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丰鄰城的一品轩内,靠窗的一桌中坐着几位锦衣华服的公子,一边谈笑风生,一边望着看台上说书的之人。

待到这一番故事说罢,他们却是纷纷要求换个故事讲讲,只道如今这个和亲的故事着实是听得有些腻了。

而那说书之人听闻他们几人的话,却是不禁面露为难。

这出戏是掌柜的特意吩咐临时换的,说是那位贵人主子来了,定然要说这本书才行。

事实上,这说书之人心下也是为难,这出戏他说了不下百次,自然也是想要换换新鲜的花样,可是偏生那位主子只喜欢听这个,他也着实是没有办法。

且不说这银子能不能顺利赚到手,单单是惹恼了他,只怕连这条小命都要交代在此处!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的给那几位公子作揖求饶,万望他们能体谅则个。

但是谁知他这不说还好,这一说反倒是激的那几人心中不快。

在这丰鄰城中竟还有如此胆大妄为之人,连说书之人讲什么故事都要管!

略一商量,他们便准备要去找那人理论一番,却顿时吓得那说书人与掌管均是连连请求。

“公子不可啊!”急急的伸出手拉住为首的那人,那掌柜甚至已经吓得跪到了地上,一双眼中布满了惊恐之色。

见状,那几人心中却是不禁更加的好奇,到底那是个什么人物,竟然会将掌柜吓得如此。

要知道,这一品轩的背后也是有宫中的人在撑腰,什么人敢在这里如此霸道放肆!

“你走开!”

一把推开掌柜之后,为首的那名青衣男子便直奔楼上而去,一把便推开了一间最靠里的一处包间。

而随后跟来的掌柜见此,却是瞬间吓得瘫坐到了地上,浑身瑟瑟发抖的跪在那里,半句话也不敢说出口。

只见房中一站一坐两人,站着的那少年一身黑衣,面如表情的站在一旁,见到有人闯入也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站着,连神色都没有分给他们半点,像是完全没有见到似的。

至于另外一位坐着的人,因着是背对着门口的关系,他们并不能看见他的容貌,只是看着身形打扮,也定然是一位出身不凡的世家公子。

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了“嘭”地一声响,他方才声音懒懒的叹了一句,“吵死了!”

话音方落,众人便见他慢慢地转头望过来,可偏偏是这一眼,却顿时令门口的那几人均是僵愣在了当场!

那是一张十分精致完美的容颜,五官之中无一不精,无一不美。

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温柔似水,淡淡风华,格外的吸引人。

倘或不是因着之前听到了他的声音,只怕他们都要以为这是一位绝世美人了!

然而那几人会愣在原地,却并非是惊艳于这人的美色,而是因着他的身份。

靖安王世子——夜安陌!

“在下……在下有眼无珠冲撞了世子爷,还望您大人有大量,饶了这一次!”原本方才还气势汹汹的那位青衣公子见此,却是赶忙跪下求饶,将头磕的“砰砰”作响。

“还望世子爷恕罪!”

他身后的几人见状,也赶忙纷纷拜倒在地,脸色吓得煞白一片。

难怪方才那掌柜会拼命的拦着他们,原来竟是靖安王世子在此处!

无论如何他们也是没有想到,不过就是来听个书的功夫,竟然也能撞到这个丰鄰城中的魔头,当真是倒霉的很!

闻言,夜安陌却是忽然扬唇一笑,眸中顿时华光四射,显得格外的耀眼。

“不知者不罪嘛!你们都进来吧!”夜安陌的语气颇为轻松的响起,似是根本没有将他们方才的举动放在心上。

而那几人见状,顿时觉得心中松了一口气!

只要夜安陌不曾怪罪就好,否则的话,只怕今日的事情定然是不能善了了。

此刻听闻夜安陌让他们进去坐,几人心中虽然有些诧异,不过却也心知拒绝不得,便均是战战兢兢的走了进去。

若说惹到的是旁人倒还好说,偏偏是靖安王府的世子,那简直就是等同于找死一般!

丰鄰城中有谁不知道,夜安陌就是一个魔头,较之他父王都不为过的魔头!

至少靖安王从来不会刻意去与人为难,只要不犯到他的面前,他均是懒得理会的。

但是夜安陌就不一样了,他完全就是没事找事,闲着无聊便在丰鄰城中大街小巷的逛,遇到什么事情都要跟着掺和一脚,久而久之,倒是成了他们这些世家公子哥眼中的鬼见愁。

不过倒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至少丰鄰城中的百姓就很是感念他的所作所为,都说近来城中仗势欺人的事情越来越少了。

可他们气愤的却是,夜安陌自己不就是在仗势欺人嘛!

只不过这样的话,却是万万没有人敢说出口的。

先不说靖安王府的势力他们惹不起,便是瞧着当今陛下对夜安陌的纵容,便也可知他是有资格在整个丰延国横着走的!

这事说起来,还要从夜安陌的儿时说起,据闻早年间他还只是一个怀抱的奶娃娃时,曾经遭歹人暗害生了一场大病,从此之后无论是靖安王还是靖安王妃都十分的骄纵他。

甚至连当时的先帝爷也十分的宠溺他,方才不过百岁儿的时候,便将一半的禁军统治之权交到了他的手中,而至今也不见永宁帝收回。

加之他又是这一辈的孩子中第一个出世的,这地位自然是更加的不一样。

连素来刚正不阿的老王爷都对他格外的纵容,甚至进宫对永宁帝说明,只要夜安陌不是起兵造反的罪,都要纵着他不可问责。

而令众人都没有想到的却是,如此荒诞无理的要求,陛下竟然同意了!

是以可想而知,夜安陌从小长到大,简直就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自然是没有人敢轻易的去招惹他。

久而久之,也就成为了丰鄰城中的一个小恶魔,时常捉弄其他的世家公子,玩的不亦乐乎。

而那群朝臣为了不与靖安王府交恶,便也只能事事忍让下来,叮嘱自家的孩子远着些靖安王府的世子,莫要被他盯上了。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却是,夜安陌竟因为此事跑到永宁帝面前好生闹腾了一番,只道是朝臣家的孩子纷纷排挤他,眼中不敬皇室。

这样大的一顶帽子扣下来,哪里还有人敢再继续冷落了他。

然而这代价便是,那一段时间的丰鄰城中,一直都是格外的宁静太平,极少有世家的公子小姐狐假虎威的欺压百姓。

方至如今,夜安陌已经渐渐长大,而他顽劣的本性却是半点未变,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是以不管他到了哪一处,那里均是格外的太平,从没有人敢寻衅滋事。

但是尽管被欺负的很惨,可无奈夜安陌的那张脸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他只微微朝你笑着,你便会被迷惑的五迷三道,全然忘记了恶魔惯会的伎俩便是如此。

正是因此,是以当这几人见到夜安陌异常灿烂的望着他们微笑的时候,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只觉得自己这是被他盯上了。

“来!尝尝我从祖父那里带回来的新茶!”说着,夜安陌便亲手斟了几杯茶,随即推到了他们的面前。

见状,那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都没有动手。

“哎……想是祖父人老不中用了,连亲手种的茶都无人肯品尝了。”夜安陌状似心酸的摇头叹息,却是吓得那几人赶忙仰头喝光了杯中的茶水。

这位世子爷连老王爷都搬出来了,他们倘或再是不喝的话,还不知后面是什么罪呢!

谁知喝完了杯中的茶水之后,却见夜安陌精亮了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看,顿时吓得他们心中一惊,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

------题外话------

推文,《惹火娇妻:痞夫宠不停》一顾欢颜。

他说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总有一件事我会做到你心底,例如,爱。

他说穆晚乐是他清晨想到的第一个人和夜晚一直想到入眠的人。

她说,自第一眼见到他,心不受控制一跳时,她就知道,栽定了!

本文走欢脱暖宠风,双处一对一,放心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