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一人之城(四)/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对于温夫人说的话,夜倾城早前心中便已有所想,只不过她没有想到的却是,温夫人会这般快就与她提起。

可是转念一想夜倾城也觉得这没什么,既然迟早都要走到这一步,那或早或晚,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送走了温夫人之后,夜倾城并未将两人之间的谈话告诉厉嬷嬷或是菊香她们。

一则是不愿她们为自己担心,二则也不想她们为此与温逸然说什么,进而闹得他左右为难。

自古以来纳妾、收通房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如辰弟那般忠情之人到底还是不可多得的。

但是夜倾城万万没有想到,如此不可多得的良人,竟然也让她遇到了一个!

原是在与温夫人商谈之后没几日,夜倾城便物色了几个小丫鬟放在房中服侍,她本以为温逸然见了便会明白她是何用意。

可是让人惊讶的却是,温逸然见到之后,却是神色不变的将她们都打发到了温夫人的院中去伺候。

如此一来,夜倾城便是再笨也察觉到了温逸然的不对劲儿。

素日皆是菊香和菊韵在她的身边伺候,今日忽然换了这几个生面孔,他连问都不曾问就直接将她们打发去了主院,不论怎么看他都应当是在刻意装傻。

难道他也不愿收通房?!

这个想法一出来,夜倾城却是不禁面露疑惑的望着温逸然,眸中满是探究之意。

“城儿,这是我们的家,家中有你就够了,我不喜欢有旁的人在!”温逸然的声音很是温柔的响起,但是说话的语气中却是透着明显的不用拒绝。

闻言,夜倾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待到她反应过来温逸然说的是什么,整个人都不禁一愣!

这似乎是第一次,温逸然在她的面前明显表露出他的喜好。

原来他不喜欢身边太多人伺候,还说……这是他们的家,家中只要她!

“你还不喜欢什么?”她好像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总觉得与他之间有些若有似无的隔阂。

他的心中似乎藏着无尽的心事,无法轻易与人言说。

就像他从来不曾在她面前表现过自己的喜好,似乎没有过分喜欢什么,更没有过分的讨厌什么。

似是一汪水一般,可以全然的包容一些,偏偏深不可测。

“城儿不喜欢的,我都不喜欢!”从始至终,他喜欢的、他所求的,都不过是一个她罢了。

至于其他的,对于温逸然来讲,他没有喜不喜欢这一说,只是因为不在乎而已。

听温逸然如此说,夜倾城的心中却是忽然一紧!

所以……他是因为她不喜欢他收通房,才会将那几名婢女赶走的吗?!

“那你喜欢什么?”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夜倾城隐隐感觉到温逸然素来温润的眸光似乎忽然变得灼热了几分,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本以为他会像是方才那般回答,只道她喜欢的他便喜欢,可谁知这一次竟是猜错了。

“你!”他喜欢的很少,只有一个她!

闻言,夜倾城有片刻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静静的被他拥在怀中,眸中难掩动容之色。

温逸然的话音落下之后,两人许久都不曾再说话。

他如此聪明的一个人,自然是能够猜到夜倾城今日这番举动背后的意义。

可是偏偏他什么都没有说,只不着痕迹的挡了回去,甚至还间接的提醒了一下娘亲,希望她见好就收,不要再过多的干涉他与城儿之间的事情。

很多事情他不愿闹到台面上来,一则会影响她们婆媳之间的关系,二则便是会令城儿觉得烦心。

是以但凡能够暗中私下解决的事情,温逸然都会事先解决好。

不过收通房这件事情,倒是他疏忽了!

或许是好不容易盼到了与城儿成婚,他一心只沉浸在喜悦当中,倒是一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但是这些事情,都不需要城儿去烦心,他自己都可以解决,不让她有一丝的烦忧。

更何况问题的症结是出在娘亲的身上,本不与城儿相关。

温逸然的心中虽是计划的明白,只是却并未与一人言说,是以菊香和菊韵见到夜倾城主动安排了一些小丫鬟在房中伺候的时候,便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不日之后便将这般情况说与了十公主,让她代为禀告惠妃娘娘,未免四公主殿下在此被温夫人挟制住。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却是,夜倾宁并未按照她们所想的一般将事情说与惠妃娘娘,进而由她透露给陛下知晓,反而是招来了靖安王妃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不过这事情的情况的嘛……倒的确是比告诉惠妃还要管用。

不仅是靖安王妃来了温府,后来甚至连王爷也一道过来了。

而自从这件事情之后,温夫人便再也不曾轻易的出现在夜倾城的面前,更遑论是张罗着给温逸然收通房一事。

对于温夫人的这般转变,夜倾城虽然心有疑惑,觉得或许是青冉和倾辰的缘故,可心中却总是有一种感觉,觉得不仅如此。

那晚温逸然特意去了主院一趟,有关这一点夜倾城是清楚的,但是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她却是不知的。

唯一清楚的便是,温逸然似乎说服了温夫人,因为从那之后,夜倾城再不曾见她说起有关子嗣的话题,甚至都极少出现在她的面前。

而那日温逸然回房之后,似是在半梦半醒间附在她的耳畔说了一句话,让夜倾城一直铭记至今。

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什么来打扰我们……

那晚之后,生活似乎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温逸然依旧是人前人后两个模样,而夜倾城也依旧不明白他这般举动是为何。

直到很久之后,她从他的口中听到了离墨亭这个名字,一切……方才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

为何温逸然会经常用那样神情的眼眸凝望着她,为何这样的深情不能轻易被他人知晓!

初时得知这般消息的时候,夜倾城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如今的生活会是建立在别人无辜的性命之上。

而她多年来所受的委屈和心酸,皆是源于自己的夫君,这样的玩笑,上天似乎与她开的有些大。

可是平静下来之后,夜倾城却只是更加的心疼温逸然而已。

她不知道他独自一人究竟是如何承受了那么多,甚至还要若无其事的宠着她、对她好,转身之际却自己背负了这一腔深情之后的代价。

是以从得知这一切真相之后,夜倾城的心中经历了一个过程,先是震惊、后来茫然,直至最后,这所有的情绪皆是化为了满心的心疼。

弦凝指咽声停处,别有深情一万重……

“怎么还不休息?”温逸然回房的时候便见到夜倾城神色呆呆的坐在床榻上,视线直直的落在了床榻上两个小人儿的身上。

房中忽然响起的温润的声音唤回了夜倾城飘离的思绪,抬首间看到温逸然面露奇怪的望着她,却是不觉温柔的一笑。

好在她没有辜负他的一腔深情,如今方才有了这两个可爱的小人儿。

想到当初温逸然给他们两个起名的时候,夜倾城的唇边便不觉扬起了一抹笑意。

原本温家的老大人作为祖父,他最是想要亲自给自己的孙儿和孙女起名字的,可是谁知温逸然竟是不用,孩子方才出生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中便已是有了主意。

温子深、温子情……温柔似水,予子深情!

自此他与城儿之间再无分离,永生相守。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