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四)/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不改色的将夜安陌抚在她头顶的手拿开,夜安歌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兄长每次均是这般说辞!”

“父王、母妃!”夜安歌走到慕青冉的身边,伸手抱住了慕青冉的手臂,将头轻轻的倚在她的肩膀上,全然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倒是与方才的模样判若两人。

见状,夜安陌不禁哑然失笑。

歌儿这孩子……只要离了母妃和父王的面就是最为老练的,可是只要在他们面前,便会难得的出现依赖他们的模样,当真是格外的惹人疼爱。

可是偏偏,他就没有这般特别的待遇!

“可曾在宫中用了晚膳?”慕青冉的声音温柔的响起,看向夜安歌的眸中充满了宠溺。

“宫中的膳食不好吃!”说着话,夜安歌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一时间让屋内的三人均是心疼不已。

“传膳!”夜倾辰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心中对夜倾昱表示极其的不满。

让他宝贝女儿进宫去帮忙,居然还让吃饱,安得这是什么心!

“不若下次让府中的厨子随你一道进宫吧!”夜安陌想了想,觉得还是自己这个主意比较实用。

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让他们家的小郡主饿肚子才是!

但是事实上,这事儿还真的不怪夜倾昱,夜安歌也就是在自己家人的面前方才会如此,但凡是出了他们的视线之外,她从来都是不会刻意讲究这些东西。

“歌儿,要不你以后别再进宫了!”一边为夜安歌仔细的布着菜,夜安陌一边试探着问道。

眼看着父王和母妃便要出去玩了,若是连歌儿也整日的待在宫中,那他自己一个人待在王府中有什么趣儿!

闻言,夜安歌却是连头都没有太抬,直接淡淡回道,“兄长不若与我一同进宫吧!”

话音方落,便只见夜安陌的脸色顿时一僵,随后便闭紧了嘴巴不再多言。

真是一位不可爱的妹妹!

明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进宫,倘或是在宫中遇见了舅父,他定然又要唠唠叨叨的让他勤加学习,不可荒废心智。

可如今就连外曾祖父都不再念叨他了,舅父怎地还如此执着!

见夜安陌不再说话,夜安歌不禁微微弯了一下唇角,随后兀自静静的吃着饭。

而慕青冉看着这兄妹俩你来我往的斗着嘴,眸中不禁布满了笑意。

“母妃与父王几时启程?”想到什么,夜安歌转头朝着他们问道。

“后日!”

闻言,夜安歌沉默了半晌之后方才望着夜倾辰说道,“那父王可要早前带母妃回来!”

不能再像以前一般独占母妃了,时日久了她可是会很惦念呢!

“好!”

见夜倾辰如此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夜安陌不禁微微挑眉。

到底还是歌儿有面子,倘或他与父王如此说的话,只怕得到的就只是一个白眼儿而已。

“歌儿别担心,为兄会好生照顾你的!”说着话,夜安陌的眼中就不禁隐隐跳动着期待,觉得自己终于有机会体验一次为人兄长照顾妹妹的感觉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却是,夜安歌接下来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他兴致勃勃的一颗心打入了尘埃中。

“兄长倘或是不说这句话,我心里还不曾担忧。”

夜安陌:“……”

他有这般不靠谱吗?!

“母妃后日便与父王外出了,不知这两日晚上能不能让歌儿同母妃说说体己话?”说着,夜安陌不禁面露期待的望着夜倾辰,明亮的眼中含着淡淡的笑意。

闻言,夜安陌顿时便来了精神,他赶忙转头望向夜倾辰,想要知道他听闻歌儿的话到底会作何反应。

旁的他倒是不确定,不过这话若是由他来讲的话,定然早就被父王直接扔出浮风院了。

“明晚!”皱眉想了半晌之后,夜倾辰方才声音清冷的回道。

“成交!”一听夜倾辰答应了下来,夜安歌赶忙伸手抱住了慕青冉,似是唯恐他反悔一般。

见状,夜倾辰却是不禁转头望着她,随后忽然扬唇一笑。

没想到他竟是会被自己的女儿给算计了!

方才她说要青冉这两晚都陪着她,他心中虽有不愿,但又不舍得直接出言拒绝歌儿,是以便折中说可以让青冉陪她一晚,可偏偏却是着了她的道。

这小丫头想来从一开始打算的就是一个晚上,不过是为了迷惑他,才故布迷阵多说了一晚。

“你如今越发出息了!”居然连他都敢算计,不亏是他的女儿!

听着夜倾辰清冷的响起,夜安陌的心头不禁一跳,可是看着夜安歌依旧静静的窝在慕青冉的身边,他不禁摇头失笑。

她倒是聪明,事事都躲在母妃的身后!

“都是父王教导的好!”说完,夜安歌还朝着夜倾辰微微一笑,顿时便让他决定不再追究了。

见状,慕青冉不禁无奈的一笑,“母妃这两日都陪着你!”

“青冉……”一听慕青冉如此说,夜倾辰顿时便不干了。

瞧着夜倾辰一脸的不情愿,夜安陌和夜安歌便有眼色的退出了房中,左右目的已经达到,他们也没必要再在此处碍眼。

方才出了房中,夜安陌便一眼见到了候在廊下的玄衣少年,瞧着他在见到歌儿的一瞬间眼睛蓦地一亮,夜安陌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清魄,你没看见我吗?!”怎地眼中只有歌儿一人,竟像是完全没有见到他似的!

闻言,那个名唤清魄的玄衣少年却是并没有接话,只转身朝着夜安陌略一施礼,随后便继续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夜安歌,似乎他的视线中,便只能出现她一人的身影。

见此,夜安陌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幽暗的光。

他不是很喜欢这个少年,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不喜欢。

因为从幼年时期开始,清魄便一直跟随在歌儿的身边,两人简直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与其说他才是歌儿的兄长,倒不如说清魄更像!

“兄长,我想吃一品轩的藤萝饼!”

“我这就去给你买!”话音方落,便只见夜安陌瞬间便消失了身影。

看着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的人,夜安歌的眸光不觉闪闪发亮。

“清魄,日后尽量少出现在兄长的面前,特别是我不在的时候。”想到方才兄长看着清魄的眼神,夜安歌便不禁微微闭眼,这两人大抵前生是宿敌。

听闻夜安歌的话,清魄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望向她的眼眸中犹如寒星点缀。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夜安歌发现兄长总是在不经意间处处针对清魄,初时她还有些不解,可后来她渐渐长大,便明白了那是一种占有欲在作祟。

就像是父王对母妃的独占欲,兄长对她也有一种出于本能的呵护,是以每每见到清魄与她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表现的极为不悦。

其实不仅仅是清魄,就是旁的人他也是如此!

想到这,夜安歌转头望向身边的少年,见他一双眼睛专注的望着她,便觉得有机会还是要找兄长谈一谈。

待到两人一路回到夜安歌的院中之后,清魄却是静静的站在门外不再行进一步,可却也同样不曾离开。

见此,夜安歌不禁奇怪的望着他说道,“有事?”

倘或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同她说的话,他应当是不会如此行事的。

闻言,清魄却是没有说话,而是径自伸手握住了夜安歌的手腕,拉着她纤细的手一圈一圈的绕着院中的柳树走着。

院中伺候的婢女见了,却是赶忙低下头不敢再看,神色恭谨的退出了院外候着。

而夜安歌便这般任由清魄拉着走了一圈又一圈,他没有出言解释,她也没有开口询问,可两人之间似乎就是有着这样的默契,无论他做什么,她总是能第一个明白他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