

“城儿还不睡吗?”

“我……你去隔壁睡吧!”听闻温逸然的话,夜倾城的脸颊却是不禁有些泛红,支支吾吾的推脱着。

见此,温逸然先是一愣,随后方才明白了她的意思。

想来是她的小日子来了,是以方才会与她分榻而眠。

原本这在温逸然看来并不值什么,便是两人同睡一处又能如何,可是架不住还有厉嬷嬷在,未免让她们察觉到一样,温逸然便依照夜倾城所言去了隔壁的房间。

临走之前,他仔细看着夜倾城的脸色问道,“身子可有何不适?”

听闻温逸然如此一问,夜倾城便心知他定然是猜到了她的情况,神色不禁更见娇羞。

见她微微摇了摇头,温逸然方才淡笑着走出了房间。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却是,就在他去了隔壁准备就寝的时候,不料却有婢女忽然进到了内间,缓步朝着他床榻而来。

“谁?!”温逸然本就还未入睡,是以方才听到响动便立刻翻身而起。

来人似乎也没有料到他会忽然发声,顿时吓得一个激灵瘫坐到了地上,脸上瞬间便挂满了泪水。

“奴……奴婢参见公子!”

闻言,温逸然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丫鬟!

走下床榻将房中的烛火都点燃之后,温逸然方才看清了那婢女的模样。

是素日在他房中伺候的秋桐,与夜倾城成亲之前,温夫人曾几次暗示他将其收进房中。

此刻见她特意装扮过后乘夜而来,温逸然自然是明白了她的的企图。

“谁让你来的?”温逸然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清润之色,可若是仔细听的话,却是不难发现其中的冷意。

不仅如此,就连他一直盯着闪动的烛光的眸色,也不禁变得愈发的寒凉。

尽管话是这般问,但是温逸然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倘或不是有主子吩咐下来的话,她一个婢女哪里敢行这样的事情!

“奴婢……奴婢是恐公子需要人服侍,是以才来此处候着的。”说着话,那小丫头不禁抬头望着温逸然,眼中泪光闪动看起来好不可怜。

可是温逸然听闻之后,眸中却顿时寒光一闪!

“你既是如此勤快,便去夫人院中伺候吧!”话落,温逸然便看也不再看她转身欲走,可是随即想到什么,他的脚步却是不禁一顿。

“眼下这个时辰想必娘亲已经休息了,你便去廊下候着吧!”

闻言,那小丫鬟整个人都瘫坐到了地上,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般结局。

她不过是得到夫人的暗示,让她在公主身子不方便的时候过来伺候公子,这哪里有何不对!

可为何公子要这般对待她?!

说是让她去伺候夫人,可是实际上不就是变相在惩罚她嘛!

直到那小丫鬟哭哭啼啼的离开了房间,温逸然方才重回走回榻上坐下,目光沉沉的望着某一处,半晌都没有动静。

原本他没有打算这般轻易的就放过她,只是倘或处置的太过明显,只怕会惊动了城儿那边。

届时场面闹得太过难看,只怕依照厉嬷嬷的精明,必然会猜出此事是娘亲在幕后主使,到时候只怕会与城儿之间生出芥蒂。

如今他让那小丫鬟日后都去娘亲的院中伺候,一来避免了她再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二来也是为了提醒娘亲,有些事情还是莫要插手的好。

他之所以会娶城儿,并非是因着陛下的圣旨亦或是驸马爷的这个身份,而是他想要她成为他的妻,从此可以正大光明的同她在一处。

日后不管再遇到什么事情,都有他保护她、安慰她……这才是他心中最真实的打算,而非是为了什么子嗣之类的问题玷污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或者说……是玷污了他对城儿的感情!

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每走一步,温逸然都是格外的小心翼翼,步步如履薄冰,如何能允许旁人轻易的破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