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十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似是自言自语的感叹了一句,那白衣少年便抬脚走向了靖安王府。

而原本围在王府门前的那群姑娘家见到他,却是不禁一时惊呆在了那。

神仙……

这少年定然是从天而降的神仙,否则的话,怎地会有满身的仙气!

只见来人丰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生生将一众小姑娘迷得神魂颠倒。

而他自己却是恍若未觉一般,径自面上含笑的走进了王府之中。

墨锦迎面见到来人,却是不由得一惊!

“属下参见弦世子!”这位小祖宗怎地这个时候回来了!

早前与他传信儿,他不是说还要在烟霞山多待一些时日吗?!

“墨锦叔叔,好久不见啊!”一见到墨锦,夜安弦整个人都高兴的不行,张开双手便一把搂住了他。

“……属下不敢当!”

“敢当、敢当!”都是一家人,总是这般客气做什么!

“小世子怎地这个时候回来了?”

“被我父王赶下山了,我没地方去,便只好回咱们王府来了。”尽管话中的内容有些令人觉得可怜,可是不知为何,夜安弦自己倒是显得极为开心。

咱们王府……

闻言,墨锦不禁嘴角微抽,这位世子爷还真是拿王府当家啊!

不过他怎地又被雍锦王爷给赶下山了,不是才去了没几日嘛!

“皇叔和青冉姨母呢?”怎地觉得王府这般冷清呢!

“回弦世子的话,王爷和王妃外出游玩去了。”

“啥?!”一听说慕青冉和夜倾辰出去游玩了,夜安弦整张脸都垮了下来,“那为何没有事先告诉我呢?”

若是早前便知道的话,他便不回王府了,直接与青冉姨母一道出去玩多好。

见状,墨锦却是不禁心下腹诽,王爷连自己亲儿子都没告诉,又怎么可能会告诉你!

“那堂哥和小堂姐呢?”不会连他们两人也不在吧!

“世子爷和小郡主都在府上!”

“那就好、那就好!墨锦叔叔记得把我的院子收拾出来,我先去找他们玩了!”一边说着,夜安弦便一边朝着夜安陌的院子跑去。

闻言,墨锦不禁嘴角微抽,心道这位小世子还是莫要轻易开口的好。

不张嘴说话,倒是将雍锦王爷清风朗月的仙姿继承了个彻底,可是这一张口……着实是太过傻白甜了些!

想到傻白甜,墨锦的眼前却是不禁浮现出一人,觉得倒是与弦世子十分的相配。

而此刻的苏嫣然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又将视线转到了一旁的夜安陌的身上,脑海中回忆着夜安歌的长相,不禁满口惊叹,“夜安陌你们家的人长得真好看!”

一个两个竟然都是如此吸引人眼球,当真是被惊艳到了。

“哈哈……真哒?!”听闻苏嫣然的话,夜安弦显得极为的开心,眸中布满了惊喜的笑意。

“自然是真哒!”

“你也好可爱!”看着眼前灵动俏皮的少女,夜安弦的心中不禁觉得愈发的亲近。

“真哒?!”

“嗯!”

夜安陌:“……”

两个傻白甜的友谊当真是格外的纯粹!

“堂哥你怎么不说话?”看着一旁手持折扇抵在额间的夜安陌,夜安弦不禁奇怪的问道。

“……你们开心就好!”

傻白甜之间的欢喜他懂不了,也不想懂!

如果说之前苏嫣然因为夜安歌的存在而忽视了夜安陌的话,那么自从夜安弦回了靖安王府之后,夜安陌可以说是完全被她给无视了。

因着夜安歌时常不得空闲,是以渐渐地,苏嫣然也就不再走到哪都缠着她,反而是时常与夜安弦玩在一处。

对于两个心思如此单纯的人来讲,一件异常简单的小事也会变得无比的有趣和开心。

“夜安弦,你看这朵花儿真好看!”苏嫣然蹲在园中的花卉旁边,手指着一株紫色的小花兴高采烈的说道。

“哇……真的好漂亮!”

夜安陌:“……”

完全不懂美在哪里!

看着两人齐齐的蹲在那里,满脸笑意的说着话,不知为何,夜安陌忽然就觉得那画面有些格外的刺眼。

这小傻妞是不是太自来熟了些,她才与安弦认识几日,怎地竟会如此相熟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欢声笑语,夜安陌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是被她隔绝在了她的世界之外一般,略想了想,他便抬脚走向了苏嫣然。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确然是香气馥郁,美不胜收。”

“那你觉得它哪里美呀?”忽然听闻夜安陌的声音响起,苏嫣然转头朝着他兴致勃勃的问道。

夜安陌:“……”

他哪知道哪里美!

不是他们两个人一直在叽叽喳喳的嚷嚷着美嘛!

见夜安陌一时语塞,苏嫣然不禁觉得更加的奇怪,他不是和她一样觉得很美嘛,为何眼下又不说话了?

“歌儿、歌儿!你快来看,这有一朵好美的花儿!”余光扫到夜安歌从一旁路过,苏嫣然一时也顾不得夜安陌,赶忙招呼她过来看。

待走至近旁,夜安歌神色淡淡的望着眼前一朵稀疏平常的紫色花卉,不禁淡淡开口说道,“一点也不美呀!”

话落,园中忽然有片刻的寂静,半晌之后,苏嫣然和夜安弦互相看了看,两人再次看向那朵紫色的小花时,忽然觉得的确是没有什么特色,便纷纷跟在夜安歌的身后离开了。

夜安陌:“……”

原来可以说不美的是嘛!

诸如此类的事情简直多到不胜枚举,而在王府下人的眼中,也都是觉得苏嫣然与弦世子无比的登对,简直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毕竟能蠢萌到这般地步的人,想来放眼天下,便也只有他们两人了。

说起来,夜安弦会成为如今这般模样,靖安王府当真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当日夜倾桓与烟淼在他三岁的时候便将他送到了靖安王府上,从此便对这个孩子不闻不问。

而那时因着慕青冉生产完夜安歌之后,身子便一直很是虚弱,夜倾辰几乎是什么事情都不让她过问,只一心静养着身子。

是以那时的夜安歌,几乎算得上是夜倾辰一手带大的。

后来夜安弦又来了王府上,一来见他是个男孩儿夜倾辰便无心理会,再加上夜倾桓自己都不管,他哪里会有那份好心帮他教育儿子。

偏偏那个时候紫鸢又要伺候慕青冉,又要照顾墨小一,也是不得分身,便将夜安弦交给了唯一有空闲的流鸢。

加之夜安弦想来是有些随了烟淼纯真的性子,再经过流鸢这般调教,整个一傻白甜世子新鲜出炉!

也正是因此,原本就不得夜倾桓喜爱的他,在渐渐长大却又越来越天真之后,彻底磨灭没了夜倾桓对他唯一的一点期待。

从那之后,他几乎等于是彻底被放养,除了逢年过节之外,其余时候夜倾桓很少会理会他。

想到这,夜安陌再看看在院中与苏嫣然蹲在地上看着蚂蚁搬家的夜安弦,忽然觉得心下无比的同情。

如果不是后来流鸢姑姑又掺和了那一下,说不定安弦的智力还能有救!

“歌儿,为兄有个疑问想请你解惑!”看着一旁静静的看着书的夜安歌,夜安陌斟酌着开口说道。

“兄长直说便是!”

“你觉得……那小傻妞当真与安弦很相配吗?”这几日他脑中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不明白为何王府中的人皆是这般感觉,他怎地就没有这么觉得呢!

“不相配!”听闻夜安陌的话,夜安歌却是想也未想的便直接回道。

“为何?”闻言,夜安陌的眸光顿时一亮。

还是歌儿有眼光,那两人怎么会相配呢!

“一家子有一个傻白甜就够了!”两人均是这般的话,只怕定然会被人卖了的!

倘或就算没被人卖了,将来生出来的孩子只怕也难逃被卖的命运。

夜安陌:“……”

虽然直白了些,但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