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还好喝?”说着话,夜安陌的脸上忽然扬起了一抹大大的笑容,当真是格外的迷人。

“好喝、好喝!”

一听夜安陌如此问起,那几人赶忙连连应声,生怕迟了一点惹得这位小祖宗不悦。

“好喝便再来一杯!”说完,夜安陌便示意一旁的护卫再将杯子给他们斟满。

见状,那几人不禁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见到了不好的预感。

但是夜安陌已经开了口,他们也不敢不从,便只能硬着头皮又喝了一杯茶。

看着他们苦大仇深的喝光了杯中的茶水,夜安陌的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他的容貌本就与夜倾辰别无二致,再加上慕青冉那般似水的明眸,这般一笑,却是生生让对面那几人都呆了神色。

这世子爷也未免长得太过美艳!

他身为男儿身尚且如此,倒是不知这王府的小郡主是何模样?!

“哎呀!”

忽然!

方才还好好的站在桌边的一人突然惨叫了一声,随后便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抽搐,口中不停的吐着白沫。

见此,顿时吓得其他几人面色惊恐,不自觉的向后退去,唯恐自己也被传染一般。

而与此同时,不停的有人相继倒下,但反应却均是有所不同。

有的人是浑身刺痛、有的人是奇痒难耐,难受的在包间中满地打滚。

方至此时,他们便是蠢笨也心知这是夜安陌在捉弄他们!

可尽管心中再是愤怒憎恨,他们也是不敢公然和他叫嚣,只得挣扎的爬到他的脚下,口中连连告饶。

“世子爷饶命啊!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扰了您的雅兴,还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咱们这次吧!”

“求求您开恩吧!”

冷眼看着他们难受的满地打滚,夜安陌的脸上却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眸中华光四射。

他的手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桌上的茶杯,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杯子的边缘,眸光不觉一闪!

茶水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茶杯!

“紫鸢姑姑近来真是越来越温柔了!”连配制的药都是这般简简单单的,完全没有以往的药效那般厉害。

夜安陌这般不着头、不着脑的一句话,却是令那几人满心疑惑,根本不懂他是何意思。

不过他们不懂,却不代表夜安陌身边的护卫不懂。

只见从那些人进来开始,夜安陌身边一直未曾开过口的那名护卫忽然说道,“娘亲向来如此!”

他的声音很冷,与他给人的感觉一样。

听闻他如此说,夜安陌颇为促狭的朝着他笑了笑,便不再多言。

起身掸了两下衣袍,夜安陌拿起桌上的折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自己的掌心。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地上的那几人,随后俯身望着他们说道,“听本世子的一句劝,日后不该开的门不要开,不该喝的茶别乱喝!”

说完,夜安陌便扬唇一笑,径自起身朝外走去。

“走!小一,咱们回家!”

“世子爷……”一听说夜安陌要走,那几人顿时便着急了起来。

一时间也顾不得身上的难受,只挣扎的起身跪行到他身边,试图让他解了身上的毒症。

可是夜安陌却全然没有理会他们,头也不回的朝外走着,不过临出门之际,却听到他满含笑意的声音传来,“解药只有一份哦!”

话音方落,便只见那位名唤小一的护卫丢出了小小的一包药粉,随后主仆俩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身后,却是原本还和和气气的一群人,瞬间因为一份解药而打的不可开交。

诸如此类的事情,在丰鄰城中时有发生,众人也已经不再惊讶了!

对于夜安陌这般种种恶魔般的行径,也不是没有人去与夜倾辰反应,只是后者全然一副护短的架势,他们也实在是无可奈何。

又不能真的与靖安王府闹起来,是以便也只有忍下这口气。

渐渐地,朝中之人也算是看出来,这位小魔头根本就是无人能够约束他,指着他自己回头是岸更是没边儿的事儿,还是他们自己小心些,尽量远着靖安王府别去惹上他!

说起来,倒也不是没有人能够管束夜安陌,对于他来讲,这世间他最怕的人只有两个!

一个是他母妃慕青冉,另外一个便是他妹妹夜安歌!

前一个他之所以怕,是怕母妃为他担忧,只要她稍稍蹙眉,他就什么都不敢做了,只一味乖乖听话。

至于后一个……夜安陌则是单纯的怕她不理他!

从小到大,夜安陌一直想要有一种当哥哥被妹妹全身心依赖的感觉,然而却一直都无法得到满足。

兄妹俩之间常常上演一幕,一个热、一个冷,一个拼命献殷勤、一个完全不理不睬的状态。

是以对于夜安陌完全开挂式的人生中,这大抵是唯一一个不可攻克的难题。

回到靖安王府之后,夜安陌脚步不停的直奔浮风院而去,远远的便见到了坐在廊下看书的慕青冉,眸光顿时便是一亮。

“母妃!”若说这世间夜安陌最在乎的人是谁,那必然就是慕青冉无疑!

忽然听到一旁传来的声音,慕青冉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便只见夜安陌含笑的朝着她跑来。

见此,她微笑着合上了手中的书本,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夜安陌过去。

岁月似乎格外的优待她,尽管夜安陌已经从襁褓中的婴儿成为了如今风姿清雅的少年郎,可慕青冉的容貌却似乎并未发生太大的变化。

她的眸光一如从前,望向人的时候,眼中总是好似沁着一汪清泉,让人不自觉的就想要同她亲近一些,觉得她格外的迷人。

“回来了!”看着眼前与夜倾辰别无二致的一张脸,慕青冉拿起手中的绣帕轻轻的为他擦拭着额角的汗水,眼中满是宠溺之色。

对于慕青冉来讲,她从来都不觉得夜安陌是顽劣不堪的,或者说……她从来都不知道夜安陌不在她面前的时候到底是何模样。

不过这得有赖于夜倾辰和夜安陌配合的好,父子俩都不约而同的向慕青冉隐瞒着他在丰鄰城中的为非作歹。

再加上夜安陌一直以来在她面前都是乖乖听话的样子,从来都是十分的乖顺听话,自然让慕青冉无法想到,他在别人的面前究竟是如何的恶如魔鬼!

“母妃近来身子如何?”

“无碍,你无需担忧!”虽说当年生下歌儿之后身子有些亏损,可是这么多年,也早就没什么大碍了,偏他们父子俩还时时留意不肯安心。

闻言,夜安陌方才微微点了点头放下心来。

他四下看了看,却是并没有见到夜安歌的身影,不禁奇怪的问道,“歌儿呢?”

怎地他方才一回来就不见她的身影!

“她进宫去了!”算着时辰,既是眼下尚未回来,大抵是被陛下留在宫中用膳了。

“又进宫了!”谁知夜安陌听闻慕青冉的话,眸中却是迅速的闪过了一抹不悦之色。

陛下自己又不是没有孩子,为何总是这般喜爱歌儿!

见夜安陌似是面露不虞,慕青冉不禁微微淡笑。

陌儿倒是极少对什么事情表现出明显的不悦,可唯有对待歌儿的事情上,就像是有人将他的宝贝抱走了一般,半点也不肯相让。

慕青冉至今还记得,以前歌儿还小,尚且被他们抱在怀中的时候,倘或是有哪家的大臣带着家眷前来,这父子俩便好似防贼一般的防着人家,半点不让近身。

若然有何人作势要抱抱歌儿,夜倾辰还未有何举措,倒是陌儿直接护在她身前,说什么也不给人家抱!

方至如今,他们也渐渐长大,不想这般护着妹妹的习惯,他竟是半点未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