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三)/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恐廊下风急,夜安陌又与慕青冉说了一会子话,便催促着她回房歇着,以免染了风寒。

不料两人方才回了房中,便见夜倾辰也下朝归来。

尽管时光已经流逝多年,但夜倾辰似乎还是那般清贵无双,真的若说是有何变化的话,只怕就是他身上的清冷之气愈发的明显。

在面对除了慕青冉之外的人,永远都是一副清冷的模样。

当真这当中还是有一些例外的,从前夜安陌小的时候是他,后来他长大了,这个特权便给了夜安歌。

原本在房中伺候的婢女见夜倾辰回来,便默不作声的退出了房中。

见状,夜安陌却是不觉微微挑眉,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众人还是如此惧怕父王!

其实小的时候,夜安陌自己对夜倾辰也是心存惧意的,毕竟这样一位不苟言笑的王爷,任是何人都会有些恐惧的。

更何况他那时又是一个小孩子,胆子自然更加的小一些。

不过后来他渐渐长大,心中对夜倾辰的恐惧便也随之渐渐消失。

如今再仔细想想,夜安陌却是忽然觉得,其实父王并不可怕,一个心中有情的人,又有何可怕的呢!

而且,他已经发现了可以完全把控父王内心的窍门,那就是他的母妃——慕青冉!

只要是在母妃的面前,不管他犯下了多大的过错,父王都不会对他多加苛责。

甚至偶尔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他糊弄过去,虽然这样的时候少之又少。

还有一点夜安陌不知道的却是,他的那双眼睛实在是与慕青冉太过相像,简直就是别无二致,是以每每当他睁着那双水眸望向夜倾辰的时候,总是会让他下意识的想到慕青冉,自然便无法再狠下心去责罚。

“父王!”

“嗯!”只简单的应了一声之后,夜倾辰便径直走向了慕青冉。

见状,夜安陌却是不禁摇头失笑,眸中满是调笑之意。

父王还当真是妻魔啊!

他方才回城,父子俩也有日子未见,怎地竟直奔着母妃而去,也不说欢迎他一下!

“近来朝中无事,我已经奏明了陛下,过几日带你出城逛逛。”拉着慕青冉的手走到一旁的榻上坐下,夜倾辰的眼中满是宠溺之色。

闻言,慕青冉不禁朝着他淡淡一笑,随后微微点了点头。

似乎不管时间如何走,世事如何变幻,夜倾辰对待她的这一颗心,却始终如一!

虽然丰鄰城中的人都知道慕青冉对于夜倾辰的独一无二,可还是有一些人不敢轻易的相信,再是得宠,靖安王妃也会如寻常女子一般逐渐老去,届时还能留得住靖安王的一颗心吗?!

如此一想,便有人在心中起了歪主意,盘算着为夜倾辰准备一些美貌姬妾,想着就算从前他不近女色,可如今王妃连孩子都生下了,纵是再如何倾国倾城,也在一点一点的变老。

但是令众人没有想到的却是,那一次的事情,最终却是以夜倾辰杀了所有的姬妾完结。

那是在夜倾辰娶了慕青冉之后,为数不多的几次大开杀戒。

甚至是连她亲自开口求情都没有拦住,到底还是将十几具献血淋淋的尸体扔到了那位大臣的府邸前,以此作为警示。

是到了那时众人方才明白,只怕穷尽这一生,靖安王也是不会再有其他的女子了。

他们若是再不醒事的凑上去,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想来那一次的事情,若然不是有王妃在一旁拦着,只怕那位朝臣也是难得善终。

而方至如今,再也无人敢在夜倾辰面前提起纳妾一事,丰鄰城中的女子也不禁对慕青冉更加的艳羡。

得此夫君,实乃大幸也!

“父王要带母妃出城为何不早些通知我?”倘或他知道他们要出城的话,就不特意眼巴巴的赶回来了,直接在外面与他们会合多好!

“为何要通知你!”他带青冉出城,与他有什么关系!

闻言,夜安陌不禁可怜兮兮的望向一旁的慕青冉,期待着母妃能为他说句好话。

可不料夜倾辰竟是早有准备,还未等慕青冉开口说什么,便只听闻他声音清冷的说道,“你留在王府照看歌儿,近来莫要再四处乱逛了!”

照看歌儿……

“好!”一听说要留下来照看夜安歌,夜安陌顿时便来了精神,也不再嚷嚷着让与他们同去,笑嘻嘻的便应了下来。

只是慕青冉听闻夜倾辰如此说,却是不禁微微蹙眉,“不带歌儿同去吗?”

将他们独自留在王府,她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的。

“陛下近来有事要吩咐她,让她独自历练一下也好。”说着话,夜倾辰不禁握住了慕青冉的手。

歌儿如今也愈发大了,很多事情她都可以自己做决定,她心中既是已经有了抉择,那他作为父王自然全力支持,却绝不会横加阻拦。

闻言,慕青冉虽心中有些担忧,但也知道夜倾辰的考量是对的,便也就不再多言。

更何况还有陌儿留在她身边,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直到他们已经用完了晚膳,夜安歌方才终于从宫中回来。

一路进了王府,沿路的婢女侍卫皆是神色恭谨的问安施礼。

“见过郡主!”

“奴婢参见郡主!”

“嗯!”只淡淡的应了一声,夜安歌便目不斜视的直奔浮风院而去。

她的身后跟着一名玄色锦衣的少年,一双眼眸似是黑曜石一般漆黑,看似平静的眼波下却是满含锐气,偏偏一张脸蛋倒是长得格外的白皙,唇红齿白的模样显得无害了不少。

方才进到房中,夜安歌连一句话还未说,便只见一旁飞来一抹身影!

见此,她却是不躲不闪的站在那,任由夜安陌将她扯到怀中,可不料他却是又赶忙放开。

“都忘了咱们歌儿长大了,瞧把为兄激动的!”一边说着话,夜安陌一边眉眼带笑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女,眸中满是宠溺的笑意。

如果说夜安陌的容貌长相全然承袭了夜倾辰的话,那么夜安歌则是将慕青冉与夜倾辰身上所有的优点都承继到了一身。

秀美绝俗的鹅蛋脸上,点点朱唇,眉目如画,清丽难言,眼波微转,顿时百媚横生。

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中人……

慕青冉的美更多是像水,温柔恬淡,让人如沐春风。

而夜安歌则是更多的像冰,不似慕青冉的淡然之感,她是淡漠!

一切与她毫不相关的事情,均是寂不起她半点的兴趣,这性子倒是完全承袭了夜倾辰。

不过仅凭她这副容貌,便是对人再是如何冷漠无情,也无法让人对她心生半点不悦。

洛浦疑回雪,巫山似旦云。

倾城今始见,倾国昔曾闻。

想来这诗中所言,便是应当如夜安歌这般模样!

从夜安歌出生开始,靖安王府上下便将她保护的极好,一直未有外人得见其容。

但是之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曾有百姓无意间见到,此后便经常有人守在靖安王府的门口,就是为了等着有幸见她一面。

随着夜安歌渐渐长大,王府中人也渐渐发现了这位小郡主的容貌愈发的明艳无双。

好在她的性子多像了夜倾辰一些,否则的话,若是如慕青冉一般时常浅笑嫣然,怕就将这丰鄰城中的少年郎都给迷得神魂颠倒了。

原本众人还觉得夜安陌这般容貌倘或托生女儿身的话,不知会是何种的惊艳!

不成想如今便有了夜安歌这般绝色风姿的人,倒叫靖安王府的人大饱了眼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